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演员》Newtmas亲情向,街头艺人Thomas

注释:兄弟AU,街头艺人Thomas捡了一个擅长表演的小鬼Newt和他一起流浪

 

Thomas在银行的对面看到那个蹲在两栋楼之间的缝隙里的孩子,银行这头是穿着整齐的上班族,他们忙着盘算今天的收益与未来的价值,并没有人浪费时间去观察这个脏兮兮的小鬼。但Thomas不属于这个街道,他停了下来。

他的视线引起了孩子的注意,孩子大概7、8岁的年纪,一头蓬松的浅金色头发上沾了不少奇怪的东西,像是从垃圾桶里爬出来的一般,衣服也不干净,却意外的整齐,除了中间那颗纽扣不翼而飞,其他的扣子都一丝不苟的扣好了。

孩子看着他,像是觉得有趣。

 

Thomas是个流浪汉,当然他并没有那么贫穷,只是将自己的房子卖掉了在世界各地旅行,累了就停下来用他的吉他弹弹唱唱,而那些路过的行人则是他的灵感。他们有些像孩子一般保持着仁慈而柔软的心肠,给他零钱的时候会蹲下来并夸赞他的琴技。有些则是被都市的金银迷晕了眼,他们带着虚伪的微笑与高人一等的怜悯将大额的纸币丢进他的琴盒。

他当然不会收下过多的钱,但也不会拒绝,多数时候他会分给真正的流浪者,老幼与那些可怜的失去客源的年老妓女。

这是个孤儿,Thomas猜测。

 

男孩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Thomas走过去站到他的跟前。

“我听过你的歌,在那边的街上。”男孩朝十字路口的右侧指,Thomas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是他昨天表演的地方,在一个天桥的下面,他喝的有点多,醉醺醺的靠在桥下哼歌,那颓废的模样却吸引了更多的观众。

“你叫什么名字?”Thomas问。

“……Newt。”男孩犹豫了一下说。

“我叫Thomas,一个旅者,你呢?”

男孩看着他的眼镜,似乎在判断他是否有恶意,Thomas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一盒巧克力,这是昨天晚上一个妙龄少女丢在他的琴盒里的,很浪漫,女孩如此评价道。他听女孩讲她的故事,一个失败的告白和她最喜欢的巧克力的味道,他留下一半的巧克力,决定带在路上吃。

Newt接过巧克力,也不客气,拿起一块就塞进了嘴里。他对包装如此精致的零食却没有什么惊讶,Thomas对他的身份更加感兴趣了。

他耐心的等待Newt吃完。

 

“我是个私生子,父亲过世了,继母喜欢拿拖把揍我,我就跑了出来,他们也没有找过我。”

Thomas听着Newt平静的声音,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故事,他喜欢这种说故事的语气,让他想起很多年前与他相依为命的祖母在他床前讲述的那些天马行空的人与事。

“我也没有亲人,你似乎很擅长表演。”Thomas轻笑了一声。

Newt有些意外,他的这套说辞可是骗过了不少人,这个傻兮兮的流浪汉身上有不少零钱,他盯上他想大捞一笔,这样就可以免去晚餐后的一顿咒骂或是毒打。

 

“我对谎言没有兴趣,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Thomas说。

Newt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他抓住了Thomas的衣角,语气也急了起来。

“我母亲是个妓女很早就死了,我被丢在她的一个客人家里,帮他赚酒钱,听说你经常施舍流浪汉,还以为你是个傻子。”

Thomas心想,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他确实像个傻子,他乐意扮演这样的角色。而他也喜欢这个擅长掩饰的孩子,他需要在旅行的途中找些醉酒以外的乐趣,这个孩子似乎是他找寻多时的那一抹灰色。

做着脏活的好心肠,说着谎话却又不吝啬坦白的骗子。白色与这个世界的污垢混合在一起最终却没有染成黑色。

灰色,是Thomas最中意的颜色。

 

所以他朝Newt伸出手说:“丢下你那醉醺醺的领养者,我可以带你走,你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一个体弱多病的兄弟,年长的哥哥卖艺为养活自己的家人,这是那些刚刚成为母亲的人喜欢听的。”

“或者小丑,我可以弹一些古怪又生僻的曲子,你的模样会吸引那些生活拮据的老人驻足。”

他说着这些似乎并不正义的话,观察着面前的男孩的脸色。

Newt的眼镜亮了起来,不再是刚才做作的,带着戏的灰暗。

一双迷人的琥珀色眸子。

 

“听起来很有趣,我一直想当一个演员。”男孩露出一个真实的笑容,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END

 


热度 ( 38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