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Newtmas】影烧

他自阴影中降临,所到之处都燃烧殆尽


给穗 @穗穗平安x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提笔忘字,见谅


 

01

 

    他苏醒在茵特拉肯废弃的铁轨站,尽头是断了半截的列车头,这里的雪终年不停,摔下来不到片刻衣裳就湿透了,这让他短暂的恢复了意识,听到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你怎么在这里?”那人蹲下来,摘下的挡风镜后是他熟悉的一只眼睛。Minho毫不费力的单手捞起他,抖了下结在身上的冰渣。

   “运输机出了点故障,你看我脑袋后面是不是有个坑?”Thomas对他的动作也不恼,微蜷着身体,肋骨断了几根,伴随呼吸的是尖锐的刺痛,可他抑制不住大口喘气,意识起起伏伏。

Minho撩起他的头发,有些嫌弃的吸了下鼻子,“你是多久没洗头了?磕破点皮。”

被他扛起来的人很快就没有了反应,Minho取下猎枪,把Thomas甩到背上。这几日雪势渐小,正是上山的好时机。这里原本就没有上山的路,他走的是当年的铁轨,最陡的地方有45度,但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战时的路比这里要难走的多。

记得老向导告诉他,百年之前纵横的阿尔卑斯山脉曾吸引了无数游人来往于此,世界上最繁忙的登山火车站站用鲜亮的红色列车将无数人送上云端。雪山苍茫如旧却再无人问津,只剩下锈迹斑斑的遗迹。

雪线之上竟是晴天,Minho感叹他们的好运,背上的老伙计在半途中就打起鼾来,约莫过了五个钟头,Thomas醒了过来。

“药效不错。”他嘟哝了一声,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Minho也不搭理,再过一个弯他们就能抵达补给站。

“最近过的怎么样?”Thomas自言自语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还有Minho这个人,自己被驮了一路,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最近?我们有五年没见了。”Minho回头看了Thomas一眼,这人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愣了好一会儿,一脸不信。

“五年?我们不是上个月还在污染区执行任务?”

Minho叹了口气,这个人的脑子早就坏掉了,就算刚刚真的砸出一个坑来,说不定还是好事,以毒攻毒。

“你是一个人在这里寂寞了吧?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姑娘呢?”

“死了。”

Thomas在他背上挣扎了一下,Minho忍住把他丢下山崖的冲动,还有几步就是补给站,这个老伙计终于安静了下来。

“怎么死的?”

“弹尽粮绝,黄沙一吹尸骨都没找到。”Minho语气平淡,看不出喜怒。

Thomas盯着他的眼睛,他不记得Minho的左眼是什么时候瞎的,一道刀疤横在那里,好像他们真的分开了很多年似的。

“这大雪天的哪儿来的沙漠?”

Minho将站点内的暖炉点燃,看着Thomas的眼神不禁带了点怜悯的意思,这让Thomas有些莫名其妙。

“她没来过这里,你记错了。”

 


02

 

   Thomas不记得他来茵特拉肯是要做什么,任务书里没写,口袋里倒是有张地图,可圈出来的位置却离这儿相隔上千公里。

   “你走的时候没人跟着?”

   “别提了,遇到敌袭,我撂倒了一个排的人才抢过来那辆运输机,哪知道质量这么差,就这军备怎么打仗?”

Minho点了根烟,“下次下手轻点,本来就没多少人肯看护你。”

Thomas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自顾自的说着战况,从密西西比河河畔到贝加尔湖栈桥下掩埋的核军火库。

那些回忆就这样被自己的好兄弟一页页翻出来,从泥泞的沼泽深处,从血与地狱的深渊凝视着年过半百的自己,可他已经过了会颤栗的年纪,情绪在战争中早已抹平。直到听到那个名字,他拿着烟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我们约好了五天之后在这个地方汇合,你现在没有任务在身,不如和我们一起走。”Thomas点着地图上那个标记,Minho将烟掐灭在地上。

“约好了,和谁?”

“Newt,这地图是他走之前给我的。”

Minho古怪的笑了一声,他捡起那张边角已经磨损的地图,“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看地形好像是低地。”Thomas低着头,没有看到Minho眼底一闪而过的疲惫。

“这是圣米歇尔山遗址,沙漠覆盖了河滩,一座死城。”Minho将地图折起来还给Thomas,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放进外套里层的防水口袋,想从他的脸上看到哪怕一点点的情绪波动。

“你怎么连这都知道?有长进啊老兄,我都要不认识你了。”Thomas狐疑的看着自己的老战友,想不起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变得比自己还要聪明。

Minho的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窗外的阳光刺眼的很,打在他皱纹与伤疤纵横的脸上。

“你呢?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Thomas么?”

这话问的古怪,Thomas无法回答,这些年自己的脾性虽然不像年轻时那样固执,可大体上也没有什么变故,Minho语气里的那点责备让他不安,好像发生过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两个人再度陷入沉默。

“Thomas,听我一句,回去吧。”半响,Minho终于再次开口。

“你还是那么逗,刚才是我说要回Newt那里,现在怎么成了你劝我。”

Minho忽然站起来,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像是暴怒中的野兽。

“你永远都长不了记性是吗?这些年如果不是我跟着你,你早死在路上了!Thomas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脖子上那块军牌是谁的名字!”

Thomas被他突如其来的愤怒弄得手足无措起来,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将吊牌翻过来,指着上面的字。

“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我的名字么?”

Minho一把拽过那摇摇欲坠的铁链,呼吸忽然一窒,那军牌像是被烈焰烤过一般,上面早已没有了字迹。

他松开手,颓然地将脸埋进双手之间。

 

 


03

 

修养了两天,Thomas的伤好了大半,他们在补给站装了些军备,下山后走的是野路,绕过了检查站,Minho一路上都显得心事重重。

十多年前,那个断了一条腿的军医告诉他Thomas再也不会好了的时候,Minho并没有怀疑。

就像现在,他开着两人从边防抢来的装甲车,嘴里说着的却是两个人刚入伍时的话题。

“Newt长官又让我们罚站,我看我们就这样逃走算了。”

Minho半眯着眼,眼角的余光瞥到Thomas鬓角的白发,忽然很想踹Thomas一脚。

“你又干什么让他罚了?”

“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

Minho嗤笑了一声,“我出什么主意了?”

这一次,Thomas没有像过去一样立刻回答,他看起来似乎很是困扰,如果不是双手握着方向盘估计要抓耳挠腮了。

“怪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Minho嘴角带着点苦味,他拍了拍Thomas的肩膀说:“过去了,就别再想了。”

而Thomas也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立马换了话题,这次说的是在沙漠驻军的最后一年,那个人出征之前。Newt作为长官虽然极为严厉,但平日里却是个温和的人,年纪并不比他们大多少,三个人私下里没少胡闹。

他带新兵有一套,不少人被历练的直喊要回家,也不吝啬提拔的机会,而对Thomas则一直有种说不清的投契,以至于后来他们三个军衔相当时,彼此之间早已称兄道弟。他们从来是一起出征,往来无败绩。

“他为什么不带上我们?”

所以这些年,Thomas才无数次的问自己。

退役后,Minho曾前往尼泊尔修禅,禅师说,世间万物皆在其中,慧极必伤。于是他开始学会放下,不去在意为何军方禁止他们入城收殓前锋部队的尸首,毕竟沙漠的风早已摧毁了所有人的心智,他们行尸走肉为军方卖力了这么多年,活着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不是给你地图让你5天后再去么?”

Thomas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他笑着说,“是啊,我们得抓紧了,要是迟到了估计又得被训。”

大灾难之后人类文明尽毁,而随着这个法兰西一同消失的还有一种能够决定战争走向的新能源。谣言四起,军中高层相信了一个神棍的预言,这种能源就藏在圣米歇尔山修道院,一个消失在沙漠中的古城。

大批的军队在没有卫星通讯设备的情况下深入死地,亦如千年前的修道者,为朝圣米迦勒而坠入浅滩的沼泽地,死后连一块遗骨也不会留下。而最后究竟在那里挖掘到了什么,上层讳莫如深,战争的天平在那之后倾斜,可和平却迟迟不肯到来。

“Thomas,你说这次我们还能活着走出去么?”

“这么消极可不像你啊,老兄。”

“呵,上了年纪自然会想的多一点。”

只有Minho知道,这是他们,第五次前往圣米歇尔山。

 


04

 

   Thomas不知是何时与Minho走散的,车在半路爆胎后Minho却没有迷失方向,他轻车熟路的跟他显摆自己的方向感,指着北斗七星胡说八道,最后到底还是找到了圣米歇尔山的影子,可还没走到外围,Minho就不见了踪影。

   圣米歇尔山孤独的耸立在那里,黄沙已经将它的半个身子埋了进去,Thomas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心想Minho总会去集合地,便翻过了半毁的城墙。前锋部队的旗帜在山顶的修道院迎着夜晚的风呼啸,Thomas觉得这里有点安静的过头了。

   山路崎岖,可他走的极快,披荆斩棘,仿佛一切都无法阻挡他的步伐。日月星辰都在护佑他,为他指路,为他亮起黑夜中的一盏光线。

   道路的尽头是高耸的修道院,历经千年的洗礼,没有倒塌。

   他走过去,看着原本紧闭的木门被炸开一个口子,Thomas钻了进去,一抬头,便是布满蛛网的洗礼堂。

   曾经辉煌一时的彩色壁画早已变得灰白,屹立不倒的十字架和那些从不肯庇佑他们的神明都在穹顶沉默的注视着自己。

   他走向螺旋的楼梯,踏在石阶上的每一步都掀起厚重的灰尘,原本空荡荡的脑子忽然塞进了流水般的画面。

  “Tommy。”尽头处是空旷的平台,繁星下站立的那个人用熟悉的声音问候,可Thomas知道,他看着的并不是自己,因为不远处,还站着另一个Thomas。

   他比自己要年轻很多,鬓角还没有被染白,眼睛里的神采尚未熄灭,油灯尚未燃尽,一切都是鲜活的。

  “为什么?”那个年轻的自己像一只受伤的幼兽,声音瑟瑟发抖。

  “这没什么奇怪的,原本也没有证据证明这里真的藏着新武器,上面只是想以此证明我军的实力。”Newt的语气平静的可怕,像是暴风来临前的黑夜。

  “难道就这样踩在兄弟们的尸骨上装作凯旋而归吗?!你就这么在乎战争的胜利吗?”Thomas的话里带着责备,他似乎坚信Newt对此早已知情,心底甚至生出了被背叛的憎恨。

    站在不远处的Thomas伸出手,想要拦住那个自己,可他一步也迈不动,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莫名的恐惧让他想要闭上眼睛,可身体却一点儿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转身离开,而星空下Newt的脸变得模糊不清。


    这一刻Thomas忽然想起来了自己为何要来这里。

    难怪Minho总是敷衍自己的问题,那问题确实是自己问错了,不是他为什么不带上我们,事实上,没有被带上的只有Minho一个人。

    他和Newt是一起抵达的圣米歇尔山,那张地图是自己临走之前交给Minho的。可Thomas对那之后的事情毫无记忆,像是被撕掉的一面书页,像是燃烧殆尽的灰烬,明明胸腔里满是灼烧的痛感,可他却想不起来。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这里。

就像这些年无尽的噩梦里,他站在漫天黄沙中,看着那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坠落。

 


00

 

“你明明是最早被派来驻扎的,却不急着搜寻圣米歇尔山的下落,进度都快被Minho赶上了。”

冬天的沙漠寒风刺骨,他们窝在一个被子里抱着取暖,Thomas取笑Newt的军务懒惰,可对方却意外的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战争的胜利意味着无法挽回的牺牲,这种荣耀,不要也罢。”

Thomas困的不行,也没认真去听Newt到底说了什么,含糊的应答了几声。

Newt侧过脸,拨弄着他的头发,贴在他耳边说。

“如果真的找到了圣米歇尔山,我就在修道院的花园楼顶告诉你一个秘密……”

 

 

 

END


首先说一下设定。

Newt对军方的阴谋并不知情,他是至情至性的人,将官身上背负着无数人的性命,他曾经重要的人都已牺牲,他也不愿苟活。而Thomas的出现,让他有了一丝对活着的念想。可结果实在太令人寒心,他身为将官,无论如何也要对此有一个交代。  

所以他一句也不辩解,他怕Thomas说出哪怕是一句挽回的话,都会让他的决心瓦解。

 

最后,说给穗。

谢谢你在我游学欧洲的这段时间一直对我的关心,无以为报,寥寥几笔,以表心意

 


热度 ( 109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