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GGAD】越狱前的那一晚

预警:私设GG越狱前一晚的碎碎念,请勿考究

 

-1-

 

时间就要到了,他想。

格林德沃的一只眼睛盯着潮湿的墙壁,一只眼睛紧闭,长时间无人打理的头发像枯草一样耷拉在昏暗的囚笼里。他瞧见狱卒不安的神色,于是睁开眼睛,用骇人的眼神恐吓对方。

 

看着外面的人落荒而逃,格林德沃的内心却不为所动。

无须担心,计划是完美的,没有人能阻拦他离开这里。

现在该想想,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得知自己成功脱逃后会是什么神情。

 

他是否会辗转反侧,是否被经年的旧梦叨扰,以至于羞愧到深埋进土壤里?

邓布利多的一颦一簇都能够在格林德沃的脑海里描慕。

并非是思念的情绪,事实上格林德沃很少想起邓布利多。

而每每想起,似乎都是不愉快的事情。

 

比如那个深得邓布利多信任的金发小鬼,比如遥远到几乎无法触摸的霍格沃兹城堡。

英格兰至今也未能培植出令人满意的信徒,格林德沃对此并不催促,也未曾做出实际的努力。那是孤独的岛屿,唯一能与自己抗衡的人,将自己深锁在古堡里,沉浸于无聊的传道授业,安逸于平凡而正义的生活。

 

 

-2-

 

活在过去的是邓布利多。

所以该担心的人也是邓布利多,只有邓布利多。

阿不思那张不安的面孔,每一个毛孔都如此的鲜明,格林德沃想起几十年前,在蒙上一层灰的背景布里,邓布利多牵住自己的手。

 

少年人的眼中是无法掩饰的胆怯,他是如此的忧虑,为这段关系的结局而惴惴不安。

格林德沃只是傲慢地注视着这一切,自己并没有考虑到所谓的结局,只是在当下,那样的盛夏,那样的沉闷,邓布利多突兀地闯进来,像一缕清风。

微风吹不动顽石,所以格林德沃只是注视,极少回应。

 

他也曾占有,毕竟是如此年轻的躯壳,带着与自己共鸣的灵魂,爱情就显得不再那么重要,只是两个灵魂的纠缠。他们总是在不经意时,如蛇一样盘绕彼此,用毫无遮挡的肌肤,传递冷血动物的温度。好像这样经年累月的空虚,就能被另一个灵魂填满。

格林德沃有时觉得,邓布利多并不像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

 

但分院帽似乎从不出错。

即使是格林德沃也不会质疑那古老的魔咒。

 

不是十多岁的盛夏,也不是踌躇不前的现在。

但总有一天,阿不思邓布利多会成为他注定会成就的那个人。

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

 

 

-3-

 

格林德沃暂且还无法想象,那样的邓布利多会是什么模样。

就像曾经他们在床上鼻尖贴着鼻尖,邓布利多提起未来的种种。年轻人的脸上带着无限期许,很难再看到那个受尽磨难的少年的影子。

 

格林德沃那时极为享受这样的邓布利多,好像是自己磨砺出的一根魔杖,他让邓布利多脱离了深渊,又将他沉入自己的湖泊里。那个时候,他是如此地了解邓布利多,甚至比邓布利多自己了解得还要多。

 

可不知为何,魔力深厚如他,却始终看不透邓布利多未来的模样。

所以当邓布利多问他,“当我们老了……”

后面的句子格林德沃记不清了,但他记得自己并没有给出真正的答案。

 

他猜不透,阿不思邓布利多会活成什么样的人。

这也许就注定了,他与邓布利多之间,那不平等的信任。

格林德沃无法完全相信一个不能一手掌握的人,即使在那个盛夏,这个人完全的属于自己,

但哪怕是再微小的不确定,哪怕是在遥远的未来,也注定会成为威胁。

 

 

-4-

 

可格林德沃无法不好奇。

他想要用他的双眼注视着,直到阿不思邓布利多锐变的那一天。

这也就给了他足够的理由,在这些年里始终不派出刺客潜入霍格沃兹。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不可或缺的灵魂碎片。

是他注定要融为一体的一部分。

是他在人世里的另一个投影。

 

所以他必须亲眼见证。

见证阿不思邓布利多注定会成就的那个人。

 









 

邓布利多于1945年击败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



END

 


热度 ( 143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