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如果对方约会迟到30分钟》Minewt 黑道M X 学生N,绑架梗,甜饼

备注:黑道M X 学生N ,N被绑架,正经的小甜饼



     Minho和Newt是在一家清吧认识的,Newt在自己常去的那家店打工,并在自己心情极差的那天泼了半瓶酒在他的裤子上。手下都一副你不要命了的样子看着沉默着试图清理残骸的服务员,而Minho则在对方朝自己的裤子伸出手时冷笑了一声。

     他捏住Newt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瘦弱的青年毫无畏惧的眼睛让他的怒气燃烧到了极点。
    “你准备怎么赔我?”Minho咬着牙问。

    “你想怎么赔?”Newt的语气平静的根本不像一个被拧着下巴不能动弹的人。
    “拿你自己赔好了。”Minho笑得轻浮,不料Newt听罢也只是耸了耸肩,“呵,你吃得消的话。”Newt说。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Minho很难想象自己会和一个学生过上日子,最初也只是一时兴起,但Newt对他没有什么依赖,高兴的时候会答应和他见面,不高兴了怎么威胁也没用。Minho讨厌纠缠不清的女人或者男人,所以对这样的Newt很是中意。他自己本来就是做黑道的,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在谁枪下,他可不想死了还要听那些未亡人在自己坟前哭泣。

    “要是你死了,就不用麻烦谁告诉我了。”Newt在他的身下,用一只手轻抚Minho的脸颊,金色的头发被汗水沾湿在前额,说着这样不吉利的话却一副与自己无关的薄情模样。他知道Newt并不是真的薄情,所以把这些话都当作对自己的关怀,不用说那些大道理,既然选择在一起,就要活下去。死了,就什么也没了。

     Minho第三次提出同居的建议又被否决了,临别前Minho约Newt周五晚上街口等他,Minho看着手中的小盒子和里面藏着的东西,内心雀跃不已。Newt从来是提前几分钟到的,订好餐厅和鲜花的Minho在约定的地方站了良久,可Newt却一直没有出现。

     Minho给他打电话也是关机,又联系了几个熟人,都说他来赴约了。半个小时后他给帮会的Gally打了过去。

   “Gally帮我查一下H市的监控,从XX大学到B街,对。”

  很快那边就有了回复,“大概是Alby那边的人,要叫人吗?”Gally对Minho和Newt的关系多少知道一些,不过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的话,并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你叫几个好手,不要惊动Thomas他们,等我过来。”Minho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戾,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自己的人下手,Alby也是越来越长进了。他说着快速启动自己的车,将油门踩到底,顺道在十字路口闯了个灯。


  Alby对自己的行为也没什么掩饰,抓了就是抓了,Minho和Thomas最近在他的地盘上抢了几个生意,还搞坏了他的一家赌场,这个城市里嫌少有人敢得罪他,而这些崛起的后辈们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地位。

  他也见过Newt,那家清吧是个好去处,几家势力都混杂在那里,没人敢在那条街卖药闹事。Newt对那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从不听他们说话,不卑不亢,做完夜班就背着书包离开,和Minho在一起后,也从来不准Minho在店里对他做什么动作。

  手下的人都玩笑说Minho这次养了只不听话的猫,Alby却看得明白,Minho这次是动了心了。既然露出了弱点,Alby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说吧,要什么?”Minho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冷到了冰点。

  “赌场的东西赔上,再让我的人揍一顿。”Alby轻笑着,Newt被绑在大堂里没有醒过来,他这些年是越发仁慈了,只要谈判能解决,他倒不太想伤害这个好孩子。

  “揍我一个还是我和Thomas?”Minho不加犹豫的问。

  “哼,你一个也行。”Alby知道Minho有多尊敬Thomas,两个人一起混起来的,Thomas被他一路捧上高位,而他自己却甘心作为二把手,把脏活都揽到自己身上。

  “地址?”Minho在纸上快速的记下,Gally在一旁听的脸都青了。

  “你他妈就这么答应了?”他简直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把Newt牵扯进来是我的责任,其他账,以后再算。”Minho微眯着眼睛,露出一个近乎嗜血的扭曲笑容,Gally不禁被他的杀气慑到,却没有后退。

  “那就赶紧的,被打废了我抗你去医院!”Gally叹了口气,径直走出去招呼手下拿好家伙出发。

  Newt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痛的不行,他努力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记忆停留在他在街口被人袭击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他没有感到多少恐惧,只是想起自己曾经和Minho说的话,有些自嘲的想,这下死的人也许是自己也不一定,可Minho一定会知道,而这却让他有些难过。

  他居然会为这个流氓头子感到难过,也是越发没出息了,Newt这样想着,再次将眼睛睁开。

  身边的人似乎发现了他的动作,将他扶了起来。Newt深吸一口气,身体没有力气,而一种诡异的感觉正刺激着他的神经末尾,让他忍不住颤抖。

  “醒了?”扶着他的人的语气有些焦急,Newt知道来人是谁,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Minho瞪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Newt注意到他的脸上的那些骇人的伤痕,像是拿铁棒狠狠揍过,鼻子上还塞着一个大棉球,想说什么,喉咙却沙哑的不行。

  “喝水。”Minho递过来一杯温水,水温刚好,Newt一点点咽下,心里有些微妙,这家伙也许加热了好几遍,就这样一直等着自己醒过来。甚至不惜被揍成这副狼狈的样子。

  “我没事,摔了一跤,从二楼滚下去了。”Minho注意到他的视线,笨拙的解释道。

  Newt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去吐槽他贫瘠的词汇,用轻微颤抖的手拉起Minho的袖子。这个季节Minho向来不穿长袖的,而自己的动作明显让他有些抵触。他的手上也是一片紫青,甚至有一处超过10cm的划痕,胡乱的系着绷带,可并没有完全止住血。


  他看着Minho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冷哼了一声。

  “这一跤摔的很厉害啊,Minho。”他这样说,语气强硬,头却低下来,试图藏住自己的眼睛。

  可Minho一向是个机会主义者,他拽过Newt的肩膀,在他发红的眼角落下一个不带情欲的吻。


  “为你摔的,值。”

  Newt被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逗乐了,他用手摸了摸Minho脸上的伤痕,“你把我当什么,就值得了?”

  Minho听到他的问题,忽然安静下来,他先是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羞涩,Newt觉得有趣,又凑近了一点,牵起他绑着纱布的那只手,十指相扣。

  就见Minho在自己的口袋里找了找,接着拿出一个精致却裂了一半的盒子。

  他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戒指,有些抱歉的说:“我摔下去的时候把这个也搞坏了,你将就收下!”

  Newt看着Minho,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半响,忽然大声的笑起来。


  “有你这么求婚的吗?白痴。”


  

  END



热度 ( 23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