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最好的朋友》

CP:Newtmas

注释:前世今生设定,搭配同名BGM食用更佳


Thomas一家搬到泰晤士河畔已经十年了,他们的院子与隔壁的Newton家挨在一起。两家的女主人作主拆了隔墙换上传统的篱笆,以方便她们在午间一起享受红茶。

“叮咚”Newt听到门铃的声响,打开房间的拉窗,意料之中的看到拿着篮球一脸期待的Thomas朝自己挥手。

“我的画还没搞定,你和Minho他们去玩吧。”Newt的左手还拿着笔刷,Thomas不依不饶的走到他窗下,一路无视自己踩坏的草坪与熬了两晚的友人所剩不多的耐心。

“我知道你在忙,下周有我们学校的比赛,我是首发。”Thomas的眼睛很亮,在不温不火的阳光下,像只等待投食的野雀。

“周几?”Newt打开手机翻了翻自己塞的满满的日程表,“周五,你能来吗?”Thomas的衣服被汗浸湿,隐约可见柔和却不失力度的曲线。Newt在周五的日程表上停顿着,随即划掉了和Alby的画展。

“有空,现在我可以继续工作了吗?”Thomas的喜悦不加任何掩饰,他把球在自己手上转了个圈,本想耍帅但手一个不稳,球就掉在了地上,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嘿嘿的傻笑。Newt也忍不住牵起了嘴角,几天累积下来的疲惫似乎少了一些。

 

这是他们做邻居的第十年。Newt是家里的大哥,有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妹妹,而Thomas则是独子,从小就是恶作剧王,和下街区的Minho打成一片。他们之前差了7岁。

7是个特殊的数字,被不同的宗教赋予相似的定义。比如7是轮回的起始与结束,而死者在离世的第7天,灵魂才会离开肉体。在东方的神话里,死去的亡灵会在某个地方呆上7天,再选择转世,而地下1天,人世1年。

但这对Thomas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7年对他而言就是一道屏障,将他和Newt划分在一条线的两边。他想和Newt平等的交流,像他和Minho他们一般,嬉笑怒骂,毫无芥蒂。

当然这并不是说Thomas和Newt不够亲密,相反,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是最好的朋友。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寡言但温柔的新生代画家,与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小鬼。他们无话不谈,对彼此毫无保留,甚至从未起过大的争执。

 

用缘分来定义恐怕还不够准确,更像是命运。

Thomas一家刚搬过来时,7岁的Thomas爬到自家的屋顶,朝Newt家的屋顶丢石子。Newt那时正在做调色练习,被那声音恼到,开了顶楼的暗窗拿着画笔朝Thomas说。

“小鬼,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拧下来做雕像标本!”彼时Newt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而Thomas也只是个熊孩子。他瞄准Newt右手的调色盘,正中红心。

Newt以为自己摊上了一个倒霉蛋,但晚上Thomas却来敲自己的门,给他带了一块蛋糕。

Thomas的小脸脏兮兮的,像是在泥地里滚过,但手洗的很干净,蛋糕用盘子装着,举的高高的说:“之前对不起,这个给你吃。”

Newt接过那个被切的歪歪扭扭的蛋糕,心想这孩子也没有那么可恶嘛。“我叫Newt,你可以叫我Newt哥哥。”

面前的孩子看着自己,忽然踮起脚,似乎是想触碰自己几个月没休整的头发。

 

“Newt,为什么你不是金发?”Thomas够不着,Newt下意识的曲了曲腿,男孩问的很认真,Newt本想说自己天生就是黑色的头发,但又想逗一逗他。

“因为黑色不容易弄脏阿。”他摸了摸Thomas的头,但男孩并不喜欢这个动作。“明明金发比较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Newt不打算再为自己的发色与男孩纠缠不清,“我叫Thomas!”

“Thomas阿…那我叫你Tommy吧?”那个时候,Newt并没有把这个人放在心上,Tommy也只是他随口一提,这个名字对他毫无意义。

很多事情都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像Thomas喜欢赖在自己窗前看他摆弄那些画具,明明对艺术一窍不通,却邀请他去看音乐剧。就像Newt在院子里,腿上垫着一个写生本,笔落下时已经是对方的模样。

 

Thomas学着做一个绅士,而Newt则染了一头金发。Thomas在自己的DoubleDate上捣乱,在自己厌倦的晚餐对象面前喊自己爸爸,在自己的画展上拉着自己的手耍赖说下次必须把自己的那幅挂中间。

Newt每次都说,没关系,可以。他很少拒绝Thomas,他会帮他和Minho在他们所谓的地盘上作街头涂鸦,会帮他们的球队手绘T恤衫,会花半个月的时间为他挑选礼物,会给侮辱他的老师打恐吓电话。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Thomas拿着从他冰箱里顺来的可乐,Newt想了想,并没有找到确切的理由。

“大概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吧,Tommy。”Newt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很多人为他着迷,但他不爱说话,而Thomas是个例外。

 

他和Thomas之间从来不缺少话题,明明相隔7岁,却像是亲兄弟般的默契。Newt是不爱闲聊的,但他喜欢和Thomas说话,即使是他陌生的话题他也觉得满足,这样的感觉随着Thomas长大一度膨胀。

Newt将其形容为一种渴望,他与他像是克制许久的云,终于落雨。仿佛积攒了好几辈子,永远有聊不完的事情。

 

“一辈子的好朋友那种吗?”

Thomas总能把所有或中二或羞耻的话说的非常正直。

Newt笑得一脸无奈,“是是是,几辈子的那种。”

他们亲密无间,Thomas对Newt毫无保留,比如他喜欢班上的哪个女孩子的丝袜,比如他偷摸Minho身上的纹身时被威胁要脱光裤子绑电线杆上。抑或是他第一次梦遗,第一次失去家人,第一次表白。

 

“我有喜欢的人了,Newt。”

Newt看着脸色微红的少年,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想介绍给我认识?”Newt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但Thomas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

Thomas喜欢的是另一所学校的女孩,那段时间他和Minho鬼混在一起,想着各种追求对方的方法。Newt对他的方案不提任何建议,听起来就很蠢,所以最后无疾而终的时候,Newt一点也不奇怪。

 

他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就像他自己的每次联谊都会拒绝不同的女性,就像他每一次失败的相亲。

Newt放下完稿的画时,已是深夜了。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囫囵睡一觉。手机打开后里面有五条未读的短信。

【听说上次和你一起去音乐会的女孩又来找你吃饭了?】

【喂喂你不会真看上这种齐B小短裙吧?】

【你周五是和谁去画展阿,我也想去】

【吃饭了没,你房间的灯怎么亮了一晚上?】

【我周五有球赛,你来吗?】

Newt将短信反复看了两遍,他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快速的回复了几个字,将手机一丢,躺倒在床上。

 

【第一排的位置,否则免谈】

 

 

END


热度 ( 63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