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Guardian》 Minewt (甜的不像我自己了)

注释:梅林背景,不能说话的猎人M X 被误认为巫师的N 以及小不点巫师T,一家三口的温馨故事?

 

  “所以你到底要把我绑到什么时候?我不会跑的。”Newt不满的看着一路牵着自己的男人,他的手被特殊材质的绳子紧紧的捆着,在这片森林里磕磕绊绊,连平衡都无法做到。面前的人一言不发,偶尔停下来休息给他几口水。Newt知道他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也许来自东方,但他腰间的佩刀上繁复又熟悉的雕纹都提醒着自己,这家伙是个狩猎者。

  如今不列颠的国王对巫师的忌讳已经到达了顶点,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被拖上绞刑架,他们当中有些根本不是巫师,就像Newt一样。一路上不管他对猎人说什么,猎人都只是沉默着,甚至不多看他一眼。而最让Newt担心的是家里那个小不点如果发现自己不见了,还会不会乖乖吃饭。

  Newt的家里藏着一个孩子叫Thomas,是个孤儿。父母都被烧死了,还好那个时候孩子并不记事,Newt对外说是他的远亲,还让他随了自己姓。不过巫师的后裔注定也是个小巫师,不管Newt怎么警告Thomas,他都想方设法的在家中展现他的力量。最近Newt甚至发现他用巫术去森林里打猎,村子里另一个神神叨叨的婆婆好像私下教了他一些草药的知识,尽管他威胁Thomas如果再擅自跑进森林就关禁闭,但Thomas总能逃出去。

 

  “我喜欢森林,Newt。”孩子睁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诚恳的、带着一丝请求的抓着他的衣领。

  “我知道你喜欢Tommy,但这样真的很危险,你不可以被任何人看到知道吗?”

  “我不会的!我发誓。”Newt无可奈何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最近来往的游人渐多,他总有不详的预感。

  

      猎人闯进来的时候,Thomas并不在家,Newt警惕的看着他在房间里肆无忌惮的搜查家里的东西,从羊皮纸到瓶瓶罐罐的药剂,最后他停在Thomas曾使用过的一个银勺子上。那个勺子被Thomas做了改造,猎人将勺子抛起来,却在落地之前忽然停下。猎人用灰色的布包着脸,Newt只能看到他那双透着危险的黑色眼睛。

  不能让Tommy被发现,那一瞬间他只有这样一个念头。所以当猎人拿出绳子捆住自己时,他没有做任何挣扎。但那绳子实在是结实的可以,一路上拽扯着他的身体,简直要磨掉他的一层皮。他先是咬着牙忍着,但这猎人只是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游荡,既不把自己交给军队,也没有杀掉他的意思。来来回回,连Newt都发现了他们其实是在绕圈,明明走了半天的时间,但却没有离开村庄多远。

 

  Newt隐约觉得不妙,也许这个人知道自己不是巫师,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兔。

  他正这样想着,身后的树丛里就发出了奇怪的声响。有点像野兽,但却在窃窃私语。猎人停下来,将他往前面扯了一下,Newt步伐不稳,差点撞到猎人的背上。猎人轻轻的扶了一下他,将他挡在了自己身后。这个动作实在有太多破绽,以至于Newt一下子没想好到底从哪里下手。野兽的声音越来越近,没等两人有所反应,一个人影风一般的朝他们冲了过来。

  Newt只用了一秒就判断出这个人不是Thomas,等他回过神时,猎人已经松开了牵着他绳子的那只手,袭击者将猎人扑倒在地,但同时猎人也用刀对准了来者的脖子,力量的较量中猎人很快就占了上风,他将来人一脚踢翻在地上接着掐住了他的脖子。Newt仔细一看,居然是村子街口的那个乞丐。


  但乞丐明显很不对劲,瞪圆了的双眼里充满血丝,整个人显得病态的苍白,怒吼的样子像是久未觅食的野兽。他在地上不断的扑腾,将猎人的衣服撕裂,在他的胸膛和手臂上留下几道骇人的伤口,猎人摁住他的脑袋,在他的耳边无声的说了些什么,接着举起了自己的那把刀。Newt的心一颤,闭上眼不再去看他。

  一切声音都消失后,猎人走过来松开了他手上的绳子。

  Newt看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卷纸,接着又拿出一只炭笔,在上面写了几句然后拿到自己面前。

 

  [我追踪这个人很久了,你房间里有他的味道,这是他留下的标记,只要是他标记过的人都会遇到袭击,所以我绑了你。不过我知道你藏了点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不会向你道歉的。]


  Newt挑了下眉毛,“所以你不是狩猎者?”

  猎人摇摇头,在纸上接着写[我只是个拿悬赏令的游者]

  “一个不会说话的游者?”Newt的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猎人的眼睛明显的动摇了一下,过了几秒,猎人将自己的围脖从后面解开,朝他露出自己的脸和脖子。Newt捂住自己的嘴才将惊呼咽下去。猎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皮肤黝黑,看起来很健朗。可他的脸颊到脖子上面,至少有三处几乎致命的伤疤,特别是脖子上的那处,从他的耳后一直延伸到锁骨。

 

  “这是什么东西干的?”猎人挠了挠脑袋,想写什么但又放下了笔,最后指了指刚才那个被他处理掉的乞丐。

    “所以你不会抓我家那个‘不干净的小家伙’了?”

  猎人点点头,将绳子收进自己的包里,像是想起什么,他望着Newt的眼睛,然后在纸上草草的写下——

  [我有点饿,如果你不给我食物,我会威胁你。]

 

  “Newt?”不等Newt反应,Thomas稚嫩的声音打破了这边的平静,Newt稍一侧头就看到站在一颗矮树旁扶着树干大口喘气的孩子,Thomas没有看向自己,而是死死的望着猎人。

  “Tommy你怎么…”

  “我找了你好久,村里的人说你被带走了。你放了Newt,我才是巫师!”Thomas的声音吼起来有些尖锐,带着同龄人少有的勇气,连一丝颤抖也没有。猎人似乎觉得有趣,故意从后面搂住了Newt的脖子,Newt看到Thomas越来越红的眼睛只觉得不妙,连忙笑着安慰道“没事的Tommy,这个人不是狩猎者,他刚刚才救了我。”

  说着Newt指了指倒在不远处的乞丐,Thomas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他先靠近了那个尸体,接着皱了皱眉头。一脸怀疑的盯着猎人。

 

  “你真的不会带走Newt吗?”

  猎人耸了耸肩,直到Newt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在纸上写下——

  [不会,我只是想要点吃的。]

  小孩子是最好骗的,Thomas听罢就扑腾过来,给Newt来了个熊抱,Newt小心的遮住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想把他背到背上,猎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自己。

 

  “你来?"

  猎人点头,从他手上接过Thomas,放到自己的背上。Thomas小声嘀咕着我的鞋子破了,Newt你给我做个新的好不好,Newt宠溺的拍了拍他的头,“好,明天就给你做。”

      他们一路无话,Thomas没走几步就睡了过去。

 

 “我叫Newt,Thomas是我的养子,一个小巫师。”

       猎人大口吃着他做的糠秕,似乎饿了很久,Newt一边说一边递了杯水给他。猎人喝了一口,然后在桌上粘着灰的地方写下一行——[Minho]

  “Minho?奇怪的名字。”他的嘴角不自主的上扬,猎人隔着水杯看着他的脸,不知为何忽然移开了视线。

  Thomas只花了2个小时就和这个陌生人打成一片,虽然他还不太认字,不过这个叫Minho的家伙似乎很擅长对付小鬼头,即使不说话,也能把Thomas糊的团团转。Newt在一边撑着下巴安静的看着他们,天色已暗,Minho脸上的伤疤在烛光下显得不再那么骇人。他并不是完全的信任这个人的,虽然Minho拿出了一个好的借口,但这并不能掩饰他带走自己的这件事有多么古怪。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把Thomas哄回床上后,Minho在一张新的纸上写道。

  “你呢?为什么要留下来?为什么盯上我们?”

  Minho看着面前眯着眼睛仿佛把一切都看穿的青年,忽然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这个笑容让Newt怔了一下,和猎人之前的阴霾完全不同,笑起来仿佛成了另一个人,连烛光都似乎亮了起来,整个人笼上一层微弱的光。

 

  [我没有盯上你们,我只是盯上了你]

 

 

END

 


热度 ( 189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