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Newtmas】火车行动前的24小时

设定:电影向,营救Minho的火车行动前24小时发生的故事,小甜饼短篇

 

 

-24h-

 

“东西都打包好了,你要再确定一遍吗?”Brenda将车的后备箱扣上,拍着车身问正检查另一辆车的Thomas,Thomas将轮胎测压器卸下来,“行了,你们先去休息,剩下的我来。”

Brenda伸了个懒腰,这次行动他们准备了很久,这几天更是通宵准备,每日睡不到5个小时,也是该养精蓄锐了。仓库里的人都络绎离去,Thomas走到之前制定战略的大长桌前,将地图展开,手指下意识的点在明天火车经过的路线中点。

 

“咚咚”两声轻响,Thomas回过头,Newt站在仓库门口,身体半倚在铁门上。

“怎么了?”Thomas问,今晚并不该是Newt值夜,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睡下了。

Newt举起左手,点了点手腕上的表盘,Thomas会意过来,揉了揉自己乱做一团的头发。

“知道了,我今天不会熬到太晚。”

 

 

-20h-

 

“你该剪头发了。”Newt将Thomas的一小撮头发绕在手指上,Thomas埋头对着明天的时间表,“条件有限,哪儿有人给我剪?”

Newt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干脆我给你剪。”

 

Thomas扭头,看着Newt跃跃欲试的脸,“你行吗?”

Newt已经去工具箱里找剪刀,看起来自己已经是板上鱼肉了,Thomas将额前过长的头发往后拢了拢,没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自己顶着光头去救Minho。

“来吧,你坐好。”Newt站在Thomas后面,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抚在Thomas耳边的碎发,Thomas觉得有点痒,忍不住缩脖子。

“至于吗?我又不是要削了你。”Newt觉得好笑,Thomas忍无可忍,抓住自己耳边的那只手,Newt的骨节分明,抓在手里竟显得有些瘦弱。

 

Thomas忘了立刻松开Newt的手,Newt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两个人同时觉得耳根发烫。

“那,那个……还剪不剪了?”Newt用空出那只手挠了挠鼻尖,有点不敢看Thomas。

“你来,你来。”Thomas趁机放手,重新转回身,在板凳上坐的笔直。

 

 

-18h-

 

两个人的睡袋放在一起,Thomas一翻身,就看到了Newt的睡脸。

他睡的并不安稳,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做噩梦。

这段时间,Thomas一直睡在他旁边,有时半夜醒来,还会听到Newt的梦呓,多半是些熟悉的名字。Thomas坐起身,放轻了呼吸声,伸手抚上Newt的眉心。

等这一次把Minho救出来,他们就能乘船前往新大陆,告别这个人间地狱。

从此山河太平,岁月静好。

 

Thomas不止一次想象,三个人未来一起生活的样子。

那些景象总是笼罩在一层温暖的光源下,显得若即若离,只有在看到Newt的时候,那些画面才会变得生动起来。

Thomas还没有告诉过Newt,他一度喜欢上他两次。从在实验室的监控上看到他的时候,在被抹去记忆后,从笼子里第一次仰头看到他的时候。

在这次行动之后,Thomas决定告诉Newt,他想和他携手一生。

 

 

-10h-

 

Thomas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痒,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褐色羽毛。

Newt盘腿坐在他跟前,睡袋已经折叠整齐了,他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手里拿着一把鸡毛。

“早?”Thomas半撑起身子,看到休息室里的其他人都陆续从睡袋里爬起来。

 

“你说梦话了。”Newt摘下稻草,嘴角带了点狡黠的笑容。

Thomas连忙坐直,有些紧张的捏紧了睡袋的角,“我说什么了?”

Newt的脸凑过来,此刻两个人离的极近,Thomas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睫毛,他下意识的后退,但睡袋限制了他的动作,一时间,他只能踌躇的缩了下脖子。

 

“你在喊我名字。”Newt的一只手搭到Thomas的肩上,和他额头抵着额头。

Thomas感到近在咫尺的温暖呼吸,他忽然镇定了下来。

“我喜欢你。”Thomas小声的说,目光坦荡,没有丝毫犹豫。

Newt微微眯起眼,他们的鼻尖都快贴在一起,笑起来温柔极了。

“嗯,我知道。”

 

 

-6h-

 

越野车的马达声轰鸣,在炎热的土地上掀起漫天黄沙,Thomas的车开在最前头。

Newt的手撑在车窗口,护目镜外的视野很狭窄,离目的地还有40公里的距离,再过几个小时,他们就可以和Minho汇合了。

此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又该是什么样,Newt并没有想那么远。

 

只是每天醒来,看着Thomas的脸,他心中的那些焦虑,总能少那么一点。

从此,那些昔年的故事,濒临绝境与颠沛流离,都将画上句号。

Newt觉得自己的手里仿佛握着一只笔,却不知道该给新的故事,写上一个什么样的开头。

 

涂涂改改,最后只剩下 [我们] 二字。

 

 

 

-1h-

 

   “一会儿见。”在预定的分岔口,Thomas跑下车,踮起脚从窗外轻轻抱着Newt,在他的鼻尖落下一个吻。

 

   Newt伸手回抱住他,头搁在Thomas的肩膀上,轻声回应:“嗯,一会儿见。”

 

 

 

END


热度 ( 38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