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路不拾遗》三人组,亲情向

注释:Thomas和Minho在一次社会调查中,给了一个流浪的孩子100美元并跟踪他是如何花掉这笔钱,最后Thomas一家收养了他

        这个孩子是Newt

        [请不要研究美国领养法和儿童福利制度]


  如果你给一个流浪汉100美元,他会如何花掉这笔钱?

  “我猜他会去烟酒店消遣一把,或者干脆去赌场花个一干二净。”Minho咬着笔头在资料上写上选项一,Thomas在另一张纸上写,“也许他会用来治病或者吃些好吃的。”

  这是他们这次暑假调研的课题——救济流浪汉的社会效益。

  课题本身是探讨应该如何减少流浪汉,而这次调查则是为了证明,直接给予流浪汉金钱上的帮助是否能改变他们生活上的困境。


  “如果他们愿意努力工作,也就不会一直流浪在外了。”Teresa写下第三条:购买毒品。Thomas放下笔将椅子摆正,他想说些什么,但Minho似乎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窗外。Thomas只能敲了敲了桌子,Minho却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


  “嘿我有个主意。”Minho将窗帘拨向一边,Thomas也跟过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街角有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孩子正在翻腾可回收的垃圾桶。那个孩子Thomas见过几次,经常在这条街上拾荒,有时候身边还会跟着一个年级更小的女孩,但最近天气冷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屋子里的暖气看的很足,Thomas看着男孩穿着过于肥大的上衣,可裤子却短了一截,大抵是寒冷的缘故,男孩一直反复的跺脚。“与其研究那些等着不劳而获的家伙,不如我们试试,给他100美金。”

  Teresa瞥了一眼男孩,说:“这个注意不错,我去拿件我弟弟穿小的衣服给他。”说着她转身下楼去了,Thomas和Minho连着猜了三次拳才决出胜负,由Thomas将钱送给男孩,而Minho则负责拍摄记录。


  Thomas拿着Teresa准备的厚棉袄和裤子,兜里塞着三个人凑出来的100美金,一路小跑到了男孩跟前。

  “你好我叫Thomas。”他露出友善的笑容,男孩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没有回答。

  “这衣服是我的朋友给你准备的,你看起来很冷。”Thomas将衣服展开递给男孩,男孩伸出冻红的手将棉袄搂在怀里,似乎这样暖和了些,他炸了眨眼看起来有些困惑。

  “谢谢,我叫Newt。”男孩的声音小小的,甚至有些嘶哑,Thomas觉得他大概是感冒了。男孩的嘴角牵起好看的弧度,他将棉裤套上,但没有穿上衣服。


  看着Thomas询问的目光,男孩低着头微红着脸说:“衣服我想给我妹妹穿可以吗?”

  那样小心翼翼的模样,让Thomas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他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半蹲着系到男孩的脖子上,他笨手笨脚的给男孩系了个结,然后将围巾竖了竖,确保能包出男孩的半张脸。

  “Newt,这些钱是我和朋友们一起凑的,希望能帮到你。”

  Newt看着Thomas拿出的一摞5块、10块的纸币,眼睛都瞪圆了,他张了几次嘴都说不出话来。Thomas将钱放进他的手里,Newt的手很冷,Thomas将他的手包起来温和的注视着男孩的眼睛。那双眼睛很快湿润起来,但他没有像Thomas想象的那样哭出来,“谢谢你,我从来没遇到你这么好的人。”


  Thomas只觉得眼睛一阵酸涩,他看见男孩朝他靠近了一步却又退缩,Newt捏着自己有些脏兮兮的衣服,有些犹豫的问,“我可以抱抱你吗?”

  “噢!当然可以。”Thomas就着半跪的姿势将男孩轻轻的带进怀里,他的金发有些脏乱,看起来像是钻进过垃圾桶。Newt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在他耳边说:“我得回去了,妹妹还在等我。”

       Thomas向他挥挥手,看着他朝马路那一头走去,Minho在他背后打了个手势,两个人隔着安全的距离一路跟了上去。


  Newt先是去了一趟诊所,“他生病了?”Minho举着摄像机嘀咕,“应该是感冒了。”Thomas缩了缩脖子只觉得冷风都灌进了自己的领口,他看了眼Minho粗壮的手臂,一点不客气的将友人的围巾给扯了下来。


  “强盗!”Minho不满的喊,但没有阻止Thomas的意思,一条围巾而已,要不是Teresa硬塞给他,他可不会戴这玩意。再看Thomas里三层外层的裹着,Minho都有点想问,你这么关系那小子干吗不脱光了把衣服都塞给他,都可以当过冬的被子了。

  Newt一路小跑,从便利店拿了一些食物,又在二手商店买了一双手套,Thomas和Minho跟的不太金,直到最后Newt进了一家烟酒店。

  “Shit!别告诉我他还有个酗酒的老爸,我会打掉他的门牙。”Minho愤怒的挥了挥拳头,Thomas稳住他的摄像机,示意他安静。


  Newt从烟酒店里带出一个黑色的袋子,看不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他离开店门后向另一边走过去,那边Thomas曾经去过,是流浪汉的乐园,公园和农场提供了一部分避寒所给他们居住。

  “他这是回家?”Thomas看着男孩抱着几乎拿不下的东西,有些疑惑。

  Newt顺着公园的小路走到一个正在拾荒的老人面前,那老人应该是认识他,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还从兜里塞给他一颗糖,Newt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下,从烟酒店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大饼。老人先是一愣,连连摆手似乎是不想接,Newt指了指袋子,大概是示意有很多,老人才笑着将大饼吃了起来。

  Thomas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Newt将袋子里的食物分给那里的7、8个流浪者,那些人或是给男孩一个拥抱,或是将布包里好玩的东西塞进Newt的口袋里。天气明明那样冷,这些衣着单薄的人的脸色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着Newt满足的笑容,Thomas的拳头捏着紧紧的,只觉得有什么感情呼之欲出。


  最后Minho抓着他,来到了Newt的最后一站。

  那是一个破旧的小屋,开门的是一个眼圈深陷的女人,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瘦小的女孩,Newt将衣服和药店的袋子递给女人,女人捂着嘴似乎是不敢置信,接着忽然哭了起来。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这些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Thomas只觉得困惑到极点,Minho仔细的看了眼站在女人身后的女孩,“那个女孩和之前跟着小鬼的那个,不是一个人。”他的语气很是笃定,Thomas知道Minho认人一向很准。Newt踮起脚伸长了手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朝女孩露出一个鬼脸,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Minho关掉摄像机,深深的看了眼Thomas。


  Thomas没有多想,他过去敲响了房门,女人看见他有些困惑,“您好,我想问一下关于Newt的事,他之前和一个女孩在我们街区拾荒,后来那个女孩就没有出现了,今天我和朋友给了Newt一些衣服,他说是要给他妹妹,所以您收养了她妹妹吗?”

  女人先是露出不解的神情,但很快,她的眼镜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女人的肩膀耸动着,似乎是接力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她的声音痛苦又哽咽,像是快要晕厥过去,Thomas不得不扶住她。


  “不,他最近经常帮助我们母女。我听说她的妹妹在两个月前刚入冬的时候病死了,公园拾荒的一个婆婆把自己攒了半年的积蓄拿出来给那个可怜的孩子置办了棺木。求求你们,我实在无能为力,希望你们能帮帮他,多么善良的孩子。”女人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女孩哒哒哒的迈着步子从房间里走出来,身上穿着Thomas送给Newt的那件棉袄,牵起女人的手摇晃着,奶声奶气的说:“妈妈,妈妈不哭。”

        女人抱起女孩向Thomas两人点了点头,关上了房门。


  回去的路上Thomas一言不发,Teresa给他们泡好了热咖啡,在客厅的沙发上瞧着她的论文。看着Minho欲言又止的模样,终于抬起头敲了敲桌子。

  “所以调查的结果到底如何了?”

  “……我们没有跟到最后。”Minho将摄像机递过去,Teresa挑了挑眉,“所以你们就只是像变态一样跟踪了那孩子一路然后……”

  “我决定了!”Thomas忽然拍了下他的大腿,他拿起桌上冒着气的热咖啡一饮而尽,Teresa都要惊呼别烫坏你的喉咙。

  “我要收养他。”Minho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扶住额头叹了口气,不过在回来的路上Minho就猜到大概会有这么一出,而自己也不是会放任这一切不管的性格。


  “我从精神和物质上支持你,老兄。”Minho拍了拍Thomas的肩膀,Teresa耸了耸肩,将之前输入的一场段话删去,啪嗒啪嗒的打上新的课题结论。

  “看来我们论文结束有的忙了,Thomas你可以先给Alby律师打个电话。”Teresa说着起身将沙发旁边的一大包东西拿起来塞到Thomas的手里,Thomas只觉得自己快被压扁。

  “这些是我之前就准备好的衣服和被子,看来你和Newt已经熟络起来了,不如替我转交给他?”

  Thomas看着Teresa一脸一切尽在我掌控中的神情,张大了嘴巴喊道。

  “所以你一开始定这个要命的课题就是为了现在!我花了三个星期找文献!”


  “噢别像个孩子一样抱怨,你也该长大了,小Thomas。”Teresa优雅的拿起她的那杯咖啡,朝一旁状况外的Minho眨了眨眼睛。


 


  END


热度 ( 95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