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瓶邪/GGAD,清水剧情向,沉迷LEGO不可自拔 / 坐标惠灵顿/ 创作是小兴致,旅行是终生所爱,而支持我的你,是光/不进群/不混圈

【林地友情向】Gally五次原谅了Minho,这一次他没有

To 却七

 原著+电影结合,林地多人友情向,剧情需要,台词有变更。

 

-1-

 

Gally从笼子里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那个环抱着手臂冲自己笑的亚裔少年,那时林地还没有建立良好的秩序,是充满混乱的黑暗时期,不断有人死去。Alby和Newt是林地里精神领袖,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他们决定建立Runner,Keeper,Builder的制度。

 

Minho只是个比自己早到一些的菜鸟。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一般不好的惯例,在他的身上却不奏效。他们一度起了争执,为了抢夺一瓶花生酱的所有权。Gally和所有人一样,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他性格孤傲,若是平日里,绝不会为一份补给大动干戈。

 

但那天不知道怎么了,他下意识的想要将那东西从那人手里抢过来。

Minho像是发现了他的反常,故意唱反调,把那瓶花生酱拿到了自己手上。Minho在林地的人缘要比Gally好,被拿走的那人竟然还冲Minho笑了笑。

 

“把这东西给我。”Gally皱着眉头,快步走到Minho身前,两个身高相当的人,Gally的眼神锋利极了,而Minho的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他将花生酱举起来,在Gally面前晃了晃。

“这个对你很重要?”他在Minho脸上看不出恶意,明朗的少年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原因。

 

但Gally当然回答不出来,他能怎么说?也许我在被送进迷宫之前,很喜欢吃这玩意?

“不回答,就归我了。”Minho在原地等了他几秒,竟真的扭头回了帐篷,留下Gally站在那里,握紧了拳头,指甲都陷进了肉里。

 

他感到屈辱,连这点东西的支配权都没有。

以后,自己一定要站在最高的地方,要和Alby和Newt并肩而立。

Gally这样想着,狠狠的盯着Minho的背影。

 

夜色降临,迷宫里又开始传来可怖的嘶鸣声,也许明天一早,又会有人不见踪影。Gally在帐篷里,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他自然不会在人前流露出一点点的恐惧,那些可恶的家伙,都伸长了脖子想看自己闹笑话。他会用实力说话。

 

忽然帐篷外传来了一阵轻响,Gally屏住了呼吸,手向床边的柴刀摸了过去。

伸进帐篷的却是一只手。

 

“这东西真难吃。”帐篷外的人说着,松开手让那瓶花生酱落在地上。

没等Gally有所反应,外面的人已经走了。

 

Gally起身将花生酱捡起来,打开盖子,果然被挖了一勺。

他的脸上浮起一抹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笑意。

 

 

-2-

 

Minho加入了Runner,而Gally则成为了Builder的中坚力量。两个人白天打不上照面,各忙各的,晚上在篝火前吃饭,Minho偶尔会坐在Gally附近。Gally用些奇怪的东西酿出了酒,最开始大家都被那味道呛得不行,后来渐渐也习惯了。

 

“敬你。”Minho隔着两个人,用口型对他说,手里拿着装着他特质酒的大号玻璃杯。仰头一饮而尽。最近林地的基础设施,在Gally的带领下,改造的有模有样。有了更舒适的生活环境,大家对Gally的态度也亲善起来。

 

Runner的职位是最危险的,只要不在太阳下山前返回,就是必死无疑。

在牺牲了两位同伴后,终于探查完了第一区,而Minho拜托他修建的地图室也已经完工了,Minho在地图室将跑过的路线布置在那张大桌子的一角。Alby和Newt站在他旁边,最近Runner们都开始以Minho为核心,这个人天生对危险的敏锐感应,让他在迷宫几次和死神擦边而过。

 

会议结束后,Minho将刚走出去的Gally拦了一下,他看向对方,神色少有的严肃。

Gally挑高眉毛,心想这家伙是不是又长高了?

“这屋子会漏雨吗?”Minho问。

“哈?你是在怀疑我吗?”Gally的脸一下子沉下来。

Minho沉默了一下,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我只是确认一下,毕竟他们……我不想他们的牺牲白费。”

Gally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一团火从胃里渐渐烧起来,最近不知道是炖菜吃多了,还是地里的南瓜变质了,他总觉得胃里隐隐的难受。现在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这个房子是我花了两周时间亲手建的,你要是信不过我,就给我滚!”

 

Minho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些什么,他看了Gally涨白的脸,有些懊恼。但说出口的话,到底是收不回了。他拍了拍Gally的肩膀,说:“抱歉了。”

看着Minho的背影,Gally一拳打在地图室的墙壁上,相撞的部位立刻红肿起来。

 

在探索第二区的时候,Runner的生存率因为Minho有了显著的提高。

但意外却还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其中一件,给林地险些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Newt在迷宫里摔断了腿,Alby将他从迷宫里背出来的时候,他的半个身子都被自己的血染红了,如果不是最近补给的分配有序,林地里的药物根本不足以撑到他缓过来。

没有人敢问发生了什么,Alby的脸色难看的吓人,而Minho站在Newt的病床边,沉默的像变了一个人。

Gally想,这样下去,一切都要变了。

 

当Newt可以下床的时候,Minho扶着他走出帐篷。漆黑的夜晚,空地上忽然亮起一个火把,紧接着火把一个接一个的被举起来,而巨大的篝火也被点燃,灯火通明。

Alby抱着Frypan新煮的炖菜,放到篝火旁边,大声的喊。

“Newt,庆祝你的伤痊愈!”

 

Newt怔怔的看着空地上每个为他执起火把的好兄弟,眼眶瞬间就红了,他推开Minho一瘸一拐的跑过去,拥抱了Alby。

“谢谢你救了我。”Newt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声音哽咽的说:“谢谢你们。”

Minho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林地二当家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之前就连自己都差点被Newt眼睛里的绝望感染,一度想放弃继续探寻迷宫,一了百了。

 

“其实这个活动是Gally提议的。”Frypan走过来,在他旁边小声的说。“但他不让我和Alby告诉你们。”

 

Minho愣了一下,朝篝火旁的Gally看过去,对方也正抬头看向他,Gally举起手里的杯子,用口型对他说:“敬你。”

 

 

-3-

 

Gally忽然病倒了,一开始谁都没有发现。

他隐瞒的很好,直到很不凑巧的在Minho的视野范围内倒下了。

慢性肠胃炎,日积月累落下的毛病。

 

Minho直接就怒了,等他醒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说教。

大家难得看Minho这么唠叨一次,而坐在床上的Gally一脸嫌弃的推开他的脸,妈的,口水都喷到老子脸上了。

“你不注意身体,病倒了,林地里这些工作谁来指挥?”

Gally冷着脸,嘴角咧开一个嘲讽的弧度。

“你先管好你自己的工作吧,第三区的进度卡多久了?”

“靠!”Minho气的脸都涨红了,一把拉开帐篷的帘子走了。

 

Gally知道,在林地里,是靠实力说话的,但Minho那一副担心自己拖累林地建设的模样,莫名的让他感到气愤。

他不应该这样。

他不应该怎样?

他们又不是朋友。

 

不等Frypan帮Gally把肠胃完全调整好,第三区的Runner就出事了。

Minho被一个新机关割伤了整个背部,伤口深的几乎可以看到骨头,而祸不单行的是,那个把他扶出迷宫的人,还被鬼火兽刺伤了。

按照惯例,被刺伤的人就不能再留在林地里。

Alby要将那个人推进迷宫时,整个林地都是那个人的怒吼。

“Minho!我救了你!我把你带出了迷宫!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你对我见死不救,你这个畜生,Minho!你出来啊!”已经神志不清的少年,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Newt站在一旁,没有参与他们的行动,悲悯的看着那人,宛如一只嘶吼的困兽。

 

“等等,Minho你还不能动!”林地里传来Frypan的惊呼,Gally惊讶的回过头,昨晚还是半死不活的人,赤裸着上半身,伤口因为他的动作裂开,绷带被血渐渐染红。他被Frypan扶着往这边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几次差点瘫倒在地上。

“Minho,你这是做什么?就算你求情……”Alby上前一步,那人已经陷入疯癫状态,不能让Minho靠近他。

 

“我……我不是要求情。”Minho的声音沙哑,刚才还在惨叫的少年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停止了动作,呆滞的看着他,忽然泪流满面。“救救我,Minho,Please……不要让他们把我送进迷宫。”

Minho的喉头滚动,红了眼眶,他挣脱Frypan的束缚,不顾Alby阻拦的走到那个人的跟前。他几乎站不住,跪倒在地上。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早点发现那个机关,就不会连累你了。”

但他的声音已经不能传递给面前的人,那人眼看就要伸手抓住Minho的脖子,却被Gally用长杆狠狠的一刺,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够了!把他推进去!”

Gally的话音一落,周围的同伴们都纷纷反应过来,用力将那人推进了迷宫。大门很快就被关上,Minho跪在大门前,他的身体向前倾倒,头抵着草地,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Gally扔掉长杆,走过去,半跪在Minho旁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

“你要是不好好照顾自己,谁带领Runner完成后面的搜查?”

 

 

 

-4-

 

在林地的第三年,Gally将地图室的外墙重新装修了一次,确定牢不可破后,他往帐篷走去,准备拿杯水喝。

回过头,Minho站在不远的地方,“给。”说着丢给自己一瓶水。

这两年,Minho变了不少,他成为了最出色的Runner,跟他一起的人,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事情,在林地里,不少新人都非常崇拜他。但Gally知道,除了他的能力,Minho的气质也变了很多。

 

他身上曾经带着的一股愉悦的情绪消失了,他变得沉稳,变得非常可靠。他的强势,他的实力,渐渐取代了对他本人的认知。

但Minho并不在意,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更好,那么Gally也不会对此发表任何评价。相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已经知道怎么和对方友好相处。

Minho说他是好兄弟,Gally没有回应,你怎么说都行。

 

“有事?”Gally问,现在是Runner出发的时间,他本来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到地图室来。

“没事,只是想偷懒。”Minho伸了个懒腰,说的理直气壮,Gally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都要冒出来。

“你发什么神经?”Gally觉得自己迟早都要把这个人摁到地上狠狠揍一顿。

“我只是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在做什么。”Minho看着他背后的地图室。

Gally冷静下来,他等着Minho继续说,但Minho却忽然笑起来。

 

“你不会当真了吧?我只是在出发之前来跟你打声招呼。”他发出爽朗的笑声,但Gally却笑不出来,他知道Minho刚才是想和自己说些什么,至少不是现在这句废话。

“赶紧滚,别打扰我工作。”Gally提起自己的工具箱,和Minho擦肩而过。

 

傍晚,Runner们平安返回了。一切都很平静。

只有Gally注意到,Minho在地图室呆着的时间,越来越长,已经远超过了需要整理地图的时间,有一个晚上,他甚至没有从里面出来。

而这段时间,Gally也和他保持了距离,几乎是躲着他走,他怕自己一看到Minho那欲言又止的脸就克制不住要揍他的冲动。

 

直到Minho第二次将自己整晚埋在地图室,Gally再看不下去,冲进去踹了蜷缩在地上的Minho一脚,这一脚不重,正好把Minho踹醒。

“你是把我修的地图室当卧室了?”

Minho没有反驳,他揉了揉头发坐起来,盘起腿,看着桌上的地图。

 

“我已经把迷宫里所有路跑完了,没有出口。”

他的声音低沉,语气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Gally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捏紧了拳头,半响,他走过去把Minho从地上扶了起来。

“说出来的感觉怎么样?”Gally侧过脸看着他。

“哈哈,感觉好多了,谢了。”Minho眯着眼睛笑起来,阴霾散去,又是平日里恣意潇洒的模样。

 

 

-5-

 

那个新来的Thomas,将林地的所有秩序都破坏了。

Gally知道自己该感谢他救出了Minho和Alby,但他克制不住的要反对Thomas成为Runner,他看着Newt和Minho的眼光,知道自己得不到任何支持,但Gally只觉得莫名的愤怒。

最让他愤怒的是,他竟然会嫉妒Thomas,嫉妒他救出了自己的好兄弟。嫉妒他能有在迷宫关闭前一刻冲进去的勇气,而自己没有。

自己什么也没有做。

 

他听见Newt的最后宣判,“从明天开始,你就是Runner。”

像是无声的指责。

瞧瞧你,当你的好兄弟陷入绝境时,你只是站在那里,你就只是站在那里,为了你口中那该死的秩序。

 

Gally有预感,这只是风波的序幕。所以当鬼火兽从四面开启的墙壁来袭,当Alby牺牲,相依为命几百个日夜的兄弟们,一个又一个,接连死去。

他无能为力,他只能拿着石锥,在墙壁上刻下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

 

Gally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一刻化为了灰烬。

余烬后重生的,是难以抑制的怨恨和愤怒。

而Newt和Minho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了Thomas的身边,这背叛来的突然,让他做不出任何反应。

Gally无话可说,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敢闯进迷宫的人,是值得追随的。可那又如何?这个林地,是他三年来,一点一点建筑起来的,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吗?

他已经失去了很多同伴,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亲如家人的他们继续送死吗?

 

他有自己的原则,有他高傲的自尊心,他甘愿为此而死。

 

记忆的最后,是自己胸前的利器,贯穿了他的胸膛。

Gally有些不敢置信,他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最后看了Minho一眼。

冰冷,没有任何情绪。

 

可他活了下来。

在最后的都市外,Gally平静的面对揍了自己一拳的Thomas,他没有还手,他知道这一拳,是为了Chuck,那个林地里的小个子,除了逗你笑,什么都做不好,像他们的弟弟一样。

他没有说自己是怎样艰难的活下来的,Gally对自己的一切闭口不提。

Thomas说他要救Minho,Gally决定要帮他,Gally自己都有些吃惊,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以后,他还能这样的毫不犹豫。

但那是Minho,那么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当他在战火点燃的都市里,和曾经贯穿自己胸膛的人面对面站立。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是你把我留在那里等死。”

 

你把我留在那里等死。

但是我原谅你。

 

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因为你是我的好兄弟,所以我来救你了。

 

 

-06-

 

“我要走了。”Minho的背后是整编完毕的远征队,他们即将乘船回到旧大陆,进行幸存者的搜寻和对遗迹文明的记录。

Gally一把扯住Minho的衣领,怒吼道:“你是想找死吗?上一次远征受的伤还没有好,你都快50岁的人了!到底在执着什么?”

Minho安静的看着他,两个人的头发都染上了白鬓,脸上被岁月磨出了皱纹,但恍惚间,Minho又看到了当年冲受伤的自己发火的少年人。

 

他笑起来,一如当年那么爽朗。

“我会回来的。”Minho说,“等我回来了,叫上Thomas和Frypan一起喝酒。”

Gally咬紧牙根,半响放开了他,叹了口气。

“那么……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Minho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这次不行,你已经为远征队付出足够多了。”

 

Gally看着他的背影,又一次,只是注视着背影。

他这一生,已经看过太多的背影,看过太多人离他而去。

他拄着拐杖站在沙滩上,听汽笛鸣起,颤抖着低下头。

 

 

 

 

 

-00-

 

Gally五次原谅了Minho,而这一次他没有

 

 

 

 

 

END


热度 ( 226 )

© 猫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