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GGAD】你不先去,怎知我紧随在后

*私设:亡者的国王十字火车站,盖勒特.格林德沃在站台找到了等待他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本文可看作独立短篇,也可参照前文:匿名请柬

*推荐搭配BGM:好梦如旧


 

格林德沃沿着国王十字火车站的站台,一直往前走。周遭的一切都笼罩在白雾中,像是伦敦的夏季。手上的镣铐走着走着,忽然松开了拧扣,落到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格林德沃抬头环顾四周,心想这么大的动静,估计整个车站都能听到了。

没有声音回应他,格林德沃站在那里,脚上布满伤痕,他很想在车站找双鞋子穿上,这地砖也太凉了。但这里明显没有人可以供他打劫,所以他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继续往前走。

 

他在车站的尽头,看到了那个人。

瀑布一样的银丝让格林德沃老远就认出了坐在候车椅上的男人——

是半个世纪未见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盖勒特.格林德沃走过去,快到邓布利多跟前时,忽然停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碎布条一样的囚服和溃烂发黑的脚趾,再看椅子上的老人,一身雪白的巫师袍,打理过的银色胡须,挺直的背脊。

格林德沃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想夺路而逃的冲动。

 

“你要在那里站多久?”

身后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格林德沃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没想到这个站台还会有其他人。

可身后站着,不是别人,正是年轻时的自己。

 

金发及肩的格林德沃像是怕被椅子上的人听到似的,半捂着嘴巴。

“你还要他等多久?”

 

说话间,另一个年轻人从年轻的格林德沃身后出现,格林德沃看着那身熟悉的小马甲,一时间怔住了。他看了看年轻的邓布利多,又回头看了看椅子上的老头。

 

“我一直在等你。”年轻的邓布利多躲在年轻的格林德沃背后,探出一个脑袋,脸上有些发红地说,“别让我等太久。”

 

我一直在等你。

一直,比你所能想象得还要久。

 

一辆列车从远处徐徐驶来。格林德沃走过去,坐到邓布利多的身旁,与他并肩。

他看着邓布利多,一寸一寸地描摹,好像这样就能填补他们之间空缺的时光。

邓布利多紧抿着嘴,没有说话的意思。但格林德沃并不生气,毕竟他早已想好了重逢后的第一句要说些什么。

 

“你欠我一张请柬。”格林德沃说。

邓布利多斜着眼看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说过要带我去逛霍格沃兹,你欠我一张请柬。”格林德沃说得如此理直气壮,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长久以来平静的内心,忽然生出了点别的情绪。

 

“霍格沃兹不欢迎你。”邓布利多说,他看起来有点生气。

格林德沃嗤笑一声,“天啊,阿不思,你难道还在介意我在厄里斯魔镜面前对你做的事情?”

邓布利多的耳朵有点儿泛红,这怎么也不像是两个加起来超过两百岁的老家伙,应该发生的对话。(注释1)

 

“你看起来不错。”格林德沃难得有些局促地将自己的身体缩了缩,他佝偻着背,两只脚交叠在一起,但怎么也挡不住那些明显的伤痕。就像邓布利多那只枯萎的手臂,死者会带着生前最后的模样抵达这里,去往彼岸。

 

阿不思.邓布利多没有接话,只是举起魔杖对着他来了个清理一新。格林德沃用鼻子吹着粗气,这老家伙一定是嫌弃我了,他愤懑地想。

 

“哈利说,你没有将老魔杖的下落交给伏地魔。”邓布利多换了个话题。

格林德沃讨厌这个话题,他想起那个没有鼻孔的家伙,就浑身难受。

他身上一块好皮肉都没有,坐在木制的椅子上,硌得慌。格林德沃索性抬起双腿,双臂环过膝盖,整个人彻底蜷缩起来。

 

邓布利多看了他几秒,他将鞋子从脚上脱下来,和格林德沃摆出了同样的姿势。

“我跟哈利说,你是因为悔恨才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但那个孩子很聪明,他立刻识破了我的谎言。”邓布利多往旁边挪了挪,这样两个人的身体终于贴在了一起。

“我们早就过了,去爱和被爱的年纪,但我还是在这里等你,没有缘由的。”

 

格林德沃闻到他身上的味道,熟悉的墨水和羊皮纸,加上一点儿甜甜圈和冰镇柠檬的清香。

“我很意外。”格林德沃难得坦诚地回答。“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邓布利多的头歪过来,一头银丝搭在盖勒特瘦成火柴棍的肩膀上,有点儿痒。

 

“没想到你也有预测不到的未来。”邓布利多忍不住笑起来,格林德沃微微低头,正好看到他扑扇的眼睫毛,和眼角明显的皱纹。“最伟大的预言家,也无法窥探这里。”他回答。

“所以你预见过我的死亡吗,盖勒特?”邓布利多总是擅长把握他话中的言外之意。

 

格林德沃的背部有一瞬间僵硬,他想起霍格沃兹的天文塔,梦境与现实交叠。

他曾以为那是个暗度晚年的好地方。


在他仿佛灰烬般的后半生里,格林德沃不止一次痛恨自己的力量。

但当伏地魔站在他的面前时,他忽然释然了。他原谅了自己,也原谅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若你不先去。

又怎知我会紧随在后?


邓布利多安静地注视着格林德沃的眼睛,等待他的答案。

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果然比我先死,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直起身子,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噢,盖勒特!在哈利告诉我那件事后,我以为你会有所长进。”

  

格林德沃别过头,装作气呼呼地拉扯自己的囚服。他看到列车员在朝他两招手,格林德沃下意识地用他那骨瘦如柴的手,握住邓布利多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该走了。”他说。

 

他就这样牵着邓布利多的手朝列车走去,仿佛自己从没有放开过。


 

END


注释1: 邓布利多(1881-1997)

           格林德沃(1883-1998)


喜欢请给我评论呀,比心!quq

下一个计划:如何杀死你的爱人。


评论超过60就开车(达成)

评论超过100开点梗(竟然达成了?)

热度 ( 284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