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代驾》Minewt

备注:现代AU,给希望看到和罚单一样的mn甜饼的菠萝包

 

Newt放下手中的文件时天色已暗,他看了眼手表,微微皱眉。他习惯把烟放在西服的左边口袋,手机放在右边,所以当他将手伸进右边发现空无一物时,感觉自己的法令纹又要添上一道。

他深吸一口气,将秘书早早递上来那杯已经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将自己的凳子转了个面,面朝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灯火辉煌,他却只有一套桌椅、几本公文和一星点咖啡残渣。

Newt将双手叠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微弯着腰将下巴搁在自己的手背上。办公室的白灯晃眼,窗外是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这座城市好像从来没有黑夜,车辆的喧嚣和耀眼的路灯把黑夜的回忆遗忘在了狂奔不止的时间里。


上次拿起手机还是中午,他记得自己给那边公司的Thomas打了个电话,之后就赴了Gally的午宴,桌上喝了几口小酒,回来时请了一个代驾。中午那辆车是公司的,想到这儿他起身拿起桌上的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打了过去。

“Teresa ? 嗯,我的手机落在中午那辆车上了,那辆车现在还在车库吗?”

他一手撑在桌上,耳朵夹着听筒,另一只手去掏烟盒,用中指夹着烟尾,另一只手指灵活的划开打火石,顺着半靠在桌角,听到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朝人喊了些什么,将打火机放进口袋里,烟夹在那里却不往嘴里送,Newt并没有很重的烟瘾,多半时候他只是点着了,看着那一点点火星发怔。


“Newt先生我们查到了,那辆车被Alby开出去了,他说他正在回家路上,车是代驾开的。”

Newt揉了揉眉心,“你让代驾送他回去以后,到公司停车场等我。”

“好的,您今天辛苦了。”

电话挂断后,Newt维持着那个姿势,视线从自己的手表转移到桌上一个倒扣的相框。那个相框一直都是倒扣的,而助理不会随意碰他的私人物品。

那张照片里的人,Newt想念但是不想见。

 

如果说他现在的生活是从清晨的早报开始,由午夜街角昏暗的路灯结束,那么过去于他而言就是影子,随他走到多遥远的地方,都一步不离,在每个有光的地方,提醒着他。

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大学学的经济法,过着宿舍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唯一会困扰他的只有那个身上带着薄荷味的室友,学校的环境很好,宿舍安排的都是二人间,两人分别一间房,然后是一块公共区。

每天早上他打着哈欠准备今天去图书馆的资料时,室友总是靠在他的门旁,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汗水从他的脸上、眼睛、喉结还有结实的手臂滴下来,然后他示意性的敲敲自己的门,笑着说一声,“早上好,Newt。”

室友有晨跑的习惯,但从没有吵醒过他,有时候他起的晚了,还会给他捎上一碗粥,“不给你带回去,你就饿着去图书馆了吧。”问起时也是理所当然的语气。而Newt是没有锁门的习惯的。

他待人温和,却是出了名的孤僻,系里的女孩们说他笑容温暖,却有双冷淡的眼睛,所以背后里对他有着各种幻想,却嫌少有人鼓起勇气来向自己表白。Newt很喜欢这样的状态,他可以轻易应付各种集体活动,骨子里却喜欢一个人。

所以他告诉那个人,自己不喜欢锁门,是骗人的。

这是他为了那个人养成的习惯。

 

“所以你又拒绝了?”室友歪着脖子,一只手撑在自己的写字桌上,另一只手里环着篮球,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喜悦。Newt放下笔,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鼓动着,他很认真的看着对方,“如果我不拒绝,你会怎么样?”

那个人怔了一下,然后将身体摆正,黑色的头发在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下折射出不明显的光,Newt有些好奇,面前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映出的自己是什么颜色。

“我会很沮丧,一个星期也不会晨跑的沮丧。”

故意作出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Newt噗哧一声笑出来,这个人看起来像个运动白痴,却总会对自己耍各种小聪明,会逼着他在胃疼的时候喝热水,在他熬得太晚的时候忽然一言不发的跑出宿舍,留下不安的他再也写不出一道题,然后又很快敲开自己的窗户,一脸胜利的表情说:“该睡了Newt,你不睡我就绕咱们宿舍外面跑圈。”

 

那个时候newt觉得自己住在一楼实在是很不妙的一件事。真的很不妙。

当他们的关系发展到可以枕在对方的大腿上看书时,Newt给自己换了一副更厚的窗帘。

“以后我们就是恋人了?”Newt懒懒的靠在那里,微眯着眼抬头看着那个人的脸越靠越近,黑色的发丝缠在自己的额头上有些痒,他听见那个人的声音低沉有力,“我要吻你了,Newt。”

然后他丢下怀里的书,环上那人的脖子。

 

“咚咚”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敲响,回忆戛然而止,Newt将只剩一半的烟头在烟灰缸里熄灭,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保安进门后恭敬的说,“代驾到了,车库B区等您。”

Newt回头望了一眼那个相框,径直走出去。

有些回忆他并没有丢掉的意思,就像当初他选择出国留学时也并没有不告而别的准备。大学时的回忆被时间镀上薄膜,染上各种颜色,每一个画面都比真实的更美好。而记忆中的人,也从未褪色。

他只用一眼就认出了车库里站在车边的那个人,那个人也立刻认出了他,嘴边张了一下,Newt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短短几步路,他就模拟出了很多该说的与不该说的话。他想问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想问他是否有了新的恋人,想问他还恨不恨自己。可隔在他们之间的岁月那么长,他们站在时间的两端,彼此只留下当年的一个虚幻的倒影。所以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眼睛有些疼,疼到他想仓惶的逃走。


但是那个人只是露出一个记忆中的笑容,手里拿起他那个虽然换了几次却依旧是差不多型号的手机,Newt伸出手想拿过来,可对方已经按亮了屏幕。

那是他想念的,却不想见的人。


“要我送你回家吗,Newt ? ”

 


END

 



热度 ( 83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