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Alomst Lover》【TNT】 BY猫骨头

Newt坐在离营地不远的地方,靠着一排坍塌的钢架手里无意识的把玩一把小刀。月光洒在他暖金色的头发上,他把一小撮过长的头发从耳鬓向后压,目光游离最后落在自己的影子上。他僵硬的停住动作,有一瞬间他觉得那块影子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扭曲狰狞的墨色映在地面的灰尘之上,Newt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肺部感受空气里浮游的颗粒,以此掩盖一些其他的气味,比如同类。

     他知道Minho那句话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也许是大脑过快的运转让病毒侵蚀了自己的情绪。Newt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仰头将自己的重量都压在钢架上,他能在某些瞬间感觉到Crank的靠近,但那多半是已经陷入癫狂的人。Thomas走过来的时候,Newt还保持着这个姿势,他觉得自己得休息一下,让他紧绷的神经得到短暂的休息,至少明天他醒来的时候不会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或是有啃噬生肉的冲动。

    “Newt你看起来不太好。”Thomas拿着一杯水在他旁边坐下,“来点?”Newt斜着头看着Thomas,伸手接过水壶,他用一种极慢的速度拧开瓶盖,这让Thomas不安的皱了皱眉头。“我还能好好和你说话,Tommy,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Newt有些意外自己的声音会如此沙哑,大概是太用力呼吸的原因,这让自己的话少了几分说服力。他有些懊恼的猛喝了一大口水。

    “嘿!慢点Newt,你想像我一样呛到吐出来吗?”Thomas侧过身朝他伸出手可他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触碰对方,只能尴尬的缩回去,Newt一只手举着水壶,另一只手将小刀悄悄塞进裤子的口袋里。他看着Thomas有些窘迫的样子,注视着他的眼睛,然后看到倒映在眼眸中的自己。他们的距离可真近,Newt不禁想,他放下那只隔在他们之间的手,将头整个转向旁边的人。
     
     Thomas怔了一下,Newt近在咫尺的脸庞让他忍不住吞了下口水。幽地里那次遗憾的恶作剧在他的脑袋里横冲直撞,体内的小恶魔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摁住对方的头吻上去,是的摁住…他只来得及将脸凑过去,鼻尖与鼻尖想贴时,Newt忽然拉开了距离。Thomas简直想怒吼一句:“Oh,Shit!”。但看到Newt有些玩味的表情,那些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他从来都拿Newt没辙,从来都是。Thomas尴尬的耸了耸肩,Newt的脖子从这个方向看好看的要命,他只能收回视线看向自己的影子。他们两个人的影子在月光向融成一体。
   
   “看来我们都没什么长进。”Newt低着头,他的声音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Thomas的瞳孔忽然紧缩了一下,他捏紧了拳头。那个城市里的人说他是英雄,他从未觉得这个名词是如此的讽刺。“也许一直以来我都做错了。”Thomas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想起那些死者的面孔,熟悉的或是陌生的。这让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Newt挑了挑眉,忽然伸出手拍了下Thomas的脑袋。“什…?”不等Thomas开口他就把对方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说什么傻话,你救了我们。”Newt的眼神柔软下来,他觉得自己紧绷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解放,Thomas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有些埋怨的看着恶作剧的人。
   “可我现在只想救你。”那些话脱口而出,似乎在心底积压了很久,从Minho和Newt发生争执的时候,或是在听到非免疫者名单的时候,黑暗的漩涡滋生在他的心房,紧紧的揪住了他的神经。

    Newt侧过身,他拽住Thomas的衣领,将脸再一次贴了过去,他贴着对方的鼻尖感受Thomas紧张的呼吸。“你会的。”他干裂的嘴唇毫无血色,Thomas忘记了闭上眼睛,他看着Newt轻启的唇角,大脑一片空白。

    他伸出手将Newt的脑袋按向自己,他们的唇终于贴在一起。也许早该这么做,Thomas想着忍不住轻笑一声,可他的头发很快被Newt扯住,Thomas吃痛的睁开眼睛,眼里映入Newt那张有些不悦的脸。“Tommy,你嘴巴里都是些什么味儿?”

   Thomas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努力的对Newt寄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但这只让他的脸显得更加扭曲。“你该向Minho抱怨这个,他提议的晚餐。”

 


热度 ( 7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