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如果我变成回忆》完结版

CP:ThomasXNewt

注释:原著向,He,老年痴呆梗,搭配同名BGM食用更佳

 

 

如果我变成回忆

没机会白着头

蹒跚牵着你 看晚霞落尽


Chapter 1

 

Minho在军区疗养院的大门口买了一个大南瓜,和很久以前他们在农地种的那种歪瓜裂枣不同,这个看着就比较好吃。门卫接过他的证件,立马甩掉手中吃面的筷子朝他恭敬的敬了个礼。

“需要我帮您提吗?”

“不了,我去看个老朋友。”

Minho寻着熟悉的路走到A座的电梯口,等待片刻一个护工推着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走了出来。

“真巧,我正想带Thomas先生下来走走。”

“交给我吧。”Minho的目光落在轮椅上那个目光有些呆滞的老人,朝护工礼貌的一笑。

 

这是他来这里探望Thomas的第三年。

三年的时间能如何改变一个人?一纸诊断书,就断送了他们这些历经战争、贪享和平的人,最后的安稳人生。

“兄弟,还记得我吗?”

轮椅上的人的目光从自己的双手移动到Minho身上,Minho的脸上有一道战争留下的疤,岁月侵蚀,饶是他也染上了半头白发,满脸风霜。

“你…”Thomas的神情带着一丝疑惑,直到Minho将南瓜递到他手上,才缓慢的露出一个笑容。“是Minho阿。”

“啊,我上周也来看过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我们还一起喝高粱酒…”

Minho听着他絮絮叨叨,没有说话,只是抿了抿嘴。他听他说我们,说戈壁的风,说荒漠的影,说着那些林林总总,是是非非。


Thomas,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阿。

他们走在人工修建的花园小径,这里种着他们大半生都不曾见过的植被,姹紫嫣红百般娇媚,却敌不上某个墙角的一束白花。Minho想他真的老了,他跟Thomas聊起农地的篱笆,他已经记不那么清楚,毕竟再也没有回去过。但Thomas不一样。

“阿,Winston不久前说他种了新的花。”

记忆从近由远,无止境的衰退,连自己已经老去,故乡已不是故乡,都一并丢弃。

但Minho并不因此沮丧,就像Thomas从未对自己的记忆有所抱怨。医生说他的大脑有一个区域会慢慢萎缩。所谓记忆,也需要依凭着某个器官,所以医者并不相信灵魂。

他们都到了风烛残年,留下一身可怖的伤疤。Minho记得三年前他听医生解释Thomas未来将面临的病症时还打趣的说,“老兄看来你要比我多失一次忆了。”

可Thomas却远不是需要他安慰的样子,直到听到医生说完最后几句话,他都保持着绝对的平静。


“我并不觉得恐惧,Minho。”

Minho觉得窗外的风有些大,所以他的眼眶一下就红了。时光无法治愈他们的过去,也无法像书中所说的,无论回忆是悲是喜都视若珍宝。那是他们身上最深的一处疤痕,光是触及就会痛到无法忍受。

所以他们闭口不提战争与焦土,也不会像受虐狂那般不时的将那些旧事翻出来不断回味,痛苦就是痛苦,过去就是泼出去的水,而覆水难收。这些年他们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幸福,这样才对得起逝者与亡灵。

回忆并没有想象的可怕,酸涩终有一天变的甜蜜。这样骗人的话,谁信。

“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要知道我可是先记得你们的名字,才想起自己的。”

Thomas说他并不恐惧,因为他们的回忆足够长远,长到尽头,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探视结束后,Minho拨通了一个电话,“帮我联系迷宫遗迹修缮的管理员。”


在战争结束后不久,军区进入了当时的各项研究基地,其中包括A组也就是他们生活了三年之久的迷宫。

那里的设施年久失修,很多路口已不能移动,鬼火兽自然也变成了废铜烂铁。他们将那里划分为保护区,在修缮的时候遇到了各种不大不小的麻烦。

 行者只剩下两人,地图室也毁了。遗迹的修缮组织请求Minho帮助他们还原那里,但每次Minho都以“老了,记不太清”来回绝。这和脆弱无关,不愿意回去只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那边听到Minho改变主意自然是惊喜的不行,“那我们什么时候来接您?” Minho的目光停在那里,那一刻Thomas的模样忽然与故人重合。

 迷宫里没有轮椅这么高级的玩意,那个人摔断了腿,差点丢了性命。Alby冷着脸,不许任何人帮助他进行复健。

 “既然决定活着,就靠自己的脚走下去!”于是男孩们只能站在那里,看见那个人一次一次试图站起来,又摔下去。可他始终没有求助,也不曾呼痛。


除了刚被Alby背出来那会儿,对惨白的一张脸以为他们两个人都再也出不来的Minho说了一声抱歉,他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Alby什么也不说,这让Minho感到不满,并不是他偏向谁,只是觉得一无所知的自己像个白痴。所以他擅自在第二天走了那个人的路线,在一个很高的墙壁拐角发现一滩血迹。然后他和Alby一样选择了沉默。

 一言不发的那个人和Thomas的样子渐渐重叠,Minho听到手机里传来催促,有些酸涩的闭上眼睛。“两个人,我和Thomas一起回去,你们安排吧。”

 

Chapter 2

Thomas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何住在医院的单人特护病房里,医生说自己生病了,但他觉得并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的份,又不是闪焰症。

他的护工是位经验丰富的女士K,Thomas刚住进来时症状已经很不好。如果不是他在家门口迷路正好被隔壁的Minho撞见,Minho大概不会允许政府将他送至这里疗养的安排。

“他只记得大约3、4年前的事情。”Minho这样嘱咐,K很理解,她在这里遇到了太多类似病情的老人。和其他顽疾不同,痛苦的往往不是病人,而是他的家人与亲友。

之后Thomas的病情日益严重,K会耐心的听他一遍又一遍重复某些故事,并拿笔记下。并不是她多有爱心,只是这个老人的故事格外有魅力。


故事从旅行开始,历经战争,到旅行结束

您还记得您加入军方的初衷吗?

老人垂下头,笑的像一个孩子,“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K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偶尔她会询问一些细节帮助Thomas回忆更多。


“Minho常年背着一把短刀,最开始的那把早就锈掉了,但他说如果不背着点什么,会没有安全感。”

为什么是刀?我听说你们后来都是非常厉害的狙击手。

“背上一把刀,就像背后靠着一个人。”Thomas坐在那里,正午的太阳太辣,K帮他拉下了窗帘,他坐在斑驳的倒影里不知道是在帮Minho解释还是说自己。

比起战争,Thomas更喜欢谈他们的旅行。路过哪些不知名的小镇,听到街头的流浪汉用故乡的语言哼着歌,哪里的黄酒更上口,哪里的馅饼更可口。

 

“我是甜党,但Newt不喜欢…”

“Newt?”K停下笔,这是她第一次听到Thomas说这个名字。Thomas居然怔了一下,两只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K很是好奇,但很快她就习惯了这个名字,在日益重复的故事中,这个名字成了重复最多的那个。


那是一个美好的让人叹息的少年。

在Thomas眼中,这个人值得被给予最好的。

“他是那么英俊,即使在人群里也能第一时间被认出来。”

K耐心的记录。蓬松的搭在额前被汗水沾湿的金发,宝石般清澈的眸子,微眯着的眼的时候慵懒的像一只猫,狠烈起来的时候又如同野豹。愠怒时会在会议里让最难搞的人闭嘴、滚出去,也会在燃着篝火的夜晚勾住自己的肩膀。

 

“他的名字与我刻在一起。”

“名字?”

Thomas微仰着头似乎在努力回忆,K耐心的等待他的回答。“就是那里,我看到他的名字,然后觉得我应该刻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然后他忽然不再说话,合上眼。K一度以为老人睡着了,良久,Thomas忽然张了张嘴,起初是无声的,半响,K终于能隐约听到老人沙哑的重复着:“我看到他在那里看我的名字,我却没有勇气走过去…我没有勇气去看他的眼睛。”

K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除了惋惜,她很难找到别的形容。但对这些那时还是青葱少年的人来说,那一定是更加珍贵的东西。就像你走过再多的路,却发现没有一双鞋合脚。就像你认识再多的人,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能让自己停下。

 

这是爱情吗?K有些难过的放下笔。

之后她每天按时来记录Thomas的故事,她发现老人喜欢把两次旅行一同提起。一场旅行起始于年少,一场旅行终止于年老。但他似乎并没有改变多少。老人喜欢吃同一个小镇的甜饼,喜欢喝同一家酒屋的黄酒,喜欢同一个人。

 

“您是喜欢他的吗?”

Thomas看着K,眼眸里一瞬而逝的苍凉。

“我从来不否认,我喜欢他。”

K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红的可怕,努力让自己不在老人面前落泪。

“即使这么多年?”

“Always。”

就像每个孤独的活着的老人,Thomas的故事里充满了故人与旧事。可他从来没有说过一件悲伤的事,即使是战争,他也只是淡淡的谈起沙漠晚上明媚的星星,谈起他和Minho他们被困在魔鬼城身上的水用光了,于是Minho坐在原地刨坑,那样子像只蠢兮兮的狗。

有次他在调侃Minho的丑事时,被Minho逮个正着。Minho红着一张老脸,过来一把搭在Thomas的肩上,朝K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我跟你说,Thomas有次在酒馆喝多了酒,把我当成Newt搂着,Newt是不贪杯的,就冷冷的看着喝的烂醉的我们,趁我们不省人事的时候把我们像提行李一样拎着脖子丢到酒馆外面。”

Minho说着说着大笑起来,Thomas使劲将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一边看着K辩解,“Minho比我还不能喝,他喝到一半就开始说胡话,念叨着为什么Newt不是个姑娘这样你们就可以去结婚啦!你不知道Newt的脸黑成什么样了,第二天早上你脸上被画的口红还记得吗?”

“Thomas你闭嘴。”Minho简直不敢看K的脸,觉得自己在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面前颜面尽失。之后他足足有两个星期没来看Thomas,K只能不断的听Thomas小声的抱怨,说Minho真是越活越小气,当年互揭短处的样子去哪里了。


但没过多久,他就忘了这事。Minho再来时,又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K有时候试着揣测Minho的心情,但她发现这个人是真的没有感到悲伤。有时候他看着Thomas笑起来的样子,眼睛弯弯的,似乎是由衷的替他高兴。

 

Chapter 3

医生告诉K最近Thomas被噩梦困扰,轻微失眠。这很奇怪,K有过全时段陪护,但Thomas在晚上总是格外安静。很多像Thomas这般经历战争的人都会留下心理创伤,但无论是Thomas还是Minho,对战争表现出来的反应,都过于平静了。

“您不害怕战争吗?”她问正在把苹果削的坑坑洼洼的Minho,老人连头也没抬,嘴角牵起一个弧度,“虽然很麻烦,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K安静的等他把苹果削完。

他们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作为迷宫遗迹的幸存者,经历第四次试验时脱离了控制加入反叛军。最近电视上开始报道迷宫的内部构造,可惜设施太过老化,很多地方都无法重现。

有次Minho推着Thomas的轮椅和她一起走在回房的路上,对面的老人房间的电视开的很大,“遗迹的修缮已经开始,我们在东南方的迷宫内壁发现了一堵刻着试验者名字的墙壁,但被风沙侵蚀的太过厉害,已不能用肉眼识别。我们将用专业的仪器将这面墙修复成过去的样子…”

Minho停了下来,Thomas抬头小声的说了什么,Minho有些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点点头。离开时K好奇的询问,Minho揉了揉自己半白的短发。“他让我去帮忙…不要把他们的名字搞错了。”

Thomas的失眠日益严重,医生不得不让他服用药物。“他开始说梦话,反复的,看起来非常痛苦。”K担忧的对站在病床边若有所思的Minho。

 

“他说了什么?”

“有时候是喊'Newt'的名字,有时候…”K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Minho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像是释然又像是不可置信。K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

“他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

K退出房间,却没有离开,她站在门口。这一年多来,Minho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军方最狠戾的狙击手,一个战士。

她看见Minho坐在Thomas的床前,一言不发直到对方醒来。夕阳悄悄的落下去,风把房间里的窗帘吹响,她听见Minho问。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Thomas的头低着,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K说你晚上…你对不起什么?你瞒着我什么?”Minho有些激动的站起来,声音有些发抖。

“我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念头,你说一切都结束了,我只知道他死了…Thomas,这几十年我从来没有问过你,我就问你这一次。Newt…”

他的双手扶着Thomas的肩,让Thomas抬头看自己。“Newt是怎么死的?”

Thomas的回答K没有听见,他看到老人把整个身体都深深的埋进被子里,他用手紧紧的拽着被子,近乎撕扯。Minho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了许久都因为手抖的太厉害没能成功,最终只能放弃。他在Thomas的床边缓缓的蹲下来,痛苦的捂住脸。


“我这些年都在做什么阿…”

K听到Minho的嗓子沙哑的听不清,再也忍不住,仓皇而逃。她不知道那个答案,只是觉得难受。为这两个快到古稀之年的老人与一个半个世纪前的少年的故事。

她听到的版本都是那么温馨,温馨到她常常忽视了,这个少年依旧是少年。Thomas是那样痛苦,仿佛仅仅只是提起,就疼的快要死去。

Minho过了很久才从病房里出来,他在门口抽光了一包烟,K小心的走过去。

“对不起我听到了一些。”

Minho的样子很是疲倦,他看着K良久,“你知道为什么由你照顾他吗?”K摇头。

“去喝一杯?”

K觉得无论她知道多少,都只是个局外人,所以她在Minho沉默着喝完第三杯时,也没有一点阻止对方的意思。她很荣幸能作为那个被倾诉者。

“我和Newt在那个鬼地方呆了三年,我很了解他,所以他喜欢Thomas,我一点也不奇怪,这样挺好的,Thomas是我的兄弟。可他得了那个该死的病,我不知道,我还和他大吵了一架。”

K看到他仰起头又罐下新的一杯,眼睛微微的眯着,眼神涣散。

“后来他一个人走了,我们去找他,可Thomas一个人回来,我只当他死了…”说到这里Minho居然停下来,他看着K,神色竟有些凄凉。

“我不只一次怀疑,现在我终于懂了。我和Thomas从一开始背负的就不一样,我自以为我们有着同样的愧疚,所以理所当然的追求同一个目标。”

K看见Minho用他那双布满疤痕的手揉了揉眼睛,“你们一起战斗了这么多年,时间证明了一切,您不用质疑。”

 

“是时候结束了。”

Minho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他将空酒杯甩到一旁,泪水从他的指尖滑下,又很快蒸发。他直起身体,渐渐又恢复成平时的模样。

“他很快就会忘记,而我会帮他承担,我只是感觉很窝囊,竟然让他一个人扛了这么久。”

K很吃惊,这个人就这样自然的恢复常态,快的有一种虚假感。她分不清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是真的快乐,她甚至怀疑这两个人是否真的快乐过。但她不能辜负Minho的倾诉,她一直是个好的倾听者。

“您不是一个人,我偷听了你们的故事,以后我会与您一起记得。”

Minho眯着眼,手摸到口袋里才想起来烟抽完了,K将自己的半包递过去。Minho接过,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你确实很像Teresa。”

 

Chapter 4

Thomas住院的第二年冬天,他忘记了自己是个英雄。K对他的变化看在眼里,不止一次惊叹这样的一个人是如何锤炼成后来的那副模样。

少年记忆的Thomas有些固执,会害怕应该害怕的事务。他对K还是很亲切,只是带了些年轻人特有的小心思藏着掖着。而他还愿意对自己的信任的原因多半是因为自己与那时和他心灵相通的搭档很像的缘故。

“Te…K我们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哦,Thomas先生。”K递给他一个苹果,现在的Thomas并不喜欢吃苹果,但这是Minho带来的,所以K会每天给Thomas削一个,并看着Thomas皱着眉头吃下去。

“这么说我们已经拿到解药了?那Newt呢,我记得名单上没有他,那个傻瓜,还反过来安慰我…”Thomas不满的瘪瘪嘴,K温和的给他毛巾擦嘴,现在Thomas偶尔会露出一些可爱的小动作。

“昨天说到哪儿了?你们被B组追杀。”

很多时候Thomas都在发呆,这是症状的一种,大脑出现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急速萎缩的大脑已经不能承担正常思考的负荷。

“Newt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还记得那一年我被送到迷宫,他与我说话时经常贴的很近,后来,我每当我尝到香草的味道,我就会特别想他…他现在,还好吗?”

K的笔顿了顿,“他现在很好,已经不用受焦土的困扰了。我们研制出了解药。”Thomas听着点点头,又似乎想起了别的什么事情。

“K,其实我那时有种想法,即使我们完成试炼,也不会拿到解药。”

Thomas看着天花板,眼睛透过白色的墙壁透过历史的年轮,折射在K的心里。

“现在一切都好了,Thomas先生,午睡时间到了。”老人已经很疲倦,K替他盖上被子,直到他的呼吸逐渐平稳才悄悄的离开。

K翻开自己的手册,上面摘录了一些句子。在她所画的三个少年的剪影旁边用浅蓝色的笔标注着:你见或者不见,他就在那里

“Thomas先生,请一定要幸福啊。”她用双手将笔记本贴在心口,风吹起她的长发,她微微的闭上眼,像一个祈祷者。

 

第二天,她在推着Thomas下楼散步时遇到了提着南瓜的Minho,之后Minho告诉她希望能陪同Thomas去迷宫遗迹。

“我不会打扰到你们吗?”她虽说着客气话,心里却已雀跃得不行,Minho知道她不会拒绝,“我也一把年纪,路上要有什么状况还得你多担待。”

“您一点也不老,Minho先生,像个勇士。”

“哦?哪方面让你有这样的想法?”Minho从不拒绝年轻人的赞美,K装作认真的思考的样子。

“您就是那种,如果今天没有人愿意去找迷宫的出口却依旧会一个人按时起床背好行李在自己的路线上奔跑的人阿。”

Minho对她的这番比喻有些惊讶,这让他想起一些不曾冒出心头的旧事。在行者的制度尚不完善的时候,很多人在迷宫里丢了性命。而那时还没有墙壁供他们吊唁,只是恐惧让几乎所有人接近崩溃。


“明天我还是会进去,在这里呆着根本无济于事。”他这样说,Alby的脸色非常不好,与他同期的最后一个人在刚刚没有按时走出迷宫。这个时候Minho说不出任何鼓动的话,他只是告诉他们自己的决心。

Newt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第二天Minho依旧在迷宫开启前站在了入口跟前,快到准点时,Newt背着包站到他旁边。

“我真不想进去。”Newt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清灰的眼底。

“没睡?”Minho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没精神就趁早回去.

“得了吧,要是丢你一个人进去没出来,不晓得又有几个人要变成成Alby那个样子,他昨天真难搞,我都想骂人。”

Newt伸了个懒腰,随着机械摩擦的轰鸣声,迷宫的入口呈现在他们面前。

 

“今天我跑左边。”Minho不容置疑的指了指昨天出事的那个区域。Newt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右边。”他们像每个平常的早晨,各自在自己的路线上奔跑纪录,然后在太阳下山前找到回来的路。

那个时候Newt的脾气还不是那么强势,对自己做出的一些决定不会有太多反应。他比任何人都在意这里的伙伴,他对Alby的家人理论深信不疑。

Minho也不是那么没脑子的人,对Newt的不伤大雅的谎言不会刻意说破。他们在作为行者时很默契,但和他与Thomas不一样。就像Thomas大概永远干不出想摔死自己的蠢事一样,即使在经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后,Thomas对活着的信念从来有增无减。

就像Newt希望所有人都活着的奢望一样深刻,谁也拯救不了。

“您看起来很难过。”K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Minho将自己的手套戴好,“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下个月7号飞机会来接我们。”

K点头示意明白,目送Minho离开的背影,黑色的长大衣在风中掀起衣尾。要下雨了呢,她这样想。

“Minho回去了?”回房后,Thomas坐在床上,说话时没有看向K。

“是的,您有什么话忘了说吗?”

“没什么,只是想跟他说,我有点想念迷宫。”

老人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淡如死水,惊不起一丝波澜。

 

那一瞬间K甚至有一丝错觉

这是健全的Thomas在对自己说话。

 

Chapter 5

抵达遗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Minho拒绝了在外暂住一天的提议,除了K还有另一个年轻人跟着他们。K在来的路上就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模样有些熟悉。

像是故事中的人忽然站到了自己面前,虽不全似,却有七八分的亲切感。Thomas刚看到这个年轻人时,K以为他会弄混,但Thomas没有,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另一个人。

明明病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老人依旧固执的要命,他们在过去曾是会议室的地方扎营,Thomas说想睡吊床,直到K威胁说要把他送回医院才消停下来。Thomas最近越来越像个孩子,只有在Minho面前才会表露出更成熟的一面。

“他只是不想输给我,那个年纪的大男孩脑子里装着的都是古怪的东西。”Minho喝了口暖身的酒,他的脚上打了四个钢板,一到晚上吹上风便隐隐作痛。

Thomas这一夜睡的很安稳,K醒来时Thomas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她叫醒Minho,却发现Minho早就醒了。

 

“随他去。”

K还是追了出去,她事先调查过这里,起初她以为Thomas去了那面被保护起来的墙壁,但那里只留下一束白花。接着,她在南面的迷宫路口看到了拄着拐杖的Thomas。

“您在这里做什么?”K小心的走过去,但Thomas没有理会他,只是安静的看着迷宫深处。

“要进去跑跑吗,伙计。”Minho刚走出营地就朝这边喊,Thomas侧脸看了他一下,“你还能跑吗?”

“不要小瞧我阿混蛋。”Minho嗤笑着走过来,用左手揽住Thomas的肩膀。K自觉的退后几步,与那个年轻人站在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K问,一路上这个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年轻人看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医科院实习生Swall。并没有巧合到同名的地步,K一瞬间有些失望。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另一件事。


“你…不能说话?”

Swall点头,K并没有露出任何同情的表情,她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拢到耳朵后边,笑得非常柔和。

“难怪他发现你不是。”

Thomas和Minho进入了迷宫,走的是他们最熟悉的第七区。

嘴上逞强,但他们都已经过了能够奔跑的年纪。光是辨别这些生锈的铁壁已经很耗力气。

“为什么地图室毁了呢?”Minho忿忿的抱怨,Thomas扶着墙大口喘气,“说的好像你那些废木头片能保存半个世纪似的。”


他们背靠背坐下来,忍不住笑起来。

笑岁月不饶人,笑他们年轻时的荒唐,笑他们如今的执念。

“只剩我们两个人。”Thomas仰着头,他的身体这些年已经透支得干净,但这一刻大脑却清醒的可怕。

 

“不要说的好像很嫌弃我似的。”Minho拿手肘报复性的戳了一下Thomas的背。

“我还是觉得这里的生活是最好的。”Thomas抿了一口水,即使他们必须在清晨背着行囊出发,在随时夺取自己性命的迷宫里寻找出路,他却没有一刻怀疑,他此生最美好的,都交代在了这里。

Minho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安慰谁。他只能贴着墙站起来,朝Thomas伸出手。

 

“走吧,不然我们要错过晚餐了。”

Thomas朝他伸出手,白发苍苍的老人与年少时那个皮肤黝黑的东方人重合。一如很久很久以前,他们靠在墙壁上喝水,一度累到不想动弹,彼时笑容还甚是张扬的Minho朝自己伸出手。

 

“快走,今天Newt说他负责晚餐。”

“什么?我忽然想在这里过夜了。”

那时他们提起Newt总是露出同样的笑容,就像每个风尘仆仆的旅者,都希望在回家时能对着某个人道一句,我回来了。

Thomas觉得自己现在很狼狈,他和Minho在之前的路口分散了,而他并没有完全记下地图。这让他想起今天早上Newt嘲笑自己和Minho一样没记性,而自己还为他在Minho身上画地图这事儿有些吃味。

他觉得自己跑的很慢,从所未有的慢。也许是体力透支的缘故,可天明明还很亮。只是他努力回想,也记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到达的这片区域,又是什么时候和Minho分开,抑或是什么时候在迷宫门口与Newt道别。

他有些不记得Newt与他说话的模样,这让他觉得惶恐。就像他忽然觉得这个迷宫是陌生的一样,这样陌生的感觉,好似这是他第一次踏进迷宫,好似他还并不是一个行者。

但他还记得Newt用很小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叫他Tommy,他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叫过其他人。Thomas记得自己为此很开心。


但他找不到回去的路。

“回哪里去?”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盘问自己。

Thomas觉得自己已经走不动了,他找了个墙角坐下来,上气不接下气。为什么会这么累呢,他记不起来。

时间就这样溜走,太阳一点点暗下来。Thomas感到一丝绝望,如果就这样不被人发现,他一段会被那些怪物撕成碎片吧,毕竟他杀了它们中的一员。

不知道这些东西知不知道什么叫复仇。Thomas努力想些别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意识却愈发的涣散起来,他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


“……”

直到有人无声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Thomas勉强睁开眼睛,迷蒙中看不清对方的脸,夕阳下那个人浅金色的头发轻轻的刮在自己的面庞。

“Ne…”他想发出声音,喉咙却沙哑的可怕。Thomas挣扎着想直起身,那个人用有力的双手环住他。

 

Thomas想看清楚他的脸,想问他为什么不叫自己的Tommy,为什么不说话。他越是这样想,身体就越是挣扎。那个人紧紧的抱住自己,努力的想安抚他,却无济于事。


“没…”然后Thomas听见一个破碎的声线,就像已经几十年没有开口一样,他听见那个人在自己耳边轻轻的,一字一句,说的非常吃力。

 

“没、事、了…”

Thomas想不起这是谁的声音,他急的满头是汗,拼命的回忆,却发现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谁也记不起来。

所以当他看清面前的脸庞时,在那个人朝自己微笑时,张了张嘴。Thomas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奇怪,颤抖着,显得如此苍老。他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是谁,只是紧紧的抓着对方的衣角。

 

像是叹息一般的说,

“我回来了。”

 


END

 

后记


时间不会带走任何伤痛,却能腐蚀所有的记忆。

而痛苦也将随着记忆一并带走。

但总有一些碎片会留在心里,或者说,刻在自己的灵魂上。

回家,是Thomas此生最大的执念。

他这一生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同一个地点,对同一个人,说一句

 我回来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 拥抱不了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 人海孤独旅行

 我会恨自己 如此狠心

 

如果我变成回忆 终于没那么幸运

没机会白着头发 蹒跚牵着你 

看晚霞落尽

 

如果我变成回忆 最怕我太不争气

顽固的赖在空气 霸占你心里

每一寸缝隙

连累依然爱我的你 痛苦承受失去

这样不公平 请你尽力 把我忘记

 

即以此文,献给久里

当你老了

 



热度 ( 141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