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虫铁】月不西沉

收录在Mr.Stark合刊里的短篇,封面配文

[ 那个男人又在午夜时分从窗帘里探出脑袋了,小心翼翼的模样搭上那身红色战衣,莫名地带了点侵略感,仿佛捕食中的蜘蛛,悄无声息地靠近今晚的猎物。]

 

-1-

警报响起,Tony Stark在工作台上睁开眼,睡眼蓬松地激活了胸前的战甲。

“嘿,Mr.Stark你应该去床上睡,而不是这样的垃圾堆。”

他收起战时养成的警惕心,身上又恢复成那件黑色短袖t恤,正面是净色,背面带着一行中国收来的书法字——修身养性。Tony揉了揉眼睛,瞥了眼实验室的电子钟,已经是凌晨4点了。

“任务结束了?”他问那个藏在阴影中的人,Peter Parker从暗处伸出手朝他挥了挥。Tony皱起眉,他捏了下自己有些不适的鼻尖,左手食指有节奏的在工作台上敲打,代表他今晚的耐性已经提前透支。

“Mr.Stark我的战衣出了点故障。”Peter的声音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但空气里带着的那点泥腥味,暴露了他所想藏匿的一切。

Tony Stark叹了口气,他朝Peter张开双臂,不容置疑地说:“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2-

国会的酒宴不易推辞,不过如果Tony Stark真想推诿,也没人能拦得住他。

今天他给足了那些政客面子,这个国家最无能的一群掌权人在刺眼的灯光下谈笑,Tony随手拿过侍从手中的一杯白葡萄酒,嘴里有些发涩。

英雄就能力挽狂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退居幕后的自己,意外地适应了这种枯燥的生活。他已经不再年轻了,半只脚埋在黄土里,鬓角的银丝也不曾遮掩,好像岁月不饶人在他的身上尤为明显。

特别是在复仇者之间,这样的‘明显’成了一根刺,Tony反而有些厌倦战友们的目光。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他从来都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恰巧怀着一颗钢铁之心罢了。所以重新套上西服,舌尖品尝珍藏十年的美酒,平光镜片里反射出精干的光芒。去做风流的花花公子,去肆意消耗他余生的欢愉,他既自由,又孤独。

 

-3-

“Peter, 我们应该先回总部汇报,你还想被Vision唠叨多少次?”

Peter Parker像是没有听见,他耳朵里塞着Tony Stark去年给他买的圣诞节礼物,一副贵得要死的潮牌耳机。里面却没有放什么曲子,而是Steve Roger的直播间录音,正讲到瓦坎达婚姻民俗。

“啊……好想结婚。”他忍不住感叹道,一旁的斯科特满脸悲悯地望着他说“你不会是想求婚吧?”

Peter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肩膀上的伤口,“现在还不行。”

斯科特走到他身旁,拍了下他的肩膀,害他固定液态绷带的手一抖,放歪了。

“现在不行,以后就更不行了。”

Peter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他把绷带撕下来,血滴在飞行器的地板上,那笑容让斯科特莫名地背脊发凉。

“人类平均寿命已经提高了三十年,我和Mr.Stark之间不存在那种问题。”

斯科特想,那我先预祝你们白头偕老了,腹黑小蜘蛛。

 

-4-

最近Tony Stark收了哈皮送来的猫,养着打发时间,退休的日子也不能太闲,否则过阵子非生了肥膘不可。这猫是那个人从一次任务里捡到的,他临时租赁的安全屋亦或是复仇者的宿舍都禁止饲养宠物。

Tony给他发投影简讯问他这猫的名字,那人犹豫了一下回复说:“总有种Mr Stark在问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一样。”

反了天了你,臭小子,Tony心里想。脸上还是礼貌性的平静,他忍住嘴角的笑意,将通讯中断,看到窗外纽约的落日余晖。退休后他在纽约建了新的Stark大厦,继续在实验室里渡过数不清的夜晚。

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他把头发染了,再看不到一根白发。

Peter Parker从来都是不约而至,时间永远在午夜时分,像是摸准了他这常年的作息时间,这个点定是醒着的。有时Tony躺在沙发椅上眯着眼睛装睡,Peter总会偷偷摸摸地潜进来,蹲在沙发旁盯着自己的脸。

直盯到自己脸颊发烫才肯罢休,“Mr Stark您醒了吗,有夜宵吗?我饿坏了。”

Tony从来抵挡不住这孩子的撒娇,他睁开一只眼,懒懒地看着小狗模样的Peter缓缓摘下面罩,一双眼睛却是野狼的神采。Tony觉得Peter的外表就像野兽的掩体,吸引无知的猎物聚拢,接着蛮横的吞进肚子里,连跟骨头也不剩下。

 

-5-

“你是作息颠倒了吗?”

Peter歪着头,吃下一根烤焦的德式香肠,“我可是很注重修身养性的,Mr.Stark!”

“半夜三更不睡觉,爬别人家窗户就是你的修身和养性?”Tony哼笑一声,仔细瞧着Peter的神色,但这个男人早已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翅膀硬了,却迟迟不肯挪窝。

Peter吃完擦了擦嘴,一板一眼地说:“Vision总塞给我一些海外的任务,我也只能趁任务结束的空当来看你了。”

“就是这样?”

“……什么?”

Peter被问了个猝不及防,他一下坐直了身子,细细打量Tony Stark的目光,却见那人的一双眼睛不偏不倚地落在自己藏在战甲下的伤口上。

他沮丧地挠了挠头,“Mr.Stark您是装了透视吗,这是作弊。”

“我给你装了新的辅助轮系统。”

“……”

 

-6-

“什么时候的事?”Peter猛地站起来,任务中的大量失血让他一时有些低血压,双眼一黑险些撞上面前的茶几。Tony凑过去,卧室里被动静惊醒的小家伙一溜烟从门缝里钻出来,没几秒就窜到了Peter的腿边,亲昵地拿Peter的战甲裤腿蹭自己的背部。

“嘿,我可没给战甲装防猫毛的功能。”Tony弯腰将小家伙抱起来,惹来怀里一阵扑腾,好像很不满意Tony打扰到自己。

“Mr.Stark,拜托别转移话题!”

“唔……就上次你给自己肚子开了个洞,我就装上了新的医疗辅助系统,后来想了想,虽然你这几年成长了不少,但却学了不少我当年的恶习,作为言传身教不利的我,自然要负责地……替你装上辅助轮。”

Peter贴近Tony,接过他怀里的小家伙,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这样就想负责,岂不是太容易了,Mr.Stark。”

“那你想怎么样?”Tony依旧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模样,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是七分客套,三分狡猾。

 

“下个月夜,替我留扇窗户吧。”

 

 

END


*失踪人口复建中,这周会更W.W的

热度 ( 410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