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浮生若梦》 ThomasXNewtXThomas 【BY猫骨头】

《浮生若梦》 TNT【BY猫骨头】

  Thomas拄着拐杖站在新伦敦机场的出口,他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入秋的英伦三岛寒风瑟瑟,他缩了缩脖子将衣领拉高。这次出来的太仓促他甚至没能整理行李就登上了最早的航班,如果Minho那个老顽童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一定要和他在幽地旧址来次决斗。
  
  又等了十多分钟,Thomas终于看到了熟悉的面孔,Minho背着一个大包精神奕奕的朝自己招了招手,彼时硬朗的面容被岁月割出刀痕般的深浅皱纹,笑起来的样子像只眯着眼的老狐狸。Thomas将拐杖重重的向地上一撑发出一声闷响。“Minho你的时间观念都死在迷宫里了吗?”他的语气倒是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拖着不利索的老腿迎上去给老搭档一个拥抱。

  “嘿,我这不是被延机了么,你也知道最近雾霾有多严重。”Minho重重的拍了拍Thomas的背。太阳风暴在战争结束后不久停止了,人类从两极渐渐搬回面目全非的旧大陆建立新的城市。日不落已成史书里的一道丽影,大半土地都被海水淹没,人们在尚存的土地上填海造田,耗费几十年终是成就了如今的新伦敦。荣光熄灭,万事静好。

  Minho安排了接车,他自己倒更喜欢徒步旅行,但Thomas的腿在五年前摔坏了,这件事他们从不提及。只有Thomas自己知道他为什么会从二楼摔下去,外界只说战争英雄Thomas先生年岁已高、行动不便,而这实在是个拒绝出席各种纪念活动的好借口。Thomas看着车窗外闪过的光景,他微微眯着眼,他的视力在第二阶段试验的时候出现了畏光症状,这给他现在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所有人都在享受新生的阳光,而他好像注定要活在黑暗里。

  车速在泰晤士河河畔慢了下来,Minho搭着他的肩膀向窗外指了指,“那个是新的'伦敦眼'在旧时代千禧摩天轮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造。”Thomas听到“摩天轮”的时候身体僵硬了一会儿,他想起自己40岁生日那天被Minho强行拉到游乐园的场景。
  如果说两个年轻男人坐在旋转木马上吃冰淇淋会引来小姑娘们的脸红心跳,那两个大叔在咖啡杯里,一个捂着脸不敢示人,一个把轮盘转得飞起发出爽朗的大笑,只会让工作人员投以微妙的目光。“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坐摩天轮了Minho。”Thomas用一只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膝盖。
 
 “别缩手缩脚的Thomas。”Minho的那股硬气似乎并没有被时光消磨多少,他天生就带有领袖的气质,Thomas叹了口气只能认命的跟他一起下了车。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在河边小歇,他们绕过合影留念的人,Thomas从后面看着Minho的背影,这个从没未被任何事打垮的男人,终是被岁月染白了头发。
  Minho在检票口受到了过于体贴的服务,工作人员似乎很热衷给他们安排特殊的座位,Minho一脸不悦的拿出一封信件,那个年轻的小姑娘惊呼一声捂住了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然后探了探脑袋望向Minho身后的人。“这边请,Thomas先生、Minho先生。”她的脸微微发红,“很荣幸接待你们,祝您观景愉快。”

  Thomas把拐杖放在一边,诺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糟老头子,窗外的泰晤士河渐渐变远,但很快整个内窗就暗了下来,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眼Minho,可对方只是看着天花板。Thomas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的眼睛一时找不到焦点,但很快,整个空间的墙壁都开始变得立体。一些或连贯或静止的画面从远及近。
  Thomas用手紧紧的撑着自己的膝盖,画面里那些年轻的面孔刺痛了他的眼睛。拍摄的角度并不好,有些影像甚至模糊不清。他看到他们在沙漠里艰难的前行,灼热的太阳让所有人都低下头,否则太阳将烤焦他们的眼睛。他看到他们在城镇里小歇,彼时年轻的Thomas被Minho拽着进了一间地下酒吧,然后被保安拿着棍子赶了出来,Newt拉着一脸怒意的Minho对那个人作出抱歉的手势。

  他看到很多个属于他们的白昼与黑夜,那时的Thomas还会在提到某些话题时腼腆的微笑,Minho总是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即使重伤也会挣扎的爬起来与他们一同商量之后的计划。那些被时间带走的碎片就这样被拼凑起来。他看到Newt带着疲惫不堪的神情停在一扇门前,他好像想敲门,但举起的手很快又放下,他的眼底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脆弱,他就那样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沉默着倔强着。而他什么也不知道。

  他只看到那个拿到名单后一脸平静的少年,他忘了那个人的步伐总是要慢一点。Newt穷极一生想追上他们之间的那段距离,可他总希冀着那些荒芜的未来,忘记了回头。
  他总是周而复始的弄丢那个人,最初他被洗去记忆以为他们从未相遇;旅途中,他用最决绝的妥协亲手斩断了他们尘世里所有的缘;然后,时间用最残忍的方式将那个人从自己的生命里带走,遗忘像一个亘古的诅咒打垮了自己。他差一点,就彻底弄丢了他。

 “组织被毁掉前消除了所有阶段试验的资料,我们找不到幽地里的任何信息,后来有个年轻人建议我弄个征集,说民间留存着许多当年的影像。新硅谷的人为伦敦眼提供了技术支持,我就想……也许我们可以在他的故乡看看这些。你有次喝醉的时候跟我说……”
  Minho看着对面的人站了起来,他用那双苍老的手触摸着墙壁上某张浮动的脸庞。
  然后Thomas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是的…我说,我们甚至没有一张合影。”他的声音哽咽着,他想应该是墙壁的光感太亮,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泪腺。这么多年,他的双腿微微颤抖,这么多年……他想起5年前的夏天,他从二楼闷热的书房走出来想下楼喝杯红茶,一楼客厅的电视还开着,正播放着今天的新闻。
 “历史科研小组在曾经Crank的遗址里发现40多具尸体,初步调查显示是千禧战争结束前丧命的Crank患者,专家表示他们会尽力还原这些尸体的原本样貌,并在不久的千禧战争结束50周年纪念日的当天为他们举办葬礼,以此祭奠'牺牲的那一代人'。”

  接待员的手背在背后,她拿着一个精致的本子,期待着两位贵宾下来的时候能要上一份签名。“两位。”陷入遐想的她被一个软金色头发的青年打断,年轻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一丝疑惑。“抱、抱歉!”她赶紧接过青年递过来的两张票。“Thomas你确定我们要坐这个?”他身后那个小麦色皮肤的伙伴揉了揉自己那头乱糟糟的黑发,有些不确定的问。“当然了Dylan,别告诉我你恐高。”

  “马上就有位置,两位先生请稍等。”接待员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她微微仰头看着那个承载两位老人的隔间缓缓的向平面降落回来。金发青年迫不及待的拉着同伴的手一脸兴奋的跑进前方那个快启动的隔间。她摇了摇头,最近的年轻人可真不稳重。

   Minho从摩天轮上走下来的时候,他的肩膀因久坐而酸疼,长时间注视立体屏幕让他的眼睛疲惫不堪。接待员激动的迎上去,Minho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体贴的在小姑娘的本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转而看向身旁的那个人。“伙计你在望什么?”
   Thomas没有回答,他的两只手交叠放在拐杖的手柄上,他的双腿早已停止了颤抖,眼底一片宁静,他迎着阳光,看着那些精致的隔间交错着,缓缓的升起来。那些光晕深深浅浅,迷朦得如同一个梦境。 
  

“Dylan有点出息OK?你看刚才下来的那两个人,感觉有九十岁了。”
  “我猜有一百岁,不过Sangster先生麻烦把你的脸从窗户上挪下来,还有我快被你压扁了!”

  伦敦眼在泰晤士河上静静的旋转,它仿佛在这里伫立了几个世纪从未离开,它洗净这尘世间一切浮华,只留下那些老者的清浊旧梦。



END





后记:

这是一个关于时间与遗忘的故事。
时间最残酷的不是他把那个人从尘世间带走,而是连有关他的记忆都要一并抹杀。
人生里的那些巧合,不断提醒着Thomas
他看到那个失去他的城市被从废墟里挖出来,他从二楼摔下来伤了腿
他在伦敦眼里终于能看到他们存在于同一个镜头里
尽管残忍,却不失幸运

两个老头子从伦敦眼下来时,和两个人年轻人擦肩而过。
那两个年轻人既是平行时空的Sangster和Dylan
也是Thomas永远无法企及的夙愿。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热度 ( 74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