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GGAD】盛夏微光

*含私设,甜饼段子

 

三,二,一


“Gellert你藏好了吗?” Albus背着身子,站在零零散散的几块巨大岩石之间问。盛夏时节,他穿了件轻薄的白色衬衫,后背隐隐被汗水打湿了,露出那狭长而迷人的沟壑。

“好了。”Gellert压低了嗓子,那声闷笑挠的Albus的心里有些痒。

Albus回过头,岩壁下空无一人,他缓缓地踱着步子,哼着乡间小曲。这些曲子Gellert原是不爱听的,从Albus嘴里冒出来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听了几次竟能记下几段旋律。

“你还当真是两天学会了隐身咒。”

 

午后的阳光还有些耀眼,Albus微微抬起头,用一只手挡住半张脸,微微眯起眼。

天空上泛起灿白色的光晕,这时候整个人都变得懒散起来,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忽然就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嘿,有你这么不配合游戏的吗?”Gellert现出了身体,这家伙也不知什么时候竟站到了Albus的身旁,Albus侧头看过去,就坠入Gellert那一头与阳光融为一体的头发丝儿。鬼迷心窍的,他就拾掇了一根。

Gellert也不呼痛,看着Albus不说话。

 

“我有点困。”Albus的声音在这炎热的空气中发酵,像一团绒毛。

Gellert瞥了他一眼,就见这英俊的男人眼底,柔似一潭碧水,这眼神里的意思也就被他猜对了七八分。想起这些日子,他们沿着蜿蜒的山路走至山顶,漫山都是青草的香甜气息,在星辰的光辉下畅聊野心与梦想。

“你不试试?”Gellert问。

Albus揉了揉眼睛,笑起来便露出半个酒窝,“我早就会了。”

 

Gellert这回终是瞪圆了眼睛,他一急便抓住了Albus的双手,十指用力将Albus扣得紧紧的,仗着自己的身高,颇有气势的问:“什么时候的事?”

Albus被他这模样逗乐了,“在高年级的课本里学的。”

Gellert松开手,挠了挠头看起来有些泄气。Albus拍了拍他的肩膀,指向空中那一圈一圈交织的光晕。

“隐身咒算什么,我们不是还有更远大的事业要去完成吗?”

Gellert耸了耸肩膀,反驳道:“是我带你去完成更远大的事业。”

 

“这你也要争。”Albus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看那光晕,最外面的那圈是我。”Gellert说。

“那我呢?”Albus问,他问得认真极了,把打趣得Gellert问得愣住。他的心尖忽然跳了一下,那感觉很是陌生,让他莫名仓皇。

 

Gellert最终也没有回答,Albus是真的乏了,打着哈欠就往山下走去。

很多年以后,Gellert想起那个午后,和未能说出口的答案。

 

那我呢?

你是我这一生里,仅此一次的盛夏微光。

 


END


热度 ( 357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