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ABO】West World 16

本章重点:Jarvis助攻Tony觉醒,Vision身份曝光


-16-


“你知道乐园最初是为何修建吗?”

“至少不是让一群有钱人在这里扮演牛仔。”

Wanda坐在乐园编剧May的身旁,两个人约着今晚在乐园起始点的大楼平台上共享西部平原上的晚霞,以及May这次公费旅行时带回来的澳洲白葡萄酒。

“你很聪明,但你也猜不透其中的缘故。”May喝了一小口,目光深沉,像是陷入了某段遥远的回忆。

 

“你是第二批入职的编剧,我听说目前线上的剧情有四分之一出自你手。”Wanda说。

“Wanda小姐,你今天约我至此,应该不是来闲聊的吧。”May轻笑一声,她的脸上有着中年人的细纹,眼睛却是生动的,像是不知疲惫的迁徙中的白鹭。

“是,我想跟你打听一个接待员。”Wanda如实交代。

 

“你说。”

“Tony Stark.”

 

May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意外,却又不至于吃惊,她猜到Wanda最近一定是发觉了什么,但没想到已经到了会来质询自己的地步。

那个计划是否被发现了?她心底一阵不安,但Wanda看起来似乎并无恶意。

“你对这个老接待员感兴趣?”

“不,并不带任何轻浮的意思,只是我发现他和大股东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即使是股东,也不过是西部世界的游客,和接待员之间的关系就如夜晚的梦境,无法接续,也毫无意义。”May说得轻描淡写,可Wanda还是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痛惜。

“你真的这样想吗?”

“为什么不?Wanda小姐,我早已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而你也总有一天会习惯这个世界的残酷。”

“即使那个股东是您的侄子?”

 

“你指Peter?”May没想到她会这般直接。

“是,我找到了一些非官方的记录,Tony Stark似乎和一般的接待员并不一样,而Peter Parker对他也与平常游客不同。“

”Wanda,你该懂得有些问题是不该揭破的。“May叹了口气。

”我并没有探究的意思,只是想得到一个证实。“Wanda眼波流转,似心中郁结良久,只在此刻都要破膛而出。

 

”你说。”

“他们是真心相爱吗?”

May的眼睛变得黯淡,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肩膀垮了下来。

“接待员也会,爱上什么人吗?”

“即使是人类,也难以自证爱情,Wanda.”May说。

 

“但总有办法不是吗?”Wanda急切地追问。

“……你知道的太多了。”May颇有些惋惜地看着她,Wanda愣了一下,只听背后忽然传来一阵风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上。

她侧头看过去,发现是Vision,可又和他平时的样子不同,此时Vision的神情看起来格外冰冷。

 

”你该好好休息了一下了,Wanda小姐。“May冲着面无表情的Vision比了个手势,Wanda来不及做出反应,已被Vision抚上颈后的某处,只觉得一阵刺痛,她就失了力气。

”Vision你……“Wanda惊恐地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眼睛像是死去多时的沼泽地,瞳孔反射不出一丝光亮,眼睛一眨也不眨,像极了一个人偶。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那事实让Wanda难以呼吸。

”你……你是……“

在失去意识之前,Wanda听到May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显得恍惚。

”He is one of ‘them’ .“

 

夜色降临,Tony回到家里,Jarvis奉上新茶,他百无聊赖地翻阅今日的报纸。听说冬日战士已被抓获,他正在思考行刑日当天要穿哪一套西服。好一会儿也没拿定注意,此时房门忽然响了,Jarvis并不意外地走过去打开门。

两个穿着斗篷的男人走进来,满脸的风尘仆仆,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

”你好,又见面了。“Strange摘下斗篷露出他留着小胡须的脸。

Tony的眼皮跳了一下,他将报纸甩到一边,”你怎么在这里,谁让你把这种神棍放进来的,Jarvis?”

 

听出Tony语气中的不满,Jarvis将房门和客厅的窗帘都悉数关上,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奇怪的装置,Tony发誓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奇怪的物件,看起来像是一个化妆盒上多出的一个按钮。

Jarvis摁下那个按钮,并看向另一个还没有卸下伪装的人。

“终于见到你了,吟游诗人Loki.”

 

Loki,那个传说中的Loki?

只见被点名的男人摘下斗篷,露出他姣好的五官,与一双无上珍贵的眸子。

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Tony忍不住想,可这眉宇间透出那股阴郁,却又让人无法靠近。

 

”Sir, 今日我请他们二位远道而来,是为了您的过去。“

”过去?“

”您还记得Peter Parker吗?“

”……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外乡人,当然记得,他还送了我一个廉价的小玩意。“

只听Strange发出一声嗤笑,Tony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我笑你将那物件说的一文不值。“

”你是怀疑我作为商人的眼光?“Tony的眼睛是那样的桀骜不驯,Strange毫不示弱地看着他,直到Loki上前一步,打破了这一僵局。

”你可认识这个?“Loki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奇怪的纸,Tony接过那张纸,竟然像是一张彩色油画,但逼真程度又不是一般的画像可以比拟的,简直像将一个活人塞了进去。

而纸上画着的,是一间并不宽敞的婴儿屋,木制结构的背景,屋子的中央摆着一张精细雕琢的小床。一个男人双手搭在床沿,趴着睡着了,从指缝间露出他柔软而蓬松的短发。他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二十岁出头。

“我不明白。“Tony说,他的回答没有拖泥带水,实则发自内心。

“你知道床上的那个孩子叫什么吗?”Strange问。

“我不明白。”Tony依旧是公式性的回答。

 

“你知道你为何恐惧向日葵的花香吗?”

像是被激活了一样,Tony忽然愤怒地揪住Strange的衣领,但他的个子远不如Strange那么高大,堪堪踮着脚尖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我不明白。”他语气里的冷漠和他的动作连接不到一起,显得矛盾重重。

 

“你记得她,Sir.”

Jarvis静静地看着他。

You always remember her, Sir.



TBC

新学期开始啦,又到了快乐摸鱼的时光

这篇会收录在明天预售的合志里,一周发两章,全文公开(遭到河蟹的车不会补档,喜欢还请大家支持实体书w


热度 ( 271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