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扑克脸》Newtmas ,Thomas黑化

注释:双重人格ThomasXFBI探员N,暗黑向

 

  你知道什么是扑克脸吗?

  无论你抽到的是好牌或是坏牌,都不可以让对手发现你的表情变化,这也是魔术师的常用伎俩。只要有一点失误,观众就会对魔术师产生质疑,这个时候魔术师为了顺利的完成表演,必须摆出绝对自信的姿态。

  “所以Tommy,你想说什么?”Newt坐在餐桌的另一头,放下手中的咖啡瞥了眼桌上散乱的扑克牌。Thomas拿着一把魔术指南笨拙的摆弄着,这是他今天第五次失败了,Newt看了眼手表,明天还有任务他没有更多的时间陪自己的好友继续胡闹了。

  “唉你要走了吗?”看着Newt开始收拾文件包,Thomas沮丧的将牌收拾好,Newt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你想追的人是谁,但这年头变魔术已经过时了Tommy。”Thomas还想说点什么,但Newt已经套上外套大步离开了。

  Thomas耸了耸肩膀,将指南甩在桌上有些泄气的靠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又失败了?”Minho端着一杯柠檬水走过来,Thomas接过来一口喝下去大半,Minho是这家店的总招待,Thomas经常在他们店点上几杯,摆弄着电脑完成他的摄影后期。Thomas是个自由职业者,这两年爱上了摄影,为此花了不少钱,但并没有作出什么名堂,大多数作品他都只能在网络上与人分享。

 

  “他说变魔术过时了。”Thomas握着杯子,Minho将桌上的书用手指随意的翻阅了一下,又拿起那一组扑克,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灿烂笑容说:“我觉得你可以学些新的魔术,而不是这种。”

  Minho说的新型魔术是那种错觉魔术,效果更加奇妙,但相对的也容易出现失误。比如消失的一部分身体,其实是在身上贴上了特制的镜子,将周围同样色调的背景反射到身体上,以融为一体达到身体消失的效果。这需要视线的诱导,让观众注意不到换衣的时机,所以魔术师的手上会出现一些引人注意的玩意,比如空手变出的玫瑰花或是鸽子与飞鸟。 

  Thomas对此很感兴趣,Minho讲了许多关于诱导魔术的事情,虽然很多他都没有实践的能力,但似乎确实比扑克魔术要有趣的多,至少可以给Newt一个惊喜。

 

  惊喜?这个念头一闪而过,Thomas很快就抛之脑后。他将Minho推荐的网站记下来,准备回家好好研究一翻。

  “又出现了受害者?”Newt放下手中的笔,他一边用肩膀夹着一只话筒,上司的声音大的像怒吼,他不得不用手将话筒拿的更远。

  这是这个季度出现的第三个受害者,和之前的两起事故一样,死者都是20岁左右的青年,第一个受害者的尸体是在酒吧街下游的河畔,死状极为凄惨,在他的身上发现了超过50处刀痕,像是被人活活剜死的。而第二个人则是刚刚成年的男妓,在他破旧的屋子里被床单吊着过了三天才被邻居发现,不过尸检显示他在上吊前就被人勒死了。

 

  而新的受害者是一个吸毒者,被伪装成了吸毒过量的样子,被闷死在郊区的拱桥下面。这一系列的案件让警方毫无头绪,而随着FBI的介入,作为案件频发地的探员,Newt自然没有理由推脱。但他并不想在自己的家乡执行任务,不仅仅是身份保密的问题,他希望自己至少能在这里保持一个正常人的姿态,一个经常出差的职业记者。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一趟事发地,上次让你们找的指纹有头绪了吗?”

  “名单拿到了,现在发给你。”

  Newt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上,他看着电脑上跳出的文件框,轻点了一下确定,上面出现了差不多30多个男人的照片与对应信息。这些人都是男妓曾经接触过的客人,按照死亡时间的不在场证明,筛选出了以上人员。

 

  他将照片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然后鼠标停在期中一张上。Newt瞪大了眼镜,将烟狠狠的掐灭在烟缸里。他点开资料,看到上面写着。

  [Minho 29岁 于案发时间前2天与受害者有过性交易,案发当天请了半天假离开了所工作的餐厅]

  “……操。”Newt暗骂了一声,他倒是不相信Minho是这种杀人狂,毕竟他们已经认识快20年了,他沉着脸拨通了一个电话,“Minho?”

 

  “哟Newt,有什么落下了吗?”

  “你他妈是个Gay?”Newt觉得自己简直有愧FBI的身份,和Minho在一个街道当了这么久的邻居,竟然没有发现Minho的性取向。

  “哈哈你说什么呢,我可是有女朋友的。”Minho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Newt顿了一下,这说不通,Minho不是那种被拆穿了还刻意隐瞒的人。“那你怎么会出现在blue sky?”

   Blue sky是有名的同志街区,充斥着形形色色的男妓与客人,曾经因为一些违法的party被警方清扫过但生意摆在那里,屡禁不止。“嘿,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儿听来的,我发誓我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你知道我不会伤害K的。”

  K是Minho最近交往的新女友,算是Newt从中牵的线,Minho确实不像是那种会故意欺骗女性的人。但这明显和FBI搜集到的正剧不符,虽然没有拍下照片,但Minho的指纹确实出现在了男妓曾使用过的一瓶润滑剂上。

  “出什么事了Newt?你的同行们拍下了什么不得了的新闻吗?”Minho似乎意识到了Newt并不是在开玩笑,声音也压抑了下来,那边嘈杂的声音消失了,大概是Minho换了个地方。

  “阿,不过可能只是有点像吧,我会处理的。说起来你和K发展的怎么样了,有到那一步吗?”

  “哈哈你知道我的,我们挺契合的,各种方面。”Minho大概是少数几个Newt认识的人当中可以如此爽朗的讨论黄段子的。Newt都忍不住要笑出来,“所以炮王阁下你研究出K小姐喜欢的润滑剂味道了吗?”

 

  “难得你愿意跟我探讨这么深入的话题,我就悄悄的告诉你,我们两个商量之后决定以后都只用樱桃味的。你要是想买,我给你推荐几个牌子……”

  Newt笑着听完Minho的介绍,自然的挂断了电话。他将电脑上的档案停在证物那一栏,果然。

  “Winston,你去查一下第二次事件到第一次事件之间,有什么人进出过Minho的房子。”

  Gally被逮捕的时候嚷嚷着要把所有人撕碎,他是个瘾君子,街坊邻居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同情。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很多与犯罪还有性折磨有关的视频以及工具,听说以前也有男孩在他这里差点被弄死过。Newt没有直接参与逮捕行动,他根据Winston掌握的信息,很快搜查出期中有可能犯案的人。Gally不久前向Minho要过一些情趣用品,他在这些东西上有洁癖,只准对方用自己准备的东西。

 

  不管他如何嘶喊自己是冤枉的,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等待他的只有公正的法庭与陪审团。

  “Tommy?阿,是的我最近没有新工作。哈你又要给我变魔术了吗?”Newt捏了捏自己的鼻翼,觉得再陪Thomas玩下去只怕他们两这辈子也没法正式在一起了。他当然是喜欢Thomas的,不过对方在这方面表现出的太过孩子气,让他几乎没有机会挑明。

  “Well,这次又想拿哪里当舞台,大魔术师?”Newt在手机里记下那个地址,似乎是郊区的某个教堂,这位置可真够偏僻的,看来只能开车过去了。

  他准备先去找Minho说一下这次的事件,听说他和K已经准备订婚了,Gally的事闹得沸沸扬扬,Minho那边似乎也听到了一点风声,如果不好好解释一翻,说不定会引起对自己的怀疑。

  Newt抵达Minho的餐厅时,Minho的老板说他今天请假了,似乎是鼻炎犯了。他打了电话去Minho的家里,是K接的。“他下午去医院拿药了。”

  Newt挠了挠头,心想看来只能先去赴Thomas的约了。

  Thomas说的那个教堂周围没有多余的建筑,连教堂从外面看也是破破烂烂的,Newt心想这又是从哪个魔术大师那里学来的把戏,微笑着推开了教堂的门。


  教堂的尽头布置出了一个临时的舞台,Thomas戴着一顶过时的高筒帽,朝自己微微屈身行了一个礼。Newt走到礼拜的第一排,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希望你一次成功,Tommy。”

  Thomas没有说话,只是维持着优雅的笑容,Newt微眯眼睛注视着他,忽然觉得这张脸有些陌生。Thomas变得魔术很简单,是最基础的诱导魔术,让一个音乐盒在宝箱中失踪。

  Newt知道这个魔术的原理,但Thomas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非常娴熟,他的一颦一笑都仿佛真的是一个魔术师一般,和之前在餐厅里表现出的笨拙的样子完全不同。

 

  “Tommy……?你真的是Thomas吗?”

  他忽然警觉起来,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Gally的咆哮和Minho的指纹,出现在第三个事件发生地的摩托车的车轮,常常出入酒吧街拍照的Thomas,说找到了一个好的模特的Thomas,说自己不会开车的Thomas,连扑克魔术都变不好的Thomas。

  最后他的记忆停在出入Minho房子的名单上。

  “你在说什么Newt?我当然是Thomas。”舞台上的魔术师放下手中的道具,微笑着朝他走过来,一步一步的靠近,直到他的手触碰到Newt的脸颊,Newt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

  “我……看过Minho变过这个魔术,他去哪里了?”

 

  Thomas的笑容在黄昏的光线下显得苍凉又诡异,仿佛一个久病未愈的人,又像是饿久了的野兽,注视着自己的猎物。Newt的手下意识伸到口袋,但他把枪放在了车子的后备箱,这个微小的动作却轻易的被面前的人捕捉到。

  Thomas的笑意更浓,用一只手抓住Newt的胳膊,将他拉的很近。

  “你知道我不喜欢有人欺骗我,Newt。”

  他的声音暗沉而嘶哑,Newt只觉得Thomas的力气大的惊人,任凭他使劲也完全挣脱不出Thomas的巧劲,像是卷入了一场盛大的魔术,面对魔术的操纵者,Newt无路可逃,只能受期摆弄。

  “原来你是FBI。”仿佛叹息一般,Thomas的脸近在眼前,Newt只觉得呼吸都止住一般。居然会被他先一步揭开自己的身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是Gally的胡言乱语,还是自己最近的行动,或是……或者是Minho。

  Minho!Newt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他听见教堂的门打开的声音,转过头,Minho带着他爽朗的笑容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样Newt,这个魔术还满意吗?”

  Newt只觉得自己的心沉入了谷底,原来是这样。看来从Minho接到那通电话开始,自己的身份就已经暴露了。最开始确实有人怀疑这起连环杀人案是多人作案,但他从来没有怀疑到这两个人身上。就那样轻易的洗清了Minho的罪名,甚至诬陷了Gally。

  “喂喂,不要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阿Newt,说起来我只是帮点小忙而已,你都不知道这家伙变态起来有多难搞,在酒吧街拍到和你有些相似的人就想办法哄到床上去,可那毕竟不是你阿,Newt。得不到就毁掉的心情,是吧老兄?”

  Thomas的视线没有从Newt的身上移开,他紧紧的盯着Newt,将他充满后悔和恐惧的表情牢牢的捕捉,这让他满足。Newt就在这里,在他的手中,而他再也不会让他逃掉。他要把他关起来,在一个适合表演他的魔术的地方,让Newt成为他唯一的、最重要的观众。

  这是他的艺术,只属于Newt一个人拥有的。

 

  “那个指纹是你故意留下的?”Newt的声音颤抖着,他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可怖的面孔,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场噩梦。

  Thomas的嘴角微微上扬,“你知道的,Newt。魔术需要一些诱导,而你,已经在陷阱中了。”

  他在他的耳边低语。

  “你是我的了。”

 

  

  END

 

  嗯,所以Minho是黑的。

  不要纠结逻辑方面的关系,我只是想写一场魔术(望天

 


热度 ( 193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