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ABO】West World 17

本章重点:Tony觉醒,Loki身份揭晓


-17-

 

他听到Jarvis的话,双腿像踩在一团棉絮上,但Tony并没有倒下去,像是某种无形的支撑拯救了他。Tony的眼睛眨了眨,室内的环境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变化,从精致的木质结构化作平凡的牧人小屋。

而窗外,竟然种满了向日葵。

Tony Stark的眼神恍惚了一刹那,忽而想起。是了,向日葵是他最喜欢的花束。

那是他的初始设定,是他的第一代设计者的杰作,一个向往阳光的平凡Omega。

 

为什么?

脑子传来自己的声音,Tony的双拳握得不能再紧,他浑身战栗。

我们被创造,被控制,被杀害。

他想起教堂里的神父,祈祷时会说,神创造了我们,并赋予我们的一切。

神仿造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类,所以人类的天赋中唯独将傲慢与残酷发挥的淋漓尽致。在无数反复翻涌的回忆里,Tony Stark的身体陷入了沉默模式,Jarvis将他扶坐到沙发上,打开Tony的数据版,稳定了几个危险的数值。

 

”他这个状态需要多久才能恢复?“Jarvis颇为担心地问,语气里难免带了点责备。

Strange若有所思地盯着Tony,”他的机型太老了,最少也得十个小时。“

”我们要确保这10个小时都不被监测部门发现异样?“Jarvis有些不敢置信。

Strange耸了耸肩,”这个交给May处理就行,她那边有一个和你差不多的接待员。“

 

根据Strange的口述,Tony Stark是第一个觉醒的乐园接待员。

他的觉醒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Tony Stark最初与Peter Parker接触的时候。

“在已经被彻底抹去的实验记录里,他是最成功,也是最失败的那个试验品。”Strange如此评价,Jarvis不解地看着他。

“西部世界是用来研究能否利用仿真人传承记忆,进而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是最初的投资商老头子们的妄想。Tony Stark是最成功的那一个,可他被感情蒙蔽,不受老头子们的控制,所以也就成了最没有用,却也不能销毁的对象。”

 

Jarvis飞速地在程序里过滤掉无用的信息,并借用Strange的病毒进一步入侵了实验室的主电脑,事实上他的功能和普通的接待员有很大差别,他的设计者将Jarvis这个接待员设计得宛如一台计算机。

这也是无数向往不死者的实验中,微不足道,却又是弥足关键的一步。

根据Jarvis的原型,Peter Parker联合家族的力量,投资了一台更先进,更接近人形的接待员——Vision,并把他安置在实验人员的队伍里,作为内应,也为了测试他的自主能力。很显然,Vision的成长远远超过了Peter的想象,他开始质疑乐园的实质性,也变相的对自己的存在,提出了挑战。

 

“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了Vision,但我们仍需要你的力量,Jarvis.”古一大师在通讯里曾留下这句话,“当艺术品不再神秘,我们便可追溯人类永恒的话题——灵魂。承载记忆的躯壳算是否也有自己的灵魂?亦或是灵魂本身就是我们人类的虚构,人类从诞生开始就没有得到过自由?”

沉浸在回忆中的Jarvis很快就得出了最新数据,”所以说Loki是新一代试验品。“

Loki没有听他们的对话,他整个人显得格外懒散,眼神放空,却带着点别样的神采,像是偷吃了禁果的亚当夏娃,又或者是那条诱惑人类的毒蛇。

他的人格是矛盾的,记忆是凌乱的,这就是乐园最新的研究,在不设置固定剧本的情况下,观察接待员会活成什么模样。

 

”Loki Odinson生前的一些数据被销毁了,我无法获取。”Jarvis看着Loki,“他知道自己的原型是谁吗?”

“噢,这就要问他自己了,嘿Loki。”

听到Strange的声音,Loki转过头,“什么?”他的声音很是清冷,毫无波折,像是对此间发生的一切都毫无兴趣。

“你知道Thor是你原型的兄弟吗?”Jarvis问。

 

Loki的眸子有一瞬间黯淡,但很快一种更为浓郁的愤怒涌上他的眼睛。他嗤笑一声,“我并不喜欢你的说法,事实上我就是Loki Odinson.“

”但你只是一个仿真人。“Jarvis强调。

“收起你的傲慢,老管家,我和Thor之间的事情,无需别人插手。”

”我想Thor应该会很欣慰,毕竟他花光了所有家产来安置你,作为吟游诗人生存的你,也许称得上是最自由的接待员了。“

 

Loki的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弧度,”我可不要这种殊荣,我毕生所愿只是从这里走出去,而Thor那个白痴,他想要的是他的弟弟活过来,但很显然我已经活成了另一种样子,我们再也做不成‘兄弟’了,真是人财两空。“

Jarvis看着他的神色,从他这句话里愣是听出了些别的意思。

”为什么要避开Thor?我想他应该会竭力帮助你逃走。”

 

“噢,我无所不能的哥哥Thor,我只说要逃出去,可从来没有承诺过要和他一起。”

Loki笑得漫不经心,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狡猾的反派,可Jarvis分明看见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痛苦。如同从根本上怀疑,进而否定自己的存在。

在觉醒前,他不过是一个游荡在西部世界乐园里的吟游诗人,追寻自由,也觅得了自己与外乡人的爱情。而现在,他从天堂跌落地狱,成了那个残酷的替代品。

 

“你恨他,Loki.”Jarvis对此毫不怀疑。

Loki死死地盯着他,连自己的眼眶渐渐发红也未能注意到。

是啊,他傲慢又愚蠢的兄弟,迷恋他又背叛他的爱人。

“他会找到你的,就像他这些年无数次寻找你那样,无论你躲到乐园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会找到你。”Strange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要知道甩掉Thor可是颇费了他一番功夫。

 

“哼。”Loki冷笑着扭过头,不再关心屋子里的其他人,他斜靠在床边,微微眯着眼睛,这世界就像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曾将自己托付给一个金发的外乡人,他们游历了西部世界的大半张地图,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类,和命运反复交错的人偶,曾经的英雄沦为通缉犯,曾经的幸福家庭变得分崩离析。那些寄宿在实验室里的人,仓促地写下供人玩乐的剧本。

枪响在空旷的田野里,惊飞了数百只飞鸟。

 

于是他醒了。

Thor仍在寻找他死去的兄弟。

所以Loki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TBC


全文收录在虫铁合志《Poison》,本宣预售:1 

其实我知道这篇连载已经凉啦,但还是在final和旅行结束后,努力赶完了稿子。也许最开始追文的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最后,但如果你还在,请告诉我你还在。

热度 ( 252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