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你还要我怎样》完结

CP:Newtmas

注释:设定为原著背景下的时间旅行,搭配同名BGM食用更佳

 

他们说爱到最后就是疯狂

Newt只记得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他听到Minho大声吼着什么,但很快热浪就夺去了他的意识。

醒过来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起来,脑震荡留下的眩晕感让他想呕吐。但他还是勉强辨别出这不是自己原来呆的地方,连整体的地势都变了样。

“你醒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苍老、没有精神。Newt回过头看到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男人,他的头发半白从帽子里漏出来,拿着火把的手上布满各种难看的伤疤。男人把帽子取下,Newt只看到一张烧伤后的脸。

“你是谁?”Newt觉得这个人的年纪应该没有他外表看起来那么老,从声音上听来约莫60来岁。

“你可以叫我D,Newt。”那个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Newt狐疑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人,目前的情况怎么看都像是他被绑架了。而之前爆炸的威力巨大,他很担心Thomas和Minho他们的情况。

 

“我们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抓我?”

D没有回答,只是在他不远处的篝火处坐下,一言不发的看着Newt的眼睛。Newt被盯着怪不舒服,又不好发作,这个男人身上光露在大衣外面的枪和匕首就够自己死好几次了。

“我们哪里也不去,Newt,就稍稍在这里呆一会儿。”D像是笑了一下,但他脸上的伤痕太过可怕,Newt一时也分不清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我的同伴一定都在找我,如果没有事就把我放了。”Newt试图进一步交涉,但这个古怪的绑架者似乎只对自己的脸感兴趣。

“Newt…”他小声的念他的名字,Newt看着他凝视自己的眼睛,总觉得这个人并没有真的在看自己。

“你到底要怎样?”Newt有些惶恐,他不想和这个人多呆一秒,为了拿到解药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穿越焦土,否则大家都会没命。他站起来,D也站起来,挡住他的去路。


“你在这里呆两天,然后你就可以回去。”D的手朝Newt伸过来,Newt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然后看到那个人的手僵硬在半空,直到紧紧握成拳头,接着背对着自己重新坐下。

“你不要乱跑,不然我会杀了你。”

D说话的时候,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但很快又平复下来。Newt只觉得这个人像个疯子,而他并没有和疯子拼命的想法。

我会活着回去,他暗暗下定决心。他是他们队伍的Glue,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他有活着维系大家的义务。

夜晚悄悄过去,天开始泛白,Newt毫无睡意,而D不是自顾自的拨弄火堆就是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脸。

这个人看的那么用力,像是要把什么挖出来一样,甚至能看到一些绝望的味道。Newt觉得毛骨悚然,只是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准备随时找空隙逃出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僵持着,Newt只觉得越来越疲倦。

D侧过头看着他,“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只要你呆在这里。”他说话时,头微微放低,像是想与自己平视一般。Newt叹了口气,“就这么干坐吗?”

D放下手里不知烧断的第几根枯柴,朝Newt这边挪了一步,“那我们聊聊吧。”

Newt看他又像是笑了起来,连语气里都带上了一点欣喜,不像刚开口时那样寂静的如同死水一样。这样看来

 

他比自己想的还要再年轻一点。

“你多大?”Newt也朝他挪了一步,这样说起话来不费力。D若有所思,伸出指头比划了一番。

 

“56吧。”

“你连自己多少岁都不确定吗?”Newt觉得自己更确信面前的这个人是个疯子,但D却没有一点尴尬,反而一副很理所当然的样子说:“我一个人很久了,并没有过生日这样的习惯。”

“…你一个人带着这么多武器,骗谁呢。”Newt倒不觉得他在说谎,他说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像说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一样平淡。像是早已习惯,并不值得在意。

“不过我知道你16岁。”D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他看着Newt,“你今年16岁。”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知道,大概就这个岁数吧,你是从哪里知道的?”Newt看不懂这个人眼里那些纠缠的情绪是什么,D并不像那边的人,却又掌握着自己都不了解的信息。

“我看过你的档案。”D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张揉的皱巴巴的纸递过来。Newt接过来,上面的头像是自己在迷宫里时的样子,下面有详细的年龄、血型和各种身体状况。

Newt觉得有些失望,他本以为会看到关于家人的信息,但纸的另一边被撕掉了。

 

“你从哪里偷来的?”

“偷?我只是在档案室里翻出来的而已。”D从他手里抽走那张纸,叠好了又放回自己的口袋里,像是对待宝物一样,但从上面的折痕来看,一定是被反复翻阅好多遍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所以你认识我才来找我的?”Newt渐渐放松下来,这个人对自己至少没有什么敌意,D看见他的嘴角轻轻的勾了一下,又一次朝他伸出手。

D的右手上布满伤痕,有枪伤也有刀伤,这应该是他拿枪的那只手,虎口处的裂痕已经很深了。但没等Newt有所反应,他的手又停了下来。

Newt看着这个人的表情,眼睛里闪过些什么,像是无奈,又像是克制。


“…Newt。”

又是毫无意义的喊自己的名字。接着回到刚才的位置,再次背对他。Newt还想多打量他几眼,可能是放松下来的缘故,困意渐浓,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迷蒙间,他隐约听到哭声。很熟悉,他睁不开眼,好像不久前才听过,Newt努力回忆,想起那个哽咽着喊Chuck名字的人,想起那张含泪的脸。

“Tommy…”他喃喃道,然后听见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这回他醒了大半,眯着眼看到D在自己旁边蹲着看自己。

这实在是太诡异,这个人难道在自己睡着的时候一直这样盯着他吗?这样岂不是…


他以为自己会想到变态或者其他类似的词,但脑海里忽然闪过另一个人的身影,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蹲在自己旁边,看见他醒过来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Newt撑起身子,“你,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他盘着腿,面对D,忍不住笑起来。

“你梦话里的那个人吗?”

“你也认识Tommy?”Newt这下来了兴趣,如果这个人手上也有其他人的资料,他一定要想办法给大家带回去。

“算是认识吧,我们一点也不像。”

 

D的眼睛看向别处,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也是,我可没法想象他变成你这样的大叔。”Newt觉得自己也许是太担心Thomas,才会在这时候想起以前的事。在他和这个不明来历的人聊天的时候,Thomas说不定已经被B组发现了。

“他不会。”D这三个字说的极慢,他看着Newt,非常认真的模样,如果一个承诺,一个誓言。

“你很了解他的样子?”

“…有你在的话,他不会变成我这样。”Newt看见面前的人的眼睛没有预兆的红了,像是想说什么,又竭力忍耐着。

 

“Newt…”

这回连声音也沙哑了一圈,近乎哽咽。他终于用右手扶住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递过来一个崭新的注射器。

“这是…?”

“这是解药。”

Newt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九死一生寻找的东西,这个人居然会如此轻易的拿出来,这实在无法理解。他怀疑的样子似乎让D有些不知所措。

他把Newt的肩膀捏得很紧,拿注射器的那只手有些颤抖,“你一定要相信我,就像…”

说到这里,D的声音忽然呜咽了一下,后面的话变成不明意义的乱码。

 

“就像什么?”

D的头低着,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巨大的痛苦。然后他再次看向自己,眼睛里几乎带着一股疯狂,像是受伤的幼兽。

Newt整个人都怔住,以至于等反应过来之前,D已经握着自己的肩膀,将药剂打了进去,Newt挣扎着失去了平衡,两个人都瘫倒在地上。然后就着倒下去的姿势,那个疯子丢掉注射器,紧紧的揪住自己的衣领。

“我真想就这样把你带走…”他的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明明带着哭腔,脸上却是近乎狰狞的模样,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

“休想!”Newt忽然感到愤怒,他大声的朝压制着自己的这个人吼道,“除非你能把我关在笼子里,否则休想带我走!”他一脚踢过去,疯子却没有一点反应,硬生生接下他这一脚,连痛也没有吭一声。

 

疯子从他身上退到一边,然后将风衣的帽子重新戴上,不住的摇头。

“我不会把你关进笼子…”

“那你就放我走!不管你给我打的什么药,我的朋友还在等我,我必须去找他们。”Newt站起来,他觉得自己有些害怕,害怕这个人对自己某种扭曲到极至的执念。

他确定这个人是认识自己的,尽管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他看见这个人近乎疯癫的样子,冷汗都留了下来,只希望再也不要看见这样的姿态。用苟延残喘都不能形容,更像是行尸走肉。

就像那些Crank一样。

 

“我…对不起,我失态了。”D退后一步,将他们的距离拉开,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明天就可以走,我不会要你怎么样,我给你的真的是解药。”

Newt保持着防备,“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只给我?只有我一个人得救又有什么意义!”

D笑了起来,这次Newt确定他是在笑,笑声像被撕裂的风,像晚上沙漠的影子,残缺不全。他笑着,眼泪都快留下来。

 

“你不懂…”他仰起头,大声的喘着气。

“我不懂什么?”Newt看见疯子斜着眼看向自己,疯子的头贴在墙壁上,看着自己的眸子居然清澈了起来。疯子的眼圈红红的,嘴角牵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这些年我不止一次想,如果那个人可以得救,如果真的能这样,其他人都死了也没关系。”

Newt退后一步,他从未听过如此荒谬的话。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自私。”疯子听到他这样说,忽然不再回话,他在那里呆滞着足足有一分钟。然后缩了缩肩膀,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

 


“我要是能再自私一点就好了,Newt。”

Newt不知如何回答,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句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他在远一点的地方坐下来,之后疯子再没有说过一句话。除了偶尔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们再没有任何交流。

Newt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如果只是来给自己解药,为何又要多留一天。他很想把这个人揍一顿,逼问他其他解药的下落,但这个人是个疯子,还带着枪。这让他感到挫败。

夜幕降临时,头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起来,似乎发炎了,或者是那个注射器的缘故,Newt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他努力的不睡过去,只要过了今晚,这个人就会放自己回去,只要这样想,他就觉得自己又多了些力气。


Newt感觉到有人轻轻抱起自己的头,水一点点的滑入他干涩的喉咙。

然后他看到一个人模糊的剪影。

“我原本只准备悄悄的看你一眼,趁你睡着的时候给你解药然后就离开…”

“我没有想要你做什么,只要你活着,我还能怎样…

声音断断续续,Newt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断了片,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谁的怀里。那个人紧紧的抱着自己,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Newt…”

这是他晕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整个世界都陷入黑暗。Newt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不堪,胸腔痛的厉害像是活生生被剥开一样,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某个部分。

之后的事情,Newt都记不太清了。

Minho发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墙角安静的睡着了。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却什么也不记得。

“我们找了你两天,没想到你就在我们前面不远,你是梦游过来的吗?我可是担心死了。”Newt听着Thomas不带怒意的抱怨,忽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

 

“怎…怎么了?”

Newt看着面前的这张脸,忽然觉得很熟悉。他自然是很熟悉Thomas的样子,所以这个感觉很奇怪。

“没什么,我累了。”他收回手,卷着不知道是谁的外套,无视Minho说要好好检查下伤口的命令,侧身又睡了过去。

 

Newt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段记忆。

这种感觉一直在他们的旅途中持续着,形影不离,却没有让他觉得不安,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

就在他快忘记的时候,他们拿到那份免疫的名单。

“…没有Newt。”Thomas的脸苍白得可怕,Newt看着他的眼睛,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Slim yourself, Tommy 。”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的像在说今天吃什么早餐。然后Thomas用困兽一般的神情朝自己说了些什么。

“都说了没事,你还要我怎样…”

Newt使劲揉了揉朝自己发疯的人的头发,直到Thomas红着眼睛说,“我们一定能找到解药。”

 

一定,一定能找到。

男孩说的那么用力,像一个承诺,像一个誓言,一个疯狂的执念。不管时间如何漫长,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就算其他人都死了也没关系,一定会帮你找到。


他看着Thomas,忽然感到莫名的难过。

 


END

 


 

我还在逞强 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 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开的时候 我落落大方

我不要你怎样 没怎样

我陪你走的路 你不能忘

因为那是我

最快乐的时光

 

有一天晚上 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 说带我去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 就随你去天堂


 

后记:

这是一个失去爱人的人返回过去拯救爱人的故事。

只是他还不够自私,只要再自私一点,他就能带着他天涯海角去流浪。

也许这些年,心底都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拷问他,一遍又一遍的问。

Newt,你还要我怎样?


热度 ( 124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