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GGAD】匿名请柬(下)

[ 他的舌尖正被他的死敌野蛮地吞噬,用以封印他毕生所学的无杖魔法。]

 

私设:格林德沃在血盟被破坏后潜入霍格沃兹

前文: 匿名请柬(上),非常含蓄的厄里斯魔镜车

提醒:本人是清水剧情向写手,请不要草木皆兵

 

 -11-

 

邓布利多在那一瞬间犹疑了,也许是厄里斯魔镜的幻影让他的动作变得迟钝。

‘啪’的一声,邓布利多的魔杖被击飞到暗室的角落。

格林德沃的嘴角不可一世地微微上扬,老魔杖抵在邓布利多的鼻尖。格林德沃的手指还是和很多年前的一样骨骼分明。

 

“后悔吗?”格林德沃的声音比记忆中还要低沉,他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梦中的呓语。

邓布利多的肩膀似乎就要垮下去,可另一种力量,让他在此刻挺直了背脊。

 

这里是霍格沃兹,那个声音告诉他。

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是这个避风港替他挡住了无尽的黑夜。

即使是面对盖勒特.格林德沃,他也会寸步不让。

 

“你以为你能从霍格沃兹全身而退?”

邓布利多镇定地反问,即使没有魔杖,他也有一百种方法解决目前棘手的状况。

 

“如果你想说傲罗就在来得路上,大可以免去这不必要的麻烦。”

格林德沃的魔杖轻轻一点,邓布利多脱力地向地面倒去,格林德沃用空闲的那只手捞住他的半副身子。

 

他像抱着舞会的伴侣一样环住邓布利多的腰。

格林德沃的脚尖如同踩着大理石地面一般轻盈,轻轻一带,两人在寂静的暗室里划过一个圈。

 

邓布利多能感觉到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在自己的颈侧。这有些太过分了,邓布利多想。

 

我们早已不是这样的关系,盖勒特。

 

-12-

 

“你老了。”格林德沃说,他的声音在暗室中回响。

邓布利多的心里传来一声叹息,像人鱼在禁湖深处的吟诵。

 

他们从未给对方留下用来谈判的余地。

所以他只能配合对方的舞步,尽力用他那绷紧的声带回应说:“我讨厌你的发型。”

 

格林德沃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他异色的瞳孔在黑暗中像只涉猎的鹰。

邓布利多知道,这个人此刻正洞悉一切。

 

在这短短的半分钟里,邓布利多设想了几种脱身的可能性。

但每一种,都需要格林德沃的主动攻击。

 

来吧,结束这不合时宜的圆舞曲。

让我面对最残酷的你,唯有这样,我才能获得对抗你的勇气。

 

“我不是来找你决斗的,至少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格林德沃用简单的一句话,过早地结束了午夜的这场密谈。

 

他停下舞步,将邓布利多用力地摁在了厄里斯魔镜上,镜面发出‘哐当’一声闷响。邓布利多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但格林德沃只是将魔杖滑入袖口,转而抬起他的下颚。

 

格林德沃看着邓布利多,镜面反射出他们的身影,又映出其他的一些东西。

先是一份迟到了半个世纪的红色印漆信封(注释4)于半空中缓缓落下,停在自己堆砌着公文和地图的书桌上。他拿起邀请函,出现在桥头,看到邓布利多从城堡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渐渐变成了他们初遇时的模样。格林德沃看到年轻的自己迎上去,轻抚对方的脸颊,然后慢慢地俯下身。

 

于是他照做了,用近乎生涩的模仿,探入那一汪温泉,如同惊动湖面的一颗石子,引得一圈涟漪。

 

-13-

 

起初是白鹭在水面轻轻一点,这让格林德沃尝到了一点甜头。

他闻到邓布利多身上那股羊皮纸和墨水糅杂的味道,让他想进一步品尝那一处柔软。

但很快他就不再满足,将手伸向了致命的深渊。

 

“我以为你喜欢这样。”格林德沃的声音像融化的巧克力,用独属于他的尖酸刻薄,品尝邓布利多的绝望。

 

他一定很想求救,格林德沃想。

向这三千世界里每一个、有名或无名的神灵,祈求得到救赎。

一万个昼夜过去——始终无人回应。

 

邓布利多觉得自己像沙漠中脱水的旅人。

只能任凭格林德沃对自己的探索,如同米开朗琪罗雕刻时那般专注,去测量那隐秘的维度。这感觉对邓布利多是陌生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这样的滋味了。

 

这滋味凌驾于他的所有理智,让他失去那近乎完美的自制力。

 

在这场无声的拉锯战中,邓布利多率先耗尽了最后一丝氧气,他后退一步,试图从这个吻里短暂地逃脱。

注视自己的那双眼睛是如此的贪婪,像是沙漠里的荆棘,让邓布利多感到疼痛。

 

他的舌尖正被他的死敌野蛮地吞噬,用以封印他毕生所学的无杖魔法。

 

格林德沃的脸上带着征服的快意,邓布利多撇过头,正好看到厄里斯魔镜中的他们,像激流中的一叶扁舟。

 

随着潮汐退去,又急不可耐地卷回,如此反复。

 

-14-


格林德沃的指尖是滚烫的,脆弱的布料在其野蛮地朝拜中显得不堪一击。

邓布利多紧紧地咬住牙关,战栗的双腿让他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他不得不弓起自己的背部,将重量分担在厄里斯魔镜上。

 

镜面紧紧贴住他的背部,发出金属的摩擦声。

激流快要将邓布利多彻底淹没,可格林德沃抓住了每一个让自己失控的机会。

 

覆盖他的手掌,动作是如此的流畅。

身体的感觉实在过于强烈,邓布利多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与幻境重合,意识渐渐模糊。

那些深埋在体内的灼热,层层叠叠地铺展开,堆积成闪烁的白光。

 

如同像宇宙诞生时,亿万粒子在同一时间爆炸,汇聚成难以抑制的低泣。

过了好一会儿,邓布利多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时间仿佛从未将彼此分开,当面对盖勒特.格林德沃时,他依旧是如此的——如此的意乱情迷。

 

“别着急,阿不思。这只是个开始。”

格林德沃的手搭上他汗淋淋的额头,伏在他的耳畔,喟叹之余发出一声轻笑。

 

那短促的一笑,让邓布利多的身体从虚脱变为僵硬。

他喉头滚动,那些如何逃走的念头,都在这一刻被更为强烈的情绪所覆盖。

 

邓布利多将他的头埋进格林德沃的肩膀。

他知道,他的眼眶红了。


-15-


格林德沃看不到邓布利多的脸,但他能想象得到,此刻的邓布利多一定紧皱着眉头,他那长而茂密的睫毛,会随着自己的动作微微颤抖。

 

格林德沃用一只手安抚邓布利多绷直的背部,他的手指由上而下,最后停在尾椎骨的位置,虔诚地膜拜。

直到抵达最深处,然后停下,感受他的每一寸灵魂被那温热的潮湿紧紧包裹。

 

格林德沃想,自己应该再粗暴一些。

毕竟这种机会可能就一次,下一次邓布利多绝不会这么大意。

 

这样想着,格林德沃的灵魂就一点点膨胀,征服欲渐渐占据上风,邓布利多的神庙是如此的温暖,就快要将他溶解了。

 

他有生以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和他同样强大的人。

一个他既不能杀死,又无法彻底征服的人。

一个时刻威胁他,又单方面破坏誓言的人。

 

格林德沃的手抚上邓布利多的后脑,那里的头发很短,却仍有着记忆中的柔软。他看到邓布利多的嘴唇在剧烈地颤抖。

 

你在害怕什么呢?

我还什么都没做,而你——阿不思。

你已下定决心站在我的对立面,你一边缅怀那个夏天的短暂爱情,一边迫不及待地想获得向我宣战的权利。

 

无论是哪一个,你想要。

我给你,我全都给你。

 

“我真想现在就杀了你,阿不思。”

格林德沃的声音变得沙哑,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就无从分辨暗室里回响的苦味,是酒酿的心头血。


-16-

 

格林德沃到底是没有动手,他在其他人赶来前将暗室恢复如初,然后把昏睡过去的邓布利多靠着墙壁放下。鬼使神差的,他将厄里斯魔镜用灰幕重新盖住,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真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旅行,格林德沃想。

他甚至没有收集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除了邓布利多仍对自己念念不忘。

好吧,他得承认这是个令人愉悦的消息。

变回猫头鹰的格林德沃扑扇着翅膀,跃过成群的学生,往校外飞去。

 

结界外,格林德沃回头,最后看了眼霍格沃兹。

异色的瞳孔映衬在微弱的光晕中,只用这一眼,格林德沃就明白。

他这一生,再也不会回到这里。

 

格林德沃恢复原形,他伸出手,指尖的冰蓝色火焰最终凝结成英式玫瑰的形状。

他站在石桥的正中间,将花抛了下去,跌进奔流的山谷里。

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了,阿不思。


-17-

 

邓布利多从梦境中醒来,麦格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和其他几个教员一起。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看清了自己在医疗室。

 

“噢,你终于醒了,他们说你疲劳过度,你再不能这样了,阿不思。”

他有些恍惚,一些零碎的记忆渐渐拼凑成完整的拼图。

是了,盖勒特.格林德沃曾经来过。

 

其实在礼堂看到那只猫头鹰时,邓布利多就有过预感。

他不明白为何自己没有在那时就采取行动。

他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说服自己。

 

“你再睡一会儿,有什么需要的,我给你拿。”

麦格并没有问起厄里斯魔镜的事情,邓布利多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米勒娃,你能给我一袋巧克力蛙吗?”他努力打起精神,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

 

“甜食对你的身体没有帮助,阿不思。”

麦格嘴上这么说,但很快,一袋巧克力蛙就出现在他的床头。

 

邓布利多侧头躺在柔软的枕头上,他伸手拿了一个巧克力蛙,塞进嘴里。

巧克力融化的味道在齿间溢开。


18-

 

纽蒙迦德(注释1)的午夜,格林德沃从梦中惊醒。

身上的镣铐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嘶鸣,惊飞了窗口的一只渡鸦。他又一次梦到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和以往的梦境相似,格林德沃看到自己回到了霍格沃兹的城堡。

头发花白、留着银白色长胡须的邓布利多在夜间游走。他看起来满腹心事,眉头紧锁,脸色苍白。

 

格林德沃注意到他的一只手,像被碳烤过的枯萎枝桠(注释3)。

到了这个年纪都不懂得养生,可真是没救了。

他这样想着,悄悄地跟了上去。

 

起初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后来渐渐有了目标。

他紧紧地跟在邓布利多的身后,直到他们站在了天文塔上。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格林德沃没有梦见过这里了。

 

他恍惚记得,在半个世纪之前,他曾在这个地方陪伴了邓布利多一整晚。和那时一样,邓布利多站在天文塔上,离边缘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格林德沃皱了下眉头。

他会掉下去吗?

 

-19-

 

国王十字火车站(注释2)。


格林德沃在白茫茫的迷雾中找到坐在站台板凳上的老人他走过去,坐到邓布利多边上,和他并肩。

 

格林德沃等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紧抿着嘴唇,并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

但他并不介意,毕竟他早就准备好了重逢时要说的台词。

 

他看着从远方缓缓开来的列车,说道——

 

“你还欠我一张请柬。”

 

 

END

 

 

 

注释1:盖勒特.格林德沃战败后,晚年被关押的地方

注释2:哈利波特第七部里,哈利死后在幻境中的国王十字火车站遇到死去的邓布利多,在这里假设,死者都可以在站台徘徊,等候想要一起前往终点的人

注释3:邓布利多被伏地魔的魂器所伤留下的伤疤

注释4:   邀请函,参考霍格沃滋的入学信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喜欢请给我评论!比心

已更新番外:国王十字火车站 


热度 ( 2918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