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Newtmas】重返十六岁 (情人节贺文,逆转未来)

设定:中年Thomas回到了准备潜入最后都市的那一晚,但他只有6个小时的时间。短篇甜饼

 

Thomas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废弃教堂的灰败穹顶,他微微眯起眼睛,侧过头就看到Teresa正焦头烂额的跟Gally和Newt交代着什么。

“Tommy?”半天没有得到回应的Newt环抱着双臂,不满的看向他。

Thomas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Newt,心脏从最开始地剧烈跳动,渐渐变得平缓。他只是贪婪地看着Newt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眼角因为频繁的失眠带着血丝。几日的奔波让Newt的头发染上不少尘埃,但还是那样耀眼。

Thomas只觉得眼睛酸涩,像被海滩上的阳光直射,他想闭上眼睛,却舍不得错过海市蜃楼般的远景。

 

“Thomas?”Teresa也注意到了Thomas的走神,她看着Thomas望向Newt的眼神,恍惚间想起几年前他俩都还在实验室里的时候,Thomas隔着屏幕观察林地里的Newt,也是用这般的目光,而那贪婪此刻又添上了一抹令人不安的执着。

“嘿,你是怎么了?”Newt朝Thomas伸出手,可却被Thomas反握住。Thomas沉默的看着Newt手腕上环绕着的那个物件,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他紧咬住牙根,才勉强压抑住几乎崩溃的情绪。

“Tommy?”Newt皱起眉头,想抽回手,但Thomas用了十足的力气,这让他险些当场发怒。他不理解Thomas这些反常的举动,他们正在商讨接下来救Minho的计划,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之后再说呢?

 

“Teresa,我想起了一件事,也许很重要。”Thomas上前一步和Newt并肩站立。“我曾经给Brenda输过血,她在几个月前被狂客咬伤后,直到现在都没有感染的迹象。”

Teresa睁大了眼睛,“你是说……”她喉头滚动,肩膀激烈的颤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Gally站在一旁,他也非常吃惊,但除此之外,他更在意Newt的神情。Newt没有看着Thomas,他像是整个人都怔住了,在Teresa的话中断的同时,Gally看到他下意识的握住了Thomas的手,而Thomas回握住他,十指相交。

这两个人……再想起之前Newt的一些奇怪表现,Gally的背脊都冒出了冷汗,比起Thomas和Newt之间的关系,更让他震惊的是:Newt被感染了。

这简直匪夷所思,他们这群被关在迷宫里的人,不都是免疫体吗?

 

“你被感染了?你拖着这种身体来救Minho?”Gally忍不住怒吼,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指责Newt,但就像那年,Newt从迷宫的墙顶一跃而下,勉强保住性命时,只有他站出来严厉的斥责Newt。

Gally比任何人都珍惜林地里的男孩们,那是他一手搭建的家园,那些是他相依为命的兄弟。他竟然差点成为了让Newt送死的帮凶。

Newt的眼神闪烁,他低下头,可Thomas握着他的手,那温暖的力度给了他勇气坦白。


在他解释经过时,Teresa异常的平静,她在恢复记忆后,就想起了Newt就是当年和他妹妹一起被抓到WICK的那个‘控制变量’。

“还有你,你早就知道他感染了还把他带来?”Gally转而将矛头对向Thomas,他看到Thomas在那一瞬间,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那痛苦来得突然,像风暴,又像篝火燃尽后的灰烬,那痛苦在他的眼睛里重生。

是的,重生。Gally甚至有了这样的错觉,仿佛这样的痛苦,Thomas已经经历了千百万次。

 

“你们先不要吵,现在虽然没有经过实验确定,但Thomas也许比Minho的抗体更接近解药。”Teresa在提到Minho时有一刹那微小的停顿,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往日清冷的模样。“Thomas,你必须配合我,如果你想救Newt……救他们两个人的话。”

一切都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进行,只是在去Minho所关押的地区之前,Thomas同意先配合Teresa进行密封性实验。


Gally摆着张臭脸,Newt知道无须多说,Gally是当年事件的亲历者,Minho是怎么把自己背出迷宫的,Gally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在听到Thomas的话后,要说没有期望,是不可能的。但Newt还是感到惶惶不安,如果Thomas的血真的是解药,他会变成什么样?那个都市里的人,甚至整个大陆上的人类,都不会放过他。

难道就这样放任Thomas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实验品,终其一生都要被囚禁在名为‘拯救’的狭窄牢笼里?

倘若如此,Newt这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们在出发前还有半个小时的休整时间,Newt和Thomas坐在祷告用的台阶上,两个人肩膀贴着肩膀,亦如林地里的第一晚那样。只是这次,Thomas却一直不肯正眼看他。

“我在和你说话,Tommy。”Newt感到有些无奈,他试图缓和下气氛,这是他以前最擅长的,但此刻面对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Thomas,Newt竟有些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嗯,我在听。”Thomas的坐姿懒散,他像是有些疲倦,那疲惫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如同长途跋涉后落脚的旅人。

“你该看着我。”Newt再次强调。

 

Thomas的身体有些僵硬,他还是没有看向Newt,只是闭起眼,露出一个苦笑。

“放过我吧,Newt。”他的声音轻的如同一句叹息。

“什么?”Newt没有听清,下意识的追问。

Thomas用一只手捂住脸,沉下身子,他拼命的想把自己蜷缩起来,整个肩膀都在剧烈的颤动,像是无声的狂笑。Newt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Thomas,情急之下,他扯住Thomas的领口,将Thomas拽到自己面前。

他在Thomas的眼角看到了泪光。

 

Newt愣住了,而Thomas顺着他的姿势,凑得更近了一些,两个人鼻尖贴着鼻尖。

Newt听到Thomas说:“知道吗?再多看你一眼,我就想吻你了。”

这情话来的突然,却是用近乎哽咽的语气。

Newt局促的松开了抓着Thomas领口的手,他狂跳的心脏,昭显出他此刻的心境。而他甚至没有勇气去确认,Thomas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Gally朝他们这边望了过来,Newt蹭的一下站起来,仓皇而逃。

 

Thomas坐在原地,过了一会儿还是悄悄跟了上去。就看见Newt躲在教堂的背后,他提起的袖口,感染的纹路已经开始变得狰狞。Thomas屏住了呼吸,Newt将那个东西从手上取下来,拧开端口,Thomas看到了那封信。

他看着那封信,如同看着多年的梦魇,一步也不敢再靠近。

 

三个小时后,穿着制服的Thomas将头盔取下,他们此刻已经抵达了Teresa私人的封闭式实验室,期间成功绕过了詹森的打探,没有引起任何怀疑。Gally觉得意外,就在他刚和Thomas重逢那会儿,这家伙还是个冲过来就往自己脸上揍的冲动派。能在仇敌面前如此镇定,还真是小觑他了。

Teresa提取了Thomas的血液,她在显微镜前观察了片刻,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

“是的,这就是解药,我们终于找到了。”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你现在就能把解药做出来吗?”Thomas问,他装作不经意的瞥向Newt,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狂喜,Newt的脸在听到Teresa的判决时,就沉了下去。Thomas捏紧了拳头,是的,这就是Newt。

即使是生死关头,Newt最先关心的也是自己的事情。

但他并不关心,他已经经历了一次没有Newt的未来,那么,就不会有比那更糟糕的事情。

 

“我需要时间,给我2个小时,Newt的病情已经很严重,可能没有时间做更多的临床试验,只能直接给他注射。”

Teresa望向Newt,想征求他的同意,但Thomas走上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拜托你了。”Thomas说,Teresa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她张了张嘴,神情微妙,几乎有些怀疑Thomas也和自己一样,恢复了全部记忆。

她想问他,你是不是想起了,你曾经喜欢过他的事情?

但时间刻不容缓,Teresa只能立刻投入到解药的制作中。

 

Newt一直沉默不言,Gally走到他旁边,拍了下他的背。

“你不会真的觉得劝他有用吧?这可是关乎到你的性命。”

“他会被WICK留在这里吗?”

Gally冷哼了一声,“你会允许把他留在这里吗?”

Newt看着Gally,两个人像是回到了曾经在林地里斗嘴时的模样,每次都是Minho出面,才能将Gally的嘴堵上。

他忍不住露出一个浅笑,“是啊,我不会。”

 

Teresa将冰蓝色的液体注射进Newt的手臂,Newt只觉得针管非常冰冷,而站在一边的Thomas几乎用恳求的目光看向自己。

没有过多的不适感,Newt的手臂上,那可怖的感染痕迹,立刻消减了下去。

Teresa松了口气,“第一阶段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接下来的1个小时才是关键。”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Thomas看了眼时间,离他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5个多小时。而战火即将点燃这座城市,该做出怎样的选择才好?

 

“喂,现在你该带我们去找Minho了。”Gally提醒道。

“可是解药……”Teresa迫切的想获取更多的信息,Thomas打断了她说:“等救出了Minho,我会配合你的,但只是你,我不会留在这个城市的,Teresa。战争即将打响,没有人能拯救这个腐朽的组织。”

Thomas语气平缓,却显得不容置疑,Teresa再一次感到了陌生,面前这个人真的是Thomas吗?那个曾经一起长大的少年,在自己离开后,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了,我带你们去。”

 

Newt感觉到身体里那种焦灼感,渐渐褪去,他的大脑也变得更加清晰。战争即将打响?Thomas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

他们闯入Minho所在的楼层,Gally和Teresa一起救出了另一批人,Gally在通讯里说他们已经和Brenda成功汇合。而Thomas和两个老伙计一起,被詹森困在了一间实验室里。身后的落地窗成了唯一的退路。


“准备好了吗?”刚刚获救的Minho喘着气问。

“阿……先等等。”Thomas说着,看了眼实验室墙上的那面钟,走到Newt的身边,凑近了他的耳朵,悄声的说。

 

“我在未来等你。”

 

 

 

 

 

 

 

Thomas睁开眼,视野里是陌生的装潢,背上柔软的触感,告诉他此刻自己应该是躺在床上,而他一翻身,就听到了一个中年人的嘟哝说——

 

“Tommy你醒了?”

 

 

 

 

 


END

 

 

这两天都复习到转钟,没有太多时间琢磨,只能放个小甜饼作为贺文

(剧情需要,电影情节有些改动)

逆转未来参考X战警逆转未来,在过去被改变后,Thomas回到的是‘已经被改变’的未来。


热度 ( 1133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