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七号来信》 【CP:ThomasXNewt】BY:猫骨头

1.


像每个没有通告的早晨一样,Newt吃完最后一片面包,确定手上没有粘到油渍后,拿起了影迷来信。他并没有很大的名气,童星出道以来演过几部电影,但都没有收到很好的票房。

    

   Newt认真的看着每封信件,在照片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附上几行字的回信。当他伸手去拿下一封时,一个奇怪的信封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信封看起来有些上年纪,Newt 将它小心的抽出来摊平在桌上。

 

   From Tommy To Newt

    

    是从美国寄来的,Newt有些惊讶,发信日是3月7号。他拆开信封,里面并没有放照片,一张信纸和一片树叶的标本。Newt并没有见过这样的树叶,大概是美国的土产。被去掉了树脂,只剩叶纹在阳光的折射下映出斑驳的影。这是书签么,Newt把玩着想,不禁微笑起来。

     

    他用另一只手打开那张折叠工整的信。

 

     【敬爱的Newt:

 

       小镇的树都褪去冬天的气息长出了新芽,我在树下写生时这个调皮的小家伙落在了我的画纸上。我停下手中的笔将叶子拾起,我想我应该用它做些什么,比如一枚书签?

       

原谅我的唐突,我不知道还能给你什么更好的礼物。

 

       Yours Tommy】

 

 

   Newt将信看了两遍,那张信纸似乎有什么魔力,带着初春阳光特有的甘甜。他折好信纸,开始写回信,停笔之际,他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也许对方并没有条件弄到他的照片?

 

    当他将精心挑选的那张照片附上签名和回信放进信封时,Newt忽然觉得自己的举动简直像个傻姑娘,他揉了揉自己的金发,将信投入了信箱。

 

 

2.

 

     【敬爱的Newt:

  

      收到你的回信时,我正在享受午后的阳光,说真的我以为自己在做一个荒唐的梦。我仿佛能看见你用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钢笔在信纸上游弋,时而停顿下来,你拿起我的信封时会皱起眉头吗?我是说毕竟它是那么老旧。感谢上帝,你甚至给我寄了一张照片,这简直太棒了。

     

      记得上次我说我在写生吗,我很喜欢夕阳下的那片光影,我会在上面奔跑,不停的

奔跑。我把你画进了那片光影里,你就像太阳一样耀眼不是吗?原谅我的措辞,我只是太高兴了。

 

      Yours Tommy            4月7号】

 

 

  Newt小心的从信封里拿出那张画,画上的自己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只手插在荷包里,另一只手搭在木质篱笆上,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里带着一种坚定、却不失温柔。Newt相信自己从来没有拍过这样的照片,他是怎样做到的呢?如此细致的描绘出自己的眼神、嘴角、甚至是骨节分明的手……Newt忍不住起身拉开窗帘的一角,只看到昏黄的路灯下,稀疏的人群匆匆走过。

 

噢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在这里。Newt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他不禁捏紧了那张画。再次低头时,Newt用手指轻轻点着画纸,这次他看的更仔细。画中的背景是一片空地,远处可见一些树木,但更远的地方却被涂成了混沌的灰色。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给自己写信的那个人,就在这样的地方坐着写生吗,然后还将自己也画了进去。

 

奇怪的人,他想。Newt一遍遍轻抚画上的自己,他忽然笑了起来。真是太像了。就像是,就像是——他从画中走了出来,站在了那个男孩面前。

 

之后的每个月,Newt都会收到来自美国的信件。每封信都是7号寄出,信中总是夹着各样的礼物

 

   

【夏天来临了,我在树林里看到了这只濒死的蝴蝶,如此美丽的生物,我将它做成了标本。上帝保佑它不会在路途中被愚蠢的收件员碾成碎片。我想它是迷路了,然后被困在了森林里。我和它很像,某方面。虽然我只是个糟蹋的傻小子。】

 

 

【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将枫叶做成的信纸当作你的生日礼物。也许你不会感兴趣我现在过的有多糟糕,但你的回信却能让我打起精神,我会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的伙伴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3.

 

  Newt将来自这个人的信件都收到了一个小盒子里,连同礼物一起,小心收藏。后来盒子装不下了,便换成了箱子。7号的来信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因工作不在英国,便拜托妹妹转寄到自己的工作地来。因此被妹妹嘲笑说——像上世纪陷入恋爱的绅士。

 

  是的,书信来往确实古板,但除此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Newt知道那个男孩生活在美国一个小镇,那里有大片空地——春天的树林冒出新芽,男孩会在空地上奔跑;酷夏的空气干燥的不像话,男孩每天都像被烤焦了一样,他很羡慕英国的雨;秋雨吹落了一片绿林,男孩的眼睛渐渐被杏色覆盖,他说他很喜欢枫叶的颜色,这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冬的温度太冷,男孩说,这让我想起了死亡。

 

信件里有时会夹着新的画。最开始,画中的自己还停留在那个混沌的空地里。Newt觉得自己仿佛和画中的自己融为一体。他站在两面高耸的围墙之间,环抱着双手,好像在等什么人。他站在一处高地,指着远方侧脸笑着,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他双手撑在桌沿,有些严肃的指着桌上零散的图纸。他靠着树轻轻闭着眼好像睡着了,阳光投映在他的脸上,Newt几乎能闻到暖暖的青草味道。

 

后来画中的风景变得更加荒芜。

 

 【我搬到了一个新地方,这里有很多人,但我不信任他们。我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憎恨这该死的太阳,它快把我的心烤焦了。】

 

 【我们的人起了争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珍惜他们。大家的压力都很大,我们似乎收到了监视。这真要命,我以为我们已经自由了】

 

 

Newt不止一次担心男孩的状态,他鼓励男孩振作起来,虽然自己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他懊恼不已。

 

他看着画中的自己变得越来越苍白。或是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白光,或是在床上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亦或是站在一扇紧闭的门前,想要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另一只手捏成了拳、指甲几乎掐进了肉里。Newt觉得自己能感受到,他想起视镜时被荒唐的理由拒绝时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想起电影发布会邻桌的主演向粉丝打着趣,而自己盯着手指静静的将笔转了一圈又一圈时的落寞;他想起了,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担心男孩的自己。

 

画中的Newt并不是自己,可这有什么关系,他们的痛楚是一样真实的。

 

Newt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他迫切的希望知道男孩的一切,无论能否帮他做些什么,总比在这儿守着信箱要好得多。明天,明天他就订好去美国的机票,他要去那个该死的让男孩痛苦万分的地方。

 

可那封信却提前到来了。第三十六封,整整三年。

4.

 

    【敬爱的Newt:

 

     这也许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了。我将要远行,和我的伙伴一起。我们的境况很糟糕,我可能会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人,这让我无法忍受。我想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他渡过这场灾难。我们的时间所剩不多,我已经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如果那是真的,我不敢想象。

 

     生命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的多。

 

Yours   Tommy    3月7号】

 

     

Newt戴着墨镜坐在经济舱的一角,手里紧紧捏着那封被灰尘沾染的信件,几乎要捏碎它。他已经查到了那个地址,一个偏僻的美国小镇。也许男孩已经离开了,但至少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他去了哪里。

 

这真是个只能称作小镇的地方,他想。Newt从小巴上下来,看着一路延伸到尽头的

田野。他向田间几个农夫打听信上的地址,小麦色皮肤的大叔似乎有些差异,指了指一条通往山上的小道说:“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以前好像是个研究所……”Newt一脸平静,这让他自己都吃了一惊,仿佛已经预料到般,轻声道谢后他深吸一口气,向那个地方走去。

 

   他一步一步的跨过台阶,阳光沐浴着他的身体,他却觉得很冷。那股寒意侵蚀着他的身体,他的步伐越来越沉重,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低语——不要去,不要去那里。对了,Tommy曾经说过,这里的冬天很冷,有一种死亡的味道。可现在是3月不是吗,为什么会这么冷?

 

   他的气息越来越乱,额头上现出几丝冷汗。最后他站定在那个建筑面前,已经荒废的、褐色建筑。护栏已经生锈,推开时发出了“吱呀”一声,在空旷的地域里显得格外刺耳。他径直向前走,不断加快步伐,他几乎想要跑起来,可一只腿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拖累着他,让他烦躁不堪。

 

   打开那道没有锁上的大门,Newt觉得自己似乎非常熟悉这里。他想去那个房间,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房间,可他迫切的想要到达,他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他气喘吁吁,几乎要跌倒在地上。明明是几步的距离,疲倦感却疯狂的涌来,他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Newt……”他听到有人在喊,轻轻的,似乎不想让人发现。他拼命的朝那个方向走去,整个人几乎要撞倒在那扇门上,Newt不得不扶住墙壁。他看到那扇虚掩的门里,一个少年站在不远处,手贴在一个高大的玻璃容器上,眼神温柔的要命。他看不清容器里的人,只看到那个人轻轻的抚摸着容器。

 

“Newt……”少年朝着容器里的人低语,仿佛在喊自己的情人。



5.

 

【T】

  

Thomas 静静看着在容器里沉睡的金发男孩,他一遍又一遍的喊他的名字,虽然男孩听不到,但每当男孩轻轻皱起眉或是勾一勾手指时,Thomas总有一种错觉,男孩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他只在资料里看过男孩的眼睛,有时候他会想象男孩忽然醒过来,但马上他就打消了那个念头,他不希望看到男孩在水中挣扎朝他怒吼的样子。虽然自己所做的事应该足够让对方怨恨了。

 

可他还是像个初尝爱情的孩子一样——闭上眼他能看到男孩的眼睛,在不远的地方注视着自己。他会如何喊我的名字?他会讨厌我这头乱糟糟的头发吗?Thomas借着容器的反光,将自己翘起的毛发按了下去,但这只是徒劳,那些小杂毛不一会儿就会再次站起来,像是宣示自己才是主宰者一样。

 

Thomas看了看时间,研究所里的工作繁琐又压抑,他并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在男孩身边。而不久前收到的消息,也让他的心跌落谷底。

 

还有多少时间是属于我们的?而从一开始就被剥夺了时间的你,并不认识我的你。Thomas捏紧了拳头,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房间的门被打开,穿着工作服的黑发女孩停顿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过来。她挑眉看着Thomas又看了看那个容器,叹了口气说:“你该知道的,NO.2明天就要被送进去了。”

 

“Teresa,他不叫NO.2,他叫……”

 

“Newt。我当然知道,你每天要喊他好多次。说真的Thomas,有时候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医生。你不能这样,你知道的,我们不应该这样。”Teresa神情严肃,她有些犹豫,说这些话时她看着Thomas的眼睛,但其实没有必要,她和他是心灵相通的。每天她都能感受到Thomas对这个男孩那痛苦的情感。感谢上帝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这个秘密,否则,真不敢想象。

 

“Teresa,这样真的好吗?”Thomas没有回头看女孩,他看着那张沉睡的脸,明天开始,他就再也不能隔着这层该死的容器触碰这个人了。Newt将被送进迷宫,是的、那个稍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的迷宫,而他只能在监视屏上记录男孩的大脑活动。该死的,为什么他不能现在就打碎这个容器将男孩抱在自己怀里呢?

 

“我不知道,但为了世界,Thomas。你不要做傻事。”

 

Thomas低下头,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片树叶,这在如今已是标本般珍惜的存在。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也许你能把我对你的执念带进迷宫。

 

6.

 

【Te】

 

Teresa隐隐觉得某个平衡将会被打破,她看着Thomas从最开始紧紧盯着监视屏幕,到渐渐的神态放空翻着其他实验品的资料,他会去这些男孩的容器面前站着,他会向自己说话,可却更像是自言自语。

 

“Minho……Teresa你觉得他怎么样?”Thomas手上拿着一份男孩的资料,静静的看着绿地里的画面。Teresa望了一眼屏幕里那个带着健康肤色的少年,有些疑惑。

 

“他们很看好他,也许,他会是最先通关的那个。”

“是个不错的家伙,他和Newt会成为好搭档。”

 

     Teresa看着面前的男孩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不禁叹了口气。她能感觉到对方心里涌起的那种喜悦。Teresa有些悲哀的环视四周专注的工作者们。研究所里的人并不关心这些少年的死活,只有生存者才是他们需要的。

 

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支离破碎,而站在这个世界中心的我们也开始腐烂了。

 

Thomas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状态,绿地里的生活正在变得井然有序,虽然仍有人牺牲,但自从Minho和Newt成为行者搭档后,他似乎安心了许多。Teresa有时候会想,如果有一天男孩们通关了迷宫到达这里,Thomas将用怎样的表情迎接。男孩们又会怎样看着他们这些研究者。

 

Thomas忽然回头看向自己,真糟糕她忘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Teresa,如果他能活着出来,就算他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也要张开手臂给他一个拥抱,去他妈的‘恭喜通关’。”Teresa看着Thomas ,对方正看向面前的屏幕,Newt在地图室里与Minho交谈着,他们最近刚刚跑完了第七区,Newt用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眉头紧紧的皱着。最近这个男孩似乎并不开心,Teresa觉得自己对他的观察似乎超过了Thomas,毕竟,她不会在Newt与其他男孩亲密的搭在一起时,装作不在意的移开视线。

 

比起观察迷宫的行者拼命的奔跑,绿地的生活更让Teresa感兴趣。感谢她拥有保存影像的权利。当Newt 站在农地的篱笆边上微笑时,她将那画面定格,然后扭头看了看自己的伙伴。Thomas感觉到她的视线,他走过来。

 

男孩看着画面中的Newt,Teresa 觉得他的眼睛温柔的像刚褪去浪潮的湖泊,寂静安宁。“嘿Teresa,现在谁才是跟踪狂。”

“美好的事物谁不想欣赏呢?”Teresa有些挑衅的看着他,可她很快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男孩注视那个画面良久

“……Teresa如果我想将枫叶放进下一次补给,你觉得怎么样?”

 




7.

【Te】

 

当那件事情发生时,Teresa想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她在资料室里整理档案时,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那痛楚从心脏蔓延开,侵蚀她的大脑,刺激她的泪腺。就像是活生生的被剖出了心脏,让她几乎忍不住惨叫。Teresa竭力控制住自己几乎倒下的身体。

 

“不……Thomas 。”她的脸上留下一行泪水,尽管她不知道悲从何来。Teresa想一定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那个男孩……她跌跌撞撞的冲向控制室,她看见警卫死死按住Thomas,可他却一动不动。而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带着侵略感。

 

“发生了什么?”Teresa 想看清四周的监视画面,她有些呼吸困难,那痛楚折磨着她,快让她疯掉了。几乎所有屏幕都定格在一个画面——Newt倒在迷宫里,身下是一滩刺眼的红色。上帝啊,他还活着吗?

 

“他违反了纪律,Teresa小姐,Thomas先生试图改变迷宫走向,他想……救这个实验者。”她听到工作员毫无感情的冰冷声音,忽然感到从所未有的难受。她想要拉开压制着男孩的警卫,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Teresa用手捧住Thomas的头,让他看向自己,可男孩的双眼几乎失去了焦点。

 

“……跳下……他跳下去了……”她听见Thomas沙哑的声音,她感受着对方心中巨大的悲伤。Teresa看了眼身旁最近的屏幕,那面墙壁上的树藤延伸到了极高的位置。

 

“他还活着吗?”Teresa觉得一股莫名的愤怒让她也变得不再理智,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不是带走Thomas让他不要继续胡言乱语吗。那些被带进迷宫的少年,他们还那么年轻。

 

“是的他还活着,目前他所受的伤还不足以让他死亡,不过……”

 

“如果不被找到的话,就会死。”Teresa觉得自己忽然冷静了下来,她起身来到控制台,另一个警卫站在她身旁警惕的看着她。Teresa将监视屏幕的画面分散,她迅速的寻找着每一个行者,她手心里的汗越来越多,终于,她看到了离Newt最近的人——Alby。他正向受伤的男孩的那片区域走去。Teresa几乎喜极而泣,她冲过去拥抱Thomas。

 

“Newt很快就会被找到,他不会死,他会得救的 Thomas。”

 

她对男孩重复了两遍,男孩终于有了反应,他有些发抖,眼神既悲伤又愤怒。然后他忽然朝着控制室的人大喊

 

“我们在拯救这个世界吗?我们在毁了他们!”

 

Teresa来不及作出反应,警卫已将他击晕过去。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Thomas,她想也许他们会被杀掉。

8.

【Te】

 

  事情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Teresa并没有受到惩罚,当她被警卫强行拉开的时候,他们的那位女上司迈着轻松的小步从总控制台走了下来,女人十指相叠在胸前,示意警卫将Thomas带走,但Teresa却像一头受伤的母狮一样紧紧的护在男孩面前。

 

“Teresa小姐,我们不会浪费任何有利资源,Thomas先生会被关到禁闭室,等待上面的指示。在那之前,我们绝不会伤害他分毫。”女人的目光锐利的像一把刀。Teresa有些不寒而栗,她的肩膀在发抖。

 

“我可以去看望他吗?”

 

“是的,在晚些的时候。”女人再一次挥手,Teresa松开了拽着Thomas袖口的手,任凭警卫将昏迷的男孩带走。她看了看自己什么也没握出深吸一口气,走回到自己往常的工作位置。

 

Teresa回头看了看似乎有些惊异的众人,“继续我们的工作,不是吗?为了世界。”

 

女人拍了拍手,下面的人立刻有了动静,Teresa看着女人对自己露出了一个颇为赞赏的眼神然后扭头回到了自己的指挥室里。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她想。

 

Teresa专注的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她不忍去看此时在迷宫中已经苏醒、苦苦挣扎的Newt,她看着受伤男孩的脑电波,再过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Alby就会找到他。一定是这样。

 

当她把Newt活着回到绿地的消息带给Thomas的时候,Teresa隔着墙壁,感受着男孩紧绷的心渐渐松懈下来,但很快一股愤怒就疯狂的涌了上来。Teresa几乎分不清到底是Thomas的还是自己的。

 

“下一次,他又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呢?”

 

“我想……他应该不能再做一名行者了。”Teresa有些想哭但她不能让男孩的情绪更糟糕。“我是说,至少他目前是安全了。”

 

上头的文书来的比Teresa想的还要快。那个严酷的女人并没有透露更多的意思,只是单独把她叫到一个房间告诉她,过去的一切都不准再提,否则自己也将受到惩罚。Thomas被带入手术室的身影孤独的像一个不成形的影子。Teresa觉得自己猜到了那个惩罚是什么。这不是我们惯用的伎俩吗?抹杀——重构

 

Teresa一直守在病房里,她已经用了足够的时间调整自己的情绪。所以当男孩带着清澈的眼神苏醒过来时,她只是给了男孩一个紧紧的拥抱。

 

“噢,真抱歉Teresa,我居然在工作的时候病倒了。”



9.

 

   Thomas觉得自己陷入了泥泞中,呼吸被一点一点剥夺,他等着出现一缕阳光。这个时候不应该来只手把自己拉上去么,他想。

  

   “Tommy。”看来迎接自己的并不是上帝。Thomas睁开眼,事实上这花了他很大力气,他的眼皮沉重得让他想将他们撕烂。这是他几天来睡的最沉的一觉。他做了一个梦,或者说,他捡起了一段很久以前的记忆。

 

不管抹掉多少次自己都能重新找到他不是吗。Thomas看着坐在另一张床上翘着一只腿,眼神难得清澈的金发少年。Newt似乎在这儿坐了很久了,他脚下摆着一个空酒瓶。

 

“……你跑到我房间就为了,喝一杯?”Thomas努力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Newt拧着眉毛将手边那瓶扔向他。

 

“你刚才在做噩梦。”Newt看着他的眼睛,Thomas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和男孩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了。Newt总是移开视线,或者是他自己,他不想在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到什么别的东西。而今天Newt的状态似乎不错。

 

Thomas拿着酒瓶,他的手指忍不住轻轻摩挲瓶身,就像很久以前自己干过的那样。这样想来真是有些难以启齿。“不,我只是梦到了以前的事。”

 

“很糟糕是吗?”Newt似乎想安慰他,这让Thomas有些难过,此时最需要安慰的可不是自己,可他还能做些什么呢。是再给他一片该死的树叶吗,可这个世界已死气沉沉太久,他要到哪里去给男孩再做一枚书签呢?

 

“不,我想那是个好梦。”Thomas看到对方轻轻的挑起眉,他随手扔掉那瓶酒,撑起还有些没有睡醒的身体,和Newt面对面坐着,然后鬼使神差的,他握住了男孩搭在腿上的那只手。“我想我找到了很重要的东西。”他感到Newt的手很冷。带着这样的温度入眠,然后在没有一丝暖意的阳光中醒来,身体一点点染上死亡的颜色。

 

Newt对他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表情有些犹豫,然后他回握住自己的手。Thomas看着他张了张嘴,似乎在整理措辞。

 

“Teresa来找过我,为了、额……你知道的那个留言。”Thomas的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有些恼火,他想把男孩拽起来摔在墙上,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告诉他自己曾想给他一个世界。

 

一个Newt没有被剥夺应有的人生,一个没有这可恨的太阳的世界。也许他们一开始并不相识,但他会跨越一切阻碍找到他,认识他。就算全世界都反对,他也要穿越荆棘去拉住他的手。

 

他不能让男孩再一次掉下去。

10.

 

     “我很抱歉。”Newt听着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天还未亮,空气冷的可怕。他回握住对方的手。看着Thomas的眼睛,Newt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这感觉甚至超过了他知道自己病情的那一瞬间。

 

      他看到Thomas眼中烧起的火渐渐熄灭,一种更混沌的东西正在侵蚀这个男孩的灵魂,Newt想自己一定是那罪魁祸首之一。一切已经够糟了,他在这个时候想要放逐自己,而对方绝不会妥协,Thomas从未妥协。

 

      Thomas像是回应自己的动作般,将身体向前挪了挪,两个人的额头几乎要贴在一起。这真是个糟糕的距离,Newt自嘲的想。也许他会忽然咬断对方的脖子。“她很生气,她说我的举动愚蠢之极……”

 

       “难道不是?”

       

“是的,这傻透了。”Newt浅浅的笑了一下,Thomas有些失神,他像看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就那样穿透一切死死的盯着自己。穿过绿地,穿过迷宫,穿过被太阳烤焦的大地,然后定格在最开始——那个藏着秘密的房间。

 

        Thomas一直看着你,从未移开视线,他看着你一点点被这个世界毁掉,他早已厌倦了这一切。Teresa对自己说那些话时露出了极少见的脆弱神色。女孩的眼睛里沉淀着泪水。“我想他在梦里不止一次想把这个世界毁掉。”她说。

 

        是的,他足够领会那种感情。他恨透了这些,而现在他甚至不能让死亡带走自己,他才是想要破坏掉这一切的人。就像一直以来自己被对待的那样。Newt尝试想象一个不同的生活,这真的太难,他现在很难想起什么快乐的事情。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手里的那枚书签。什么时候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的?Newt自己都无法理解。

 

        他一直以为这是家人留给自己的。

 

       “那么答应我,再不会有第二次。”Thomas的话打断了Newt的回忆,男孩的语气带着请求的味道,Newt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他张了张嘴,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紧绷的快要裂开。

 

       “是的……我答应你,以我的名字起誓,我不会再放弃。”Newt的肩膀微微发抖,他给了男孩一个拥抱,尽情让对方的气息覆盖自己。 

 

        Thomas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男孩似乎在竭力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Newt看着窗外一点点亮起来,阳光可真刺眼。

 

       “我们将去前方的那座城镇,似乎有什么线索。你需要再去睡一会儿么?”

 

       “Tommy如果你坚持用打量姑娘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介意拧断你的胳膊。”

 

0.

 

      无论被抹杀多少次,时间都会自动重构。

 

      Thomas靠在不太结实的木质长椅里,他在做一个梦,一个关于世界的梦。无论梦境以何种形式开始,最后都会在那个房间结束。

 

      “Tommy?”

      推开门的少年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自己。

      

       “Hi,Newt。”

      你将黑暗从我的眼睛里带走,连同你的名字一起。

 

 

 

 

END

 

【这是一篇原著向同人,最大的尊重了原作剧情的走向。因此也充满了剧透。一直在尽力写出温馨的感觉(笑)。可能给人的感觉是时间轴有些混乱。

真正的剧情是从第五章T看着容器中的N开始的,用Teresa的视角回忆了T的一段往事,而N收到的信件里则暗示着之后时间的推进。那些信件指引着他,向原作里那个终结点走去。第九章的时间点就在最后一封信暗示的事件之后。T恢复了他曾经迷恋N的记忆。而N也从Te那里得知了T对自己沉淀已久的感情。两人互通心意。


与其说是爱情,他们的关系更像是恋人未满


T心中某个最阴暗的地方,想要毁掉这个世界给N一个新的生活。N收到自己来信其实是他的一个梦境。他的梦中,N不断获得新的生活,然后不断得到这个世界的暗示,T难以接受那个最糟糕的的结局,所以每一个梦境的最后,他们都会在最初那个装有容器的房间里重逢。



热度 ( 242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